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文艺馆  >  文化聚焦  > 正文

走心,才能走进读者内心

2020年11月27日 13:20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陈菡英   
中国警察网 · 陈菡英  |  2020-11-27 13:20

  近年来,公安文学无论从体裁上还是总量上,都可谓作品可观,推陈出新。从诗歌、散文到小说、影视,也可谓琳琅满目,目不暇接。然而,粗略阅读之后,真正能在读者心中留下深刻印象或是有强烈生命力的人物形象,却是凤毛麟角。究其原因,笔者以为,在接近乃至走进文学作品核心或读者的内心世界这一专业性方面,当下的公安文学作品还有所欠缺。

  没有精心打磨过的人物自然缺少生命力。这一点,在众多的公安文学作品中是一个现实存在。纵观近年来公安文学作品的形成,描写一些重大典型人物的作品,多是在他们牺牲之后或是在重大任务圆满完成需要集中宣传的时候,组织一定数量的作者,全方位多角度不舍昼夜地采写而成。这样的作品出手快、数量多、题材广泛、效果显著,却较难深入人心。这犹如一阵春风,风力再强大,但吹过之后就风平浪静了,很少有读者再记起他们。记得他们最深的,就是写过他们的作者。

  事实上,典型人物的日常工作和生活及其内在的精神品质,是需要作者经过一定时间的观察、琢磨,进而提炼与升华的。

  这个观察与琢磨、提炼与升华是需要一定基础和一定功力的。太急于求成,太过用力地表达,都会适得其反。如何塑造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而不是社会大众眼中的典型人物,这是文学作品的艺术表现问题。之所以有些公安作家经常陷入写着写着就忽视“文学性”的误区,是因为长年重复性地做“文字工人”,在某种程度上,他们忘记了文学作品崇高的艺术价值就是用想象和语言创造出独具个性的文学人物,而不是机械地“码字”劳作。

  在这点上,公安作家吕铮就做得很好,他擅长琢磨透将要创作的人物和故事。他会挑一些当下最想写的东西,感觉目前还把握不准的先留着,有些东西等琢磨成熟了再写作。他能写进小说中的人物,都像是他生活中的朋友——“什么时候他能随时跟你交谈了,你就可以动笔了。”小说《三叉戟》就是在他脑子里“滚”了三年的作品。他将三个警察“老炮儿”面对日新月异的公安工作所表现出的种种内心冲突淋漓尽致地描绘出来。当年,吕铮还是一个尚未经过中年磨砺的写作者,却通过三年的细心观察、精心打磨、细致描绘呈现给读者一部好作品。

  太注重功能性也写不出鲜活的作品。还是以典型人物为例,为什么有些作品披了件文学“外衣”,而在读者眼里却又变成了大通讯、大简报?这还是因一时之需使然。如果一味追求轰动效应,带着某种功利目的去写作,那样的作品就难以体现作者的见解,也不能达到叙事的跌宕起伏。

  讴歌公安民警,就要从符合人性的、日常的、琐碎的事件入手,这些都是把人物写得丰满的自然属性。娴熟的写作者,会在精心营造的叙事中嵌入自己的深刻用意,而他所要表达的主题,则是建立在人物身上发生的每个微小或重大事件的张力之上的。

  “横看成岭侧成峰”,“岭”是一个角度,“峰”又是另一个角度。如何从老路上走出新天地?怎样将老生常谈的话题用新颖的方式演绎出让人耳目一新的内容?公安作家不妨用侧面描写的方式偶尔创新一下。创新能让我们借助对文学形式和技巧的仔细体会,更加迅捷地抵达接近文学作品核心价值的那条小径。

  优秀的文学作品就如身边一个沉默的朋友,它会给你提供良策高见,也能让你掌握一种简洁、精辟与融合的智慧方式。

  没有读者,就没有文学。挑剔的读者遇到不能激发阅读兴趣的作品,会将它束之高阁。所以,优秀的作者要努力吸引口味善变的读者,用自己的创造去清除读者阅读中的障碍。而这个创造,就是通往读者心灵的真诚。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