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公安馆  >  文化之星 > 正文

吕铮:为警察披坚执锐,当作家不负丹青

2017年09月11日 16:42    来源:中国警察网-人民公安报   作者:王陆陆   


吕铮,就职于北京市公安局。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全国公安文联会员,已出版小说《猎狐行动》《名提》《赎罪无门》《仨警察》《混乱之神》《三叉戟》等12 部长篇小说,连续三届获得金盾文学奖。多部长篇小说被改编为影视作品。


  公安文学好看,也不好看。

  说它好看,因为它结构紧密、推理严密、侦查细密,结局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说它不好看,因为能写成这样的作家不多,君不见市场上充斥着无人问津的各类“公安文学”。

  当然也不是没有,吕铮就是一个优秀的公安作家。

  世说新语:吕铮的现实性与想象力

  多年来,公安小说一直不被评论界重视,首要原因在于缺乏超越现实的想象力。众多公安小说中的故事提头知尾,人物形象模式化、话语程式化,满足不了读者的阅读期待。比如,有的公安小说写得纵横捭阖挥斥方遒,但无论警察个体抑或群像都清心寡欲忠勇如磐,虽突出了“文学为政治服务”的观点,可它不好看,也就没有市场,没有传播媒介,没有宣传效应,没有现实意义。而吕铮的《名提》,却能恰到好处地扬长避短,既好看、又耐看。

  吕铮在创作《名提》时,有着高于现实又不着痕迹的超凡想象力,他对腐败分子和犯罪团伙的描写,既突出了公安小说的文学性,又兼顾了公安小说不可否认的政治性;同时,作者对预审员的生活、心理状态甚至是嫌疑人的心理关注都让我们看到了故事之外的深刻含义。《名提》中的犯罪团队心思缜密、分工明确,以潜进目标公司最终摧垮目标公司、实现所谓的财富均衡为其犯罪目的。其成员熟知法律法规,心理素质超强。不同于以往文艺作品中预审员动辄拍桌子瞪眼、“指供诱供”的讯问方式,《名提》里的警察是在没有硝烟的战场上进行着智慧的较量,一种由话语战、心理战所营造的紧张悬疑氛围,为读者带来了一场“过山车般的心灵体验”。

  可以说,吕铮的警察气质是写在骨头里的。因为不刻意标榜,反而给了自己更多立身之地和回旋空间。他守着老北京的世俗与精明,却也更接地气。十多年来,这位胡同里长大的公安作家,撰著的《黑弈》《迷网》《警校风云》《巴士警探》《混乱之神》《仨警察》等十余部作品,既能让人发自内心地笑,也能令人痛彻心扉地哭,用它们自己的特色,丰富了中国公安文学历史。

  念念风尘:吕铮的职业感与文艺风

  吕铮16岁入警校,至今已经穿了21年警服,始终战斗在公安一线。他在警校同期的同学有几百名,他曾露着小自豪告诉记者:“这交情,吃顿饭他们就什么都告诉我了,要多少素材都有,因为警察的生活永远比故事更精彩。”文学即人学,若脱离了人性,文学将成为无源之水。而能够将现实与想象完美融合,是当代公安小说的发展趋势,亦是吕铮文学之路的不懈追求。

  吕铮作为近年来涌现出的公安文学代表人物之一,以一年一本长篇小说的速度,一气出版了12部长篇小说,其作品连续三届获得金盾文学奖。2015年,吕铮的长篇报告文学《猎狐行动》在京召开研讨会,《名提》和《赎罪无门》入围第九届茅盾文学奖评选。

  生活中的吕铮则显得“贫”多了,“北京土著,经侦捕快……狮子座O型血还是属猴的,属于那种没吹号就往前冲的主儿。健谈好聊却沾酒就吐,时不常受点刺激搞出个歌曲,网络常以‘警察林楠’名义,搞点小资情调……赚些散碎银两贴补家用。”这是他对自己的描述。

  警察的严谨求实与文学的天马行空在他身上冰火同炉,也让他更加珍惜自己的另一重身份,“其实我是个写歌的”。他从上警校时就开始歌曲创作,工作之后也没有放弃这份爱好。他和几个朋友利用业余时间组成了一个小型乐队写词作曲,其中《寂寞人行道》进入过2006年度“中歌榜”前十名,《单车空荡荡》一度成为热门彩铃歌曲。2015年7月,吕铮为了给战友们鼓劲,创作了歌曲《警察职责》:“既然从警、就不会懦弱,兄弟倒下、也不会退缩,抛洒热血、去践行承诺,眼含热泪、去接替职责……”仅三天就受到了几十万次点击,成为警察“神曲”。

