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文艺馆  >  文化聚焦  > 正文

生活的精彩段落

2019年07月19日 13:52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张策   

  近一段时间,连续读了一些优秀的公安题材中短篇小说,有一种欣喜,同时也有些感想。

  关于小说的分类,以字数多少为限是最基本的划分法。而从创作特点上说,有人曾这样概括:长篇小说的特点在于它的广阔性,反映的生活面宽,场面大,人物多,结构复杂;而短篇小说的特点则在于集中性,往往截取生活的横断面,写故事的一段,写一两个典型人物。中篇小说则介于二者之间,情节不会像长篇小说那样繁复,人物和故事也相对比较集中。

  那么,为什么在公安题材的小说创作中,近来中短篇小说的成就显得比较突出呢?

  想来这其中的原因很复杂,也多种多样。从客观上说,写长篇需要扎实的生活积累,也需要充沛的精力,对于业余作者来说算得上难啃的硬骨头。而中短篇,较长篇省力气,易操作,截取生活的一个段落或一个横断面,可以集中笔墨写,所以大家可能愿意为之。但我想,恐怕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值得注意,那就是作家们对文学的追求越来越高了。

  我们的创作曾经有意或无意地忽略过文学的本真意义。我们高举着文学的旗号,但更多时候追求的是文字的轰动效应或时间效应。公安生活的惊心动魄、跌宕起伏,本应该是公安作家们提升文学修养的良好基础,但曾经成为裹足不前的羁绊。粗糙和肤浅,几乎成了公安文学的代名词。对这种顽疾的纠正与根治,花费了几代公安作家的精力,终于,对文学本真的追求,在公安作家的逐渐觉醒里开始成了大家新的共识和新的尝试。

  这样的尝试其实不亚于脱胎换骨、浴火重生,是公安作家们化茧成蝶的过程。在这个艰难的过程中,中短篇小说应该说是一块最好的实验田,它留给公安作家们的思考空间、结构空间和人物塑造空间都足够大而且有回旋余地。因此,中短篇小说,特别是中篇小说的集合式进步,也就是一种必然的现象了。

  可以举出很多这样的范例。范玉泉的《美女如云》,张国庆的《子丑寅卯》,刘少一的《水龙头》,张驰的《鬼卡点》,贾新城的《王木多最近很忙》,张暄的《不了了之》,孙学军的《革命烈士柳子奇》,初曰春的《首车出动》,等等,都表现出作者的一种文学追求,体现了作者鲜明的个性化风格特征。在这些优秀的中短篇小说中,我们捕捉到生活中的精彩段落,也让我们得以从中窥见公安精神的文学升华。

  当然不是说,和中短篇小说比较,长篇小说的创作就大大落后了,而是说关于长篇小说的文学性,我们还有待于进一步探索。公安文学是一个丰富多彩的整体,我们曾经为公安诗歌的进步而欢呼,也期待公安散文、报告文学、长篇小说,乃至杂文、儿童文学等,都能在公安文学的百花园里如花朵般绽放,向读者展示出公安生活的精彩段落,并给读者以最大的精神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