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公安馆  >  文化之星 > 正文

我的路依然漫长

2018年07月20日 11:28    来源:中国警察网-人民公安报   作者:紫金   


  人物简介:

  紫金,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全国公安文联理事、签约作家。现任职于辽宁省大连市公安局政治部。1996年开始文学创作,先后发表小说、报告文学、散文等两百余万字。2008年长篇报告文学《寂寞英雄》获第三届徐迟报告文学优秀奖,长篇报告文学《泣血长城》获第八届鄂尔多斯文学奖优秀作品奖、第九届辽宁文学奖。

  作品简介

  长篇报告文学《泣血长城》:以2010年大连“7·16”特大原油火灾救援为背景,热情讴歌了危急时刻冒着生命危险救火的公安民警及武警消防官兵,讲述了他们惊天动地的英勇事迹。

  作者以女性特有的细腻、敏感和悲悯,优美而充满张力的语言,打破传统报告文学的写实手法,大胆运用丰富的文学技巧,艺术而真实地描绘了一个上万名英雄血战火场,用生命保卫城市、保卫人民的悲壮故事。

  金盾奖评委点评

  对重大事件的剖析,对在重大事件中闪现出的人性光辉的歌颂,是报告文学的擅长之处,也是报告文学社会责任的体现。紫金的《泣血长城》,不失为最好的范本。

  我的长篇报告文学《泣血长城》,自2010年开始创作,历时四年,于2014年7月完成后,即投稿《中国作家》杂志。当时的主编艾克拜尔先生读完这部长达20万字的作品后,立即交给了资深编辑汪雪涛,嘱他启动程序,尽快发表。这位经手过数部鲁迅文学奖获奖作品的责任编辑,看了一眼题目,觉得太“正”,可能不容易吸引读者,艾克拜尔先生说,你先读,然后再商量。汪编辑打开作品,即无法放手,彻夜阅读后,第二天一早,就向艾克拜尔先生汇报,这是一部优秀作品,值得立即发表。

  就这样,以人民警察、消防战士为主要人物的《泣血长城》,荣登2014年十月号《中国作家》头题。一俟发表,即受到好评。在全国公安文联组织召开的研讨会上,中国作协副主席何建明评价,《泣血长城》入情、细腻、充满张力,克服了跟风、浮躁、自我写作的问题;作家包明德称赞这是一部有强烈艺术感染力的作品,内容丰富、故事感人、细节生动、思想深邃,蕴含了民族文化诗性的忧患和感伤;著名文学评论家贺绍俊则非常看重这部作品对细节的把握,认为这部作品通过细腻、独到的思考,抓住了优秀而真实的细节。

  随后,《泣血长城》又荣登2014年中国优秀报告文学排行榜。2015年获第八届鄂尔多斯文学奖优秀作品奖,2017年获第九届辽宁文学奖。人民文学出版社编辑只读了《泣血长城》前三章,就与我达成了出版协议。著名文学评论家雷达先生在为此书所作的序中说:《泣血长城》开创了报告文学写作的元叙述,是一部事件史与心灵史完美结合的作品。

  回首自己走过的路,不禁欷歔。为了《泣血长城》,我先后采访数百人,历时四年,完成了20万字的写作。可以说,这部作品让我尝尽了文学写作的酸甜苦辣。而支持我一路坚守、无怨无悔的力量,就是我的同事和战友在“7·16”特大原油火灾救援中,所经历的常人无法想象的痛苦和磨难。在生与死、个人安危与一座城市、600万人口的灭顶之灾中,他们毅然选择了勇敢面对死亡,用自己的生命书写了人性中最光辉的篇章。与其说,是我用手中的笔让他们的勇敢与忠诚再现于中国文坛,不如说,是他们的忠诚——那份凝聚在警徽、警魂中的忠诚,感染、教育了我,使一个曾经固守书斋的弱女子勇敢地直面公安事业的血与火,毫无保留地投入其中,并由此成就了真正的作家之路,为公安文化建设尽了绵薄之力。

  《泣血长城》的创作过程,给我最大的启示是,作为公安作家应该始终坚守自己的土壤,因为,这是职责所在,也是命运所在。我们首先是警察,然后才是作家,关注公安题材、关注优秀警察人物就是天职。

  就像我在《泣血长城》中所写的:

  世界文学发展到今天,几乎所有类型的人物——英雄、平民、无产阶级、资产阶级,甚至小偷、流氓、同性恋者,都在经典作品中留下了他们的身影。难道中国的军警只配当表扬宣传稿里的人物?在这块看似贫瘠的文学土壤里,难道除了警匪打斗、破案悬念的通俗故事,就没有人性深处的爱和美?就没有为生活所左右的深深的创伤和痛苦?显然,这是无法深刻介入其中的人们,从自以为是、道听途说的经验出发,制造的虚假的事实,她深深地掩盖了真相。我能做、也应该做的就是揭开冰山一角,代替这些只会奉献、不会说的人们,告诉读者,掩盖在军旗下、警徽中的另一种苦难、另一种伤痛。

  诚然,如何将主旋律、英雄情怀与文学艺术巧妙结合,写出能够登上中国文坛甚至进入文学史的优秀作品,确是非常艰难的挑战,它甚至要比非公安写作还要难。因为,这就等于在文学追求的千难万难中,又为自己画地为牢。但是,那个作家的土壤不是“牢”呢?你再伟大、再有才华,也不可能包罗万象。福克纳有一句名言:我终生都在书写像邮票一样大小的家乡的故事。他因此成为诺贝尔获奖作家,并进入了世界经典文学史。所以,说千道万,真正的问题还是在于如何看、怎样写,而这一切需要刻苦的阅读和创作积累才能成就。

  从我个人的创作经历来看,路不可能一天就走出来,但至少要选对起点。从出发开始就走入歧途,即使你的梦想再伟大,也会有无力之感。对于公安作家尤其如此。因为,我们的阅读积累和对文学艺术的眼界,无法与科班出身的作家相比,如果再丢掉自己独特的土壤,就没有什么可与文坛分享。

  《泣血长城》取得了一点成绩,也算是一部成功的作品,但我的路依然漫长。美国女诗人艾米莉·狄金森有一段著名的诗句:

  假如我能使一颗心免于破碎/我便没有白活一场/假如我能消除一个人的痛苦/或者平息一个人的悲伤/或者帮助一只昏迷的知更鸟/重新回到它的巢中/我便没有虚度此生

  这首诗的内涵就是我心底深处对《泣血长城》最大的成就感。作为一名普通警察,我用自己的才华和写作,让奋战在公安工作一线的同事和战友们对祖国和人民深沉的爱与奉献、痛与泪、血与火,走上中国文坛,并深深地抚慰了他们的心灵,而感到自豪和骄傲。这也将是我在以主旋律、英雄情怀为创作主题的公安文学写作道路上,永远的追求和真实写照。

实习编辑:周雅婕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