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文艺馆  >  文化聚焦  > 正文

曾经的纯文学和曾经的通俗文学

2019年06月12日 14:54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张 策   
中国警察网 · 张 策  |  2019-06-12 14:54

  这样一个拗口而啰嗦的篇名,其实要说的只是一个意思:曾经泾渭分明的两个文学概念,现在已经被打破了界限。

  我们的公安文学,曾经在这两个概念之间很尴尬地生存着。纯文学一派藐视我们,认为我们的作品文学性不强,难登大雅之堂;通俗文学和我们也若即若离,有些收留了我们又不甘心的样子。1992年,当中国通俗文学研究会成立之际,便另成立了法制文艺委员会,多少有些让你们另立门户的意思。公安文学长期面临的这种困境,当然与我们自己的创作水平曾经低迷有关,但更是受到了所谓纯文学与通俗文学之间这种纠缠的牵连。

  其实这种分类方法是很不科学的,而且事实上难以划清界限。何为纯?纯到什么程度算纯文学?何为通俗?通俗到什么程度是通俗?庸俗和通俗有什么区别?举个例子,金庸先生的武侠小说算什么?如按一般的说法,武侠当然是通俗的玩意儿,但金庸作品和早期的《火烧红莲寺》之类能够相提并论吗?金庸老先生文字里深厚的中华文化积淀难道不是大雅的东西?更不要谈他老人家作品的结构、语言、人物、悬念,那可都是某些纯文学作家难望其项背的。

  纯,并不应该是钻进象牙塔,捧着自己没人要的作品孤芳自赏。通俗,也不能和庸俗画等号,甚至去自甘堕落。真正的文艺功能要求的是雅俗共赏,是要接受人民大众的欣赏和检验。这是文学真正的境界,更是公安文学的最高追求。这个道理搞不清楚,所谓纯文学也会声色犬马肉浪滚滚,这样的例证我们并不少见。

  改革开放40年,对中国文学事业发挥了巨大的促进和推动作用,也极大地促进了公安文学的繁荣发展。随着时间的推移,纯文学和通俗文学的争论渐渐也明朗、清晰了,二者之间的所谓界限现在也已经被诸多更科学的分类方法所取代,文学真正呈现出百花齐放的大好形势。而且更重要的一点,公安文学已经在40年的栉风沐雨之后,昂首挺立于中国文坛,以自己越来越多的高质量作品为中国警察增光添彩。

  今天不必再探讨什么纯文学与通俗文学的高低上下,我们的文学创作只有一个标准:要讲好中国故事。而中国公安文学当然要做到的,就是要讲好中国警察故事。这道理无需多说,每一位公安作家都在用自己的创作践行着这一原则。当然,这也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总会有井底之蛙自鸣得意。曾经有一位公安作家在鲁迅文学院学习的时候,就被某位同学揶揄:你们警察,就会讲故事。其实现在看,这应该是我们的优势。而那位作家的酸腐,才应该是过去时呢。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