  “从2003年至今,我一直要求自己在平静中疯狂奔跑。”干事前先把事情想明白,一旦想好了就努力去做。而吕铮的目标,说来很简单,做到却有些复杂,“就是让更多的人了解警察、理解警察、体谅警察,成为警察的亲人和朋友。”

  呐喊明志:吕铮的理性与感性

  有学者在一次公安文化研讨会上谈到当前公安小说的内容时,提到“很多作品传递出警察也有难处啊,警察钱也不够花啊,警察的孩子上学也难,警察回家也和老婆打架……这一切血肉是丰满的,但是这个行业的神圣感其实也削减了”。

  然而,警察工作的特殊之处仅在于他们担负着维护公共安全的责任,但不能因为这个特殊性就否定或剥夺了警察的人性。同时入围第九届茅盾文学奖评选的《赎罪无门》,其人物形象的塑造张弛有度,既让读者感受到经侦老警的生活艰难、心理困惑,又让读者理解了警察对信念的执着坚守。这种描写,是对现实生活中警察的尊重,也是对文学作品中警察艺术形象的尊重。正如全国公安文联秘书长张策在谈及公安影视创作中对警察形象的塑造时说,“对警察个体来说,警察也是有性格的,警察也是有缺点的,甚至也有警察会在繁复纷杂的社会里迷失。但是,警察的责任感已是一个整体的核心思维,一支队伍的凝聚力量,一种职业的高尚操守。”

  写《名提》第一稿的时候,结局是老警察最后牺牲,用死亡去给予罪犯最后一击,但修改到第二稿,吕铮的感性占了上风,“我想,文学作品还是要给人以希望,太灰颓的东西不适合我。”

  2015年6月9日凌晨,河北省沧州市肃宁县发生特大枪击案,案件造成4死5伤,包括肃宁县公安局政委在内的一名民警和一名辅警牺牲。而第二天,网络和电视上就出现了一些专业人士对于该事件的“评头论足”,称民警牺牲为“死亡”,称呼犯罪嫌疑人为“五十多岁的老汉”,并端起姿态询问“是什么原因让这个五十多岁的老汉端起了枪?”——这让吕铮十分愤怒!他在微信朋友圈中写道:“你质疑的是中国最基层执法者生命的尊严,无视的是一名面对枪口还英勇冲锋的勇士……和平年代是谁在用生命铸就城墙保护你们,是谁在烈日和冷雨中默默执守!基层警察是这个社会平安的最后一道防火墙,不善待这些平凡渺小的守护者,早晚恶果会由所有人承担……”此文在微信朋友圈中被疯狂点赞和转发。

  有好友评论:“不让话语权湮没良心,谢谢你替我们呐喊。”

  傲骨闲心:吕铮的真实与浪漫

  2011年,吕铮去鲁迅文学院进修,获得了更多文学界前辈和专业人士的指点。他成长着、成熟着,生活的磨炼,生命的体验,净化着他的身心,也让他身心日趋丰富,心态日趋平静与平和。

  吕铮的期望是继续写下去,写出警察的真情实感和真实状态,团队协作往往比事必躬亲更需要担当,外圆内方也比刚直不阿更需要智慧。“我在小说《警校风云》里塑造了好几个人物:海涛、林楠、黎勇、胡铮等。这些虚构的人物将会跟我一起成长,会有各自不同的职业道路……我可以虚构一个特别完整的世界,把他们的故事一直写下去,让他们都有一个归宿。”吕铮如是说。

  他曾借用一位猎狐缉捕队成员的话来激励自己未来的写作,“当每次执行任务遇到困难的时候,我都把它当做老天给我设置的绊脚石,只要它没能将我绊倒,我便会捡起石头,让它成为我向上攀登的基石。”

  自学成才,自成一派。

  吕铮在经历过见山是山,见山不是山后,他把每一个脚步留在身后,终于见山又是山。需索无度是动力也是桎梏,敢给欲望放生才算真的逍遥,无清心何来傲骨,唯闲心才会虚怀若谷,以待将来。期待吕铮!

  

责任编辑:易立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论坛热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