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文艺馆  >  文化聚焦  > 正文

阅读中的联想之乐

2020年09月15日 09:06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张遂涛   
中国警察网 · 张遂涛  |  2020-09-15 09:06

  读高中时,满头银发的数学老师上课,一次先在黑板上大书两个字:联想,然后用板擦敲黑板,等教室里全部安静下来,方深沉转身,幽幽地说出了一句广告词:如果没有联想,这个世界将会怎样?

  那时我还不知道这是一句广告词,但这句话给我的震撼却很大,颇有种石破天惊之感。

  确实是,如果没有联想,这个世界将会怎样,别的我不知,阅读的趣味至少要减少十之七八。

  阅读的趣味在我主要在于联想:由此书联想到彼书,由此事联想到彼事,由此人联想到彼人,甚至由此时空联想到彼时空。我的记忆力不好,所以读书并不以知识的获取为要务,因为知道记住的,不久就会完全忘掉,有时连一本书是否读过也不记得,直到打开书页,看到当年阅读时写下的批语,才知道读过,不仅读过,而且还读得很认真,可是就是不记得,书的内容也全不记得。这就逼得我只能以追求阅读时的快感为目的,还有就是从书中获得启发,浮想联翩,从而成为自己写作的源泉。

  近读金圣叹批评本《水浒传》,边读边也在书边写些批语,就充分享受了这种联想之乐。《水浒传》已读过多遍,特别是那些经典的章节,真是写得好,值得人一读再读。但有时也会读得不耐烦,感觉作者为照顾到这一百单八好汉,不得不刻意敷衍出一些篇章,反而成为臃赘,如果作者放弃这样的野心,满足于仅仅集中写十几个人物,或许会更加精彩。比如小说一开始写王进,王进和林冲同为禁军教头,同被高俅迫害,写王进必要性就不大,似乎仅为引出史进。写少华山,并未充分表现出史进的英武,倒似乎仅为引出杨春、陈达等人。鲁智深从五台山去东京,途中经过桃花山、瓦官寺,似乎仅是为了重提李忠、史进,顺带引出小霸王周通。但是这两处偶遇也太巧了些,为了偶遇史进,还特意让鲁智深认了次怂,反倒多搭上了几条无辜者的性命。

  但是第四回写小霸王周通强抢民女,鲁智深伪装成桃花村刘太公的女儿,躺在新妇房中销金帐内,黑灯瞎火痛打周通,却写得格外戏谑,不似鲁智深平日风格。甚至完全没有必要地让鲁智深浑身脱得赤条条,似乎只是为了营造些喜剧气氛,又写小霸王周通黑灯瞎火,一把摸到鲁智深的厚肚皮,真不知周通日后见到鲁智深想到这一场景会是什么感觉。这段描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西游记》中孙悟空高老庄收服猪八戒那一段,鲁智深和孙悟空的做法简直如出一辙。但在《西游记》中,这种戏谑的描写很自然,因为《西游记》本就是喜剧的,孙悟空本就是喜欢戏谑的,而这种场景设计放在鲁智深身上就有些违和。我猜想这倒也并非是谁在模仿谁,因为二者都是在话本的基础上演变而成,倒是说书人之间的相互模仿和借鉴对书最终内容的成形具有较大的影响。鲁智深这段故事就明显有说书人的色彩存在。

  《水浒传》里写瓦官寺,一座大寺庙被外来的道士强占,寺庙颓弃,僧人饿得面黄肌瘦,也让人联想到《西游记》中的车迟国。可惜鲁智深不如孙行者一行,行侠仗义不彻底,肚子没填饱打不过人,只好跑掉,反倒害死好几条人命。第十七回写智取生辰纲事发,美髯公朱仝奉命带人捉拿晁盖,但这厮不奉公守法,倒一心要私放晁盖。虽然这故事与《三国演义》中关羽华容道私放曹操的故事不大相同,但不能不让人联想到关羽私放曹操的事。而且从外表上看,朱仝与关羽绝似,小说中也写道朱仝“身长八尺四五,有一部虎须髯,长一尺五寸,面如重枣,目若朗星,似关云长模样”。没有理由不怀疑作者写这部分时脑海中至少闪现过《三国演义》里的场景。如果再联想到有一种说法,《水浒传》的作者——至少是作者之一——就是罗贯中,那么就不难理解了。

  第十八回,阮小二等人在石碣村芦苇荡中以少胜多,火烧何涛带领的追捕船只,则简直是一场小型的“火烧赤壁”。特别是还有个专门祭风的道士公孙胜,活脱脱就是一个借东风的诸葛亮,则更让人相信这段描写绝非空穴来风,肯定借鉴了《三国演义》,只是相较起来,还是《三国演义》的描写更成功。不过《水浒传》的成功之处本也不在这里,它在鲁提辖拳打镇关西、在林教头风雪山神庙、在吴用智取生辰纲、在景阳冈武松打虎。

  阅读《水浒传》时也并非只会联想到古典名著,如仍是第十八回,何涛带人追赶阮小七,只见阮小七和摇船的飞也似摇着橹,口里打着呼哨,“串着小港汊中只顾走。”何涛见水港变狭窄了,不敢再追,只派两只小船前去探路。去了两个时辰,不见回报,只得再派两只小船,又不见来报。左等右等,看看天色晚了,只得亲自去探,结果被阮小二等人活捉。这段描写写得委实让人心惊,却让我想起金庸的小说《笑傲江湖》中的开篇,青城派对福州福威镖局灭门的手法,真不知道金庸老爷子是不是受了《水浒传》中这段描写的启发?

  阅读中的联想就是有这等魅力,让一本书读着读着读成了很多本书,甚至可以无穷无尽地就这样一直读下去。但要充分享受联想之乐,也有个前提,那就是肚子里至少得装一些可供联想的书,这样说来我也并非一本书都没有记住。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