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文艺馆  >  文化聚焦  > 正文

“疫”与春风皆过客

2020年05月06日 10:24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王贵生   
中国警察网 · 王贵生  |  2020-05-06 10:24

  博格达峰的雪还没有消融,隔着玻璃,依旧能感受到千里之外的冰冷。新疆的春天就是这样子,乍暖还寒。放眼望去,吐芽的新绿毕竟是少数,而万物,都在等待最后的苏醒。

  自2020年1月15日深夜去到武汉,截至3月15日,随着社区出具的通行证明,我和江城之行的牵绊,算是画了句号。

  这61天,我到底经历了什么?

  之前对武汉,我其实并没有多少印象,虽然途经好几次,但也仅仅是停留在崔颢的那句“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上。说来惭愧,对吃不怎么感兴趣的我,连武汉的热干面也知之甚少。年初,随着国家移民管理局“边关年·家国情”戍边民警家属赴边疆过年专项活动的启动,我有幸前往武汉,虽然前后时间加起来不足三天,但后来的感觉像是经历了一个漫长的寒冬。

  1月18日清晨,我们坐上了回乌鲁木齐的航班。当时的武汉,很少有人戴口罩,那趟航班上也是。终究,在疫情蔓延的开始,我们所有人都轻视了它。

  在我们离开后的第二天,看新闻得知武汉各车站、机场开始测体温,实施人员管控。1月23日,就听到了武汉封城的消息。封城的那天,我远在4000多公里之外,坐着代表着团聚的“西行专列”远赴喀什,虽然身边有136对家属即将和戍边守关的亲人团聚,但我的内心还是有些不安,甚至有些紧张。

  边关太远,远到我们之间隔着万水千山,可病毒不会因为距离的远近、关系的生疏,而免于对无辜的人下手。随后的几天,新疆也发现了确诊病例。

  1月25日活动结束,第二天我独自坐上了返回乌鲁木齐的航班。那是我坐过最忐忑的一趟航班,飞机停稳后,不是乘客下机,而是身着白色防护服的防疫人员登机。一名乘客当场被带去隔离,机舱内的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空气也在瞬间凝固。所幸,其余人都是正常的。

  1月26日,我开始居家隔离,街道、社区、公安局、派出所和疾控中心等单位每天反复核查信息,那也是迄今为止我的手机最繁忙的一段时光。

  2月8日,通知我去集中隔离点接受医学观察。那个下午,乌鲁木齐的天是湛蓝的,救护车上的我望着窗外一掠而过的建筑,心情复杂。到隔离点登记结束后,拿了房卡领了消毒液,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我住进了酒店的415房间,开启了我长达17天的隔离生活。

  本以为隔离的日子会很枯燥,殊不知反而比平时充实忙碌了不少。

  每天早晨八点半起床,给房间通风消毒,大部分的时间里,读书成为我的固定动作。还有与奋战在疫情阻击一线的战友电话通联,书写那些发生在祖国边关深处的感人故事;每天在直线距离只有7米的走廊里,坚持走10000步以上……就这样,17天转瞬即逝,当通知我要解除隔离的时候,还有很多计划的事情没做完,但确实是结束了。回去的路上,车开得很快,只注意到道路两旁的积雪正在融化,树干也努力冒着新芽。

  按照要求,继续在家接受封闭式管理后的第15天,我终于拿到了通行证明。那天很温暖,天空像苍蓝色的颜料被打翻。有麻雀在枝丫间嬉闹,春风总是悄悄吹起我的头发和我捉迷藏。

  61天,于我将是刻骨的记忆。离开武汉时尚在寒冬,如今,武汉的春天早已来临。我想有一天我会再到武汉,去欣赏这座城市里满眼绽放的樱花,去小巷深处的小吃店点一碗热干面,待暖暖的热气从嘴里徐徐呼出,把上次去武汉还未来得及说出的句子,表达千万遍。

  (作者单位:新疆出入境边防检查总站)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