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公安馆  >  老照片  > 正文

几经周折,我决定扎根公安

2014年09月12日 09:31     来源: 中国警察网-人民公安报    作者: 口述/雷毅 整理/林静   


雷毅。

雷毅近照。

  那年上海市第一次面向社会的统一招警考试,考试科目只有一门语文。这对我来说毫无压力,信手拈来、洋洋洒洒,轻松地完成了考试。最终,我的成绩在全县名列前茅。

  1975年,20岁的我作为知识青年被分配到上海南郊一个偏远的农业连队。因为热情直率、善于言谈,我很快与连队里的男女老少打成一片,不久,便担任连队治保主任。无论是偷鸡摸狗还是打架,我这个治保主任都要辅助农场派出所的民警来调解处理。民警们都亲切地叫我“小雷同志”。

  1981年春天,上级公安部门到上海沿海港口视察工作,我们连队的特殊地理位置引起了领导的重视,而辖区警力不足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事后的一天,农场派出所所长找到我,一本正经地问我:“小雷同志,上级决定给农场派出所一个正式公安的编制,这是一个好机会,来当警察吧!”“当警察,我真的可以?”我犹豫地说。“有什么不可以,你的素质和才能,连队的老百姓都是认可的。”所长的一席话让我热血沸腾,连忙问:“那接下来,我该做什么?”所长拍拍我的肩膀说:“我马上向上级申请,借调你来派出所协助民警开展工作,在编制正式批下来之前,你先熟悉公安工作。”

  从此,我成为农场派出所的一名“编外民警”。没多久,全国第三次人口普查开始,恰逢管户籍的内勤民警休产假,所领导便派我负责这项工作。当年数万名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大多属于集体户口,工作任务繁重。我以一名“户籍民警”的身份代表农场派出所开展相关工作,上门走访、参加会议、起草工作报告。在这过程中,走乡串户、碰钉遇坎的揪心事常有,我真切感受到了当警察的不易。但我也满心期待着能早点穿上那身警服,不想,等待近两年后,结果却发生了意外。

  1982年冬季的一天夜里,所长来宿舍找我说:“小雷,局里收到上级文件,今年冬天,市公安局将第一次面向社会招考人民警察,择优录取。”突如其来的消息令我错愕,“就是说全上海的有志青年都可以报考警察?”老所长点点头:“招警方式改变了,机会没有变,不要放弃啊!我很看好你!”

  送走所长,我彻夜难眠,回忆着在农场的日子,思量着渐入佳境的工作。若是“想开点”,我可以期待着不久知青返城的新起点,但就是那个夜晚,我倔强了一回:“考!因为这是证明自己实力最公平和公开的方式。”

  直到如今我还清楚地记得,那年上海市第一次面向社会的统一招警考试,考试科目只有一门语文。这对我来说毫无压力,感觉就像为自己准备的一份问卷,信手拈来、洋洋洒洒,轻松地完成了考试。接下来,两条消息却让我陷入了两难境地:一是来自农场,符合条件的下乡青年可以返城了;另一个是招警考试的结果公布了,我轻松入围。所长还特意托人打听了分数,我的成绩在全县名列前茅。

  “是去?还是留?”看着所长的兴奋劲儿,从那天起,我决定扎根公安。

  1983年初夏的一天上午,我正在办公室接听电话,所长带着县公安局的几位同志走进来,“咔嚓”给我拍了一张照片(见上图)。“英俊,帅小伙,这身警服适合他,公安适合他……”所长笑着说。
  

责任编辑:翟宇星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