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公安馆  >  文化名人 > 正文

警察不但能写文章,而且还能写大文章,我就是要把我这个警察想说的话,说给大家听,我就是要一吐为快——

将这份激情化作文字

2016年03月18日 08:53    来源:中国警察网-人民公安报   作者:贾新城   


贾新城。


《不会说话》。  

  人物简介

  贾新城,全国公安文联会员,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23期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公安班)学员。作品散见于《中国铁路文艺》《山花》《长白山》等。著有杂文集《不会说话》。现就职于哈尔滨铁路公安局宣传处。

  如果要说这么多年文学创作生涯最值得纪念的事,大概要数出版自己的书了。五年前,我的杂文自选集《不会说话》出版。

  为什么要出书呢?一是颗粒归仓。在那之前的某一天,黑龙江省公安厅的一个好友约饭