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文艺馆  >  文化聚焦  > 正文

走走停停看风景

2020年11月13日 09:20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韩秀媛   
中国警察网 · 韩秀媛  |  2020-11-13 09:20

  只要时间和距离允许,我愿意放弃驾车,以步行的方式到达目的地。行走而不是赶路。脚步一匆忙,心里就只剩下那个目的地了。

  走在人行道上,你会看到园林部门精心设计的绿植。高大的和低矮的错落,深绿的和浅绿的相间,五月花和六月花相邻,黄叶和红叶参差。一团朦胧的光斑印在地上,随着树叶的晃动而变幻,鸟儿拍打着翅膀从一棵树飞到另一棵树,再去找它,不知隐藏在哪个树枝上了。树枝和树枝之间常会拉着蛛网,狩猎的蜘蛛居中,若无其事,其实满腹心事。行人走路的姿态也不一样,有的低着头,有的挺着胸,有的目不斜视,有的心不在焉。

  就这样走着,我常问同伴:看到了吗?她总是一边问“在哪里”,一边东张西望。有些事物瞬间即逝,移动眼神时,那个思维便错过了。

  我时常感叹,我生在那样一个慢节奏的年代,父亲将院子种满花草,母亲从图书馆借来了少年读物。不看书、不写字的时候,我翻过土块,玩过蚂蚁,挖过蚯蚓;像个男孩子一样,爬过大沙堆和小土坡。下雨的时候,也是由着性子,穿上雨衣和雨靴冲进雨中踩水,站在檐前让如注的雨水隔着塑料雨衣砸在头顶和肩膀上。我移栽过花草植物,尝过它们的果实。我还养过一水缸的蝌蚪,看着它们脱掉尾巴,长出四肢。

  想到童年,我的小学班主任老师的神态总会浮现在眼前。那个胖乎乎的朝鲜族姑娘专注于她的职责。她读到我写妈妈的文字时,“咯咯”地笑了起来,露出一排好看的白牙。她说,你观察一下老师,老师笑的时候是不是皱纹都聚在一起,怎么会散开呢?这句话,作为写作的一个启蒙,我永远地记住了。认真地观察,是写作者首先要培养的一个视觉和心理习惯;观察的更深层次,更多的是对人生的思考和人性的探求。

  那些被常人忽略的景象,经过作家眼睛的捕捉和语言的雕琢,便焕发出珍宝一般的光彩。王剑冰老师曾在《水墨周庄》一书中描写过一种鸟,“白色的飘飞的鸟”“初开始它像一页白色的羽,飘啊飘的,说它飘是因为它并不怎么动用自己的翅膀,更多的是在气流中划。”美吗?它不过是水乡一种常见的水鸟而已,你当然也会看到,可你能写出这样美妙如诗的语句吗?

  文字节奏的掌控也许和说话的习惯有关,思维跳跃、语言丰富固然是写作者不可多得的潜能,可在篇幅有限的文章中,特别是在散文写作中,面面俱到的描述是不太可取的。

  做“警界散文”微信公众号编辑时,我总会收到一些文章。那些来自基层民警的故事真多,突发的、紧急的、惊险的、揪心的,层出不穷。能看得出,那是在短暂的休息时间中匆忙写成的,少了一些文学的思考,所以,它们不能称为一篇文学作品。倘若将自己当成一个记录事件的旁观者,而不是参与者,那么你的作品就会缺少内涵。更何况,你急于表达、想要情景再现的结果,是将文字送上了“高铁列车”,那山野里的风和路边朦胧的灯光隔着厚厚的窗玻璃呼啸而过,连一点风声都听不到。

  你要走出“高铁站”,放慢脚步,走走停停。在写那些惊心动魄的故事时,为什么不写一写派出所门前灯箱透出的灯光?它不仅仅是一个标志,更是一束希望的光芒。你应该能看到,公安民警在讯问室中熬红的双眼和揪成蓬草般的头发;你应该能看到,公安民警不是铁人,他们也有无助和沮丧的另一面。你甚至可以写一写,被生活挤压成一个骂骂咧咧的女汉子般的警嫂,她的语言透着无奈和心疼,可她嘴上还是要这样说:这个家啥也指望不上他……

  写作是带着悲悯和温度的情感表达,有时需要倾诉,有时更需要隐忍。它更像是在作画,那种错错落落、远远近近、虚虚实实、深深浅浅,都是在表达,都在为一个主题服务。当然,留白是必须的,你要给聪明的读者一个自由想象的空间,让他们去猜、去想、去回味,那样,你的文章就有趣了。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