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文艺馆  >  文化聚焦  > 正文

诗歌是生活在内心的投影

2020年12月11日 09:01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陈计会   
中国警察网 · 陈计会  |  2020-12-11 09:01

  我常常回忆起这样的场景:窗外一片漆黑,一根日光灯管咝咝低鸣,一个孤单的身影守在电话机旁,拿着一本书读得入迷,那或许是艾略特的《荒原》,或许是《里尔克诗选》。往往读得起劲时,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惊动,接着抄起警棍就出发。这是我刚参警时在基层派出所的一个镜头。角色转换就在瞬间,比拿遥控器换台还快。在警校读书时,我组织过诗社,曾讨论过“警察+诗人”的话题,我认为两者有着以下共同点:正义、良知、悲悯、惩恶扬善。我发现我的诗歌无法逃避警察职业的影响,这与写什么题材无关。它是骨子里的影响。或许诗歌就是一种生存状态产生的情感和思想的呈堂证供。

  对我来说,写作是内心的需要。不管处于什么样生存环境,我都需要一种精神力量给予养料,让自己不至于被世俗生活所淹没。同时,写作让一个人的内心变得丰沛和充盈,可以抵御外在物欲对心灵的侵蚀。我高中在一个乡村中学读书,能幸运考上高等学府的人很少,很多同学高中毕业就进入社会,过起祖辈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对这片土地和人的思考,也催生了我早期的诗歌。通过思考和书写,让我的内心得到安慰和净化,也传达出我对这片土地的感恩。

  我在派出所工作时,正值全国下海经商大潮汹涌澎湃,广东好像遍地黄金,各地的人蜂拥而至,派出所经常接到经济诈骗案件的报警。一些不法分子钻制度的空子,随便拿一张身份证,注册一家公司,再租一间店面,印一盒名片就可以行骗了。等一些推销员上门追讨欠款,他们早就溜了。面对这样一个时代,我内心自然产生了对物质与精神两者关系的思考。我要在市场经济大潮中看清自己与他人的面目,同时也不让自己成为物质的俘虏。这种思考和写作是自然而然的,来自内心不自觉的推动。虽然说写作是来自内心的需求,但一个作品之所以有意义,别人可以拿来阅读,它还需要作者写出既有自己独特体验又有广泛意义的文本。

  在写作中,我一直写自己最熟悉的东西,与自己内心相关的东西,那种命题式或跑马观花游览式文章我是写不好的。写熟悉的生活,写与内心相关的东西,这些东西曾感动你、打动你,甚至刺痛你,让你内心泛起波澜。我曾写过一系列回忆童年的诗歌。在乡下,由于家庭贫困和孩子多,很多孩子早早就辍学了,跟着父辈劳作。我记得我们小学旁边有一棵大榕树,乡亲们经常在树下聊天,打铁补锅的也常在此摆摊。一次我见到一个岁数比我大一点的孩子跟着打铁的父亲拉风箱,他那眼神让我至今难忘。我在《打铁》一诗中写道:

  大你三四岁的孩子/拉风箱瘦瘦的肋骨下,肺叶翕张/也许,那里埋藏着/另一只风箱,被贫困拉扯/关键时刻,手或鸡爪——/也抡起铁锤,清瘦的敲打/在你们热闹的围观之下/具有了加速度的激情——/叮当叮当叮当叮/突然,上课铃将你们唤散——/你无意中回瞥,发现那目光里的水蛭/叮住铃声响起的地方;叮当渐远——/你不知那块铁会锻打成什么/每一记敲打,仿佛从肋下传来,隐隐

  是的,我至今都不知道这些过早进入社会的孩子有一个怎样的人生。

  诗歌是生活在我们内心的投影。但这不是直接的投影,而是体现作者的态度、情感和思想。从警的经历让我有机会接触各色人等,接触社会底层,对社会深层的问题看得更清晰些,对罪与罚、美与丑、良知与正义有一种感性的深入骨子里的领会。或许这些认识会以不同的面孔出现在我的诗行中,批判、揭示人性的深度,以此彰显诗歌对人的尊严的维护,并让心灵逐渐变得充盈。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