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公安馆  >  老照片  > 正文

从“铁道游击队”到铁道卫士

2014年04月04日 09:38     来源: 中国警察网-人民公安报    作者: 罗鸿洲 朱传生 王伟   


罗鸿洲近照。


罗鸿洲上世纪50年代的老照片。

  口述/罗鸿洲 整理/朱传生 王伟

  国民党军队被打跑后,残余潜伏的敌特却兴风作浪搞破坏,因而我们的任务是保障铁路一切设施和运输安全。就这样我们头一天还在搞破坏,第二天却变成了铁道卫士。

  我叫罗鸿洲,1926年生人,解放战争时期我所在的河南地方部队——警备二团,与铁路结下了不解之缘,那时我们部队的主要任务就是破坏西起郑州东至商丘的陇海铁路线,阻碍国民党军队调动和军事物资运输,掐断他们的军事生命线,配合解放全中国。

  大家看过电影“铁道游击队”吧,我们干的和那里面炸桥梁、炸火车、破坏铁路、割电线的场面一样,但我们是部队,和老百姓一起干,规模更大、破坏力更强。那时陇海线常常无法运行,铁路线被毁的根本无法正常运输,铁路沿线两侧常能看到散落的国民党军队物资,就好比国民党军队的血管被砍断了一节又一节。

  我所在的警备二团,任务就是组织沿线农民一起破坏铁路设施,只要一声令下,铁路附近的老百姓拿上家里各种能用得上的农具,用铁杠子插到铁轨下面,硬是将铁轨掀翻破坏几公里。战士们更是用炸药炸毁路基和桥梁,造成装满军需物资的列车脱轨或掉入河中车毁人亡,弄得他们苦不堪言。

  国民党军队为了防止我们破坏也加强保卫,然而他们在东面我们就破坏西面,他们在西面我们就破坏东面;他们白天看守,我们就晚上破坏,他们晚上出来我们就白天突击,弄得他们焦头烂额,有效地阻止了国民党部队的调动和物资供给,有力支持了解放军南下解放全中国。

  原以为我们要随大军过江,没想到很快我们却接到一个令所有人诧异的命令,警备二团就地转为铁路公安部队,我们的任务来了一个180度的大逆转,变破坏铁路为保护铁路。记得1949年的一天,我们正式接收铁路,那时铁路回到人民手中,当地老百姓敲锣打鼓奔走相告。然而国民党军队被打跑后,残余潜伏的敌特却兴风作浪搞破坏,因而我们的任务是保障铁路一切设施和运输安全,保障解放军正常调动和军需物资及时安全运往前线。就这样我们头一天还在搞破坏,第二天却变成了铁道卫士。

  上级任命我在开封公安段民权车站派出所当所长,我带领一个排30多名战士日夜押运列车确保安全。每次押运我们都是把机枪架在火车头和尾车,一前一后震慑敌特破坏分子。我腰插20响快枪和身背步枪的战士在货车上翻来翻去,这样一干就是大半年,抓获一大批破坏分子,保证了当时铁路运输安全运行。

  1953年我光荣参加抗美援朝战斗,和老美又打了一年的仗。抗美援朝胜利后,我回国依然回到了铁路公安队伍,在陕州(今陕县)车站派出所当所长,直到1957年秋我被调到洛阳铁路公安科,举家来到洛阳,结束了多年动荡的生活。每月有了40多元工资,比起在开封公安段时每月4角钱津贴,好得太多了。

  由于我当年破坏过铁路又打击过铁路上的破坏分子,组织上认为我有经验,就安排我在洛阳铁路公安科,接着又到后来的洛阳铁路公安处负责刑事侦查,在铁道线上直接与破坏、盗窃等犯罪分子做猫捉老鼠的游戏。那时我既是外线(公开破案),又是内线(打入犯罪团伙内部),我经常身穿破棉袄腰间扎一根绳子,化装成盲流混进盗窃团伙,我也常常和那帮盗窃分子一起被公安局抓过。那时案件多很少回家,自己打扮的又像个要饭的,一个月回家两三次又大都是夜间,所以很多邻居都不知道我是干啥的,刑警成了我的终生职业。

  今年我88岁了,我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始终与铁路公安事业有不解之缘。老伴跟我担惊受怕一辈子,辛苦了一辈子,她从年轻时候伺候我这个‘公家人’,又养活了6个儿女,我能为铁路公安事业做出一些贡献,我要感谢我老伴儿。

  如今对我这个老战士、老刑警,党和政府给予了很多照顾,我打心里头表示感激。我的3个儿子都是铁路警察,他们继承了我为之奋斗的事业,为铁路运输保驾护航。看到孩子们的成长我心里头可高兴了,常常告诉他们一定要把党交办的任务完成好,做一名人民喜爱的好警察。


责任编辑:翟宇星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