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文艺馆  >  文化聚焦  > 正文

“读书”与“看书”

2019年10月21日 09:22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周慧虹   

  近读作家梁衡与王鼎钧的文章,不约而同谈到了“读书”与“看书”的差异。

  梁衡指出,什么是阅读?阅读就是思考。阅者,看也。但是比看要深一些,它不是随意地、可有可无地观看。是有目的的、带着问题观看,是一个思维过程,边看边想。而对不需太动脑子的、浅一点的东西,消遣、娱乐的,则说看,不说阅。

  王鼎钧则言,“读书”和“看书”不同,读书有方法,有目的,有成果,讲的是读书人的水准。告诉某作家“我读过你的书”或“我看过你的书”,一字之差,寓褒贬、别善恶。

  细细品味还真是这么回事儿。一个人如果自我感觉尚算得上是一个热爱阅读的人,如果在工作生活之余尚且保留了阅读的习惯,就有必要扪心自问——我究竟是在“读书”,还是“看书”?毕竟,生命诚可贵,时间价更高。如果深陷于“看书”而非“读书”的窠臼,还为之沾沾自喜,从阅读的效果来看,这无异于自欺欺人,浪费光阴空耗生命。

  我的微信朋友圈中,有人“读书”,也有人仅仅是在“看书”。这两年,社交阅读趋热,我遂被拖进了一个读书群,该读书群中给人印象颇深的有这么两位,一位是某位群友,每天倒是雷打不动地在群内打卡读书,读的速度惊人,两三天即读完一本书,其他群友甚感钦佩之余,请教其读书秘诀及读后所获,得到的回答令人气馁,“读便是了,读后也没感到有啥触动”。

  与之相反,该群群主崇尚深度阅读、深度输出,读书速度不算很快,但只要读过的书,都坚持必须写出一篇不乏干货的读书笔记。据其讲,她一本书至少读三遍,第一遍按顺序通读,在书上做标记,随时记录所思所感;第二遍梳理全书,画出思维导图;第三遍重点阅读标记段落,结合所思所感精心构思,最终输出一篇绝不敷衍的读书感悟文章。观其文章,篇篇耐读,每隔一段时间必有更新,确属难能可贵。

  我们置身于一个碎片化的时代,许多人逐渐习惯了碎片化的阅读,这其中,往往“看”的成分大于“读”。不过,这也并非绝对。曾读过一本叫做《精进:如何成为一个很厉害的人》的书,作者就结合自身的阅读实践,谈到过“碎片化时代如何做到深度阅读”的问题。

  他就提到,阅读,绝不仅仅发生在把书从打开到合上的时间段,这只是阅读活动中最表层的部分,更重要的是,书中读到的那些精华能否转化为属于我们自己的价值。一个人的阅读如果追求的是一种抵达,是自我生活、人生的某种改变,那么,这种追求改变的诉求反过来会促进我们的阅读。因为很显然,我们要改变,必然要对我们读的文本提出更高要求,提出更多问题,更加主动和迫切,这些都会让我们阅读得更深入。

  所以,说到底,决定一个人“读书”还是“看书”的关键因素之一,应着眼于“阅读的抵达”,也就是自我的改变。如果仅仅在于娱乐休闲,打发时间,这种读书充其量不过是在“看书”,其阅读的脚步也终是虚浮零乱,停留于浅尝辄止状态,无助于读者自身知识水平的提升,无助于个人思想的丰盈,无助于其审美情趣的培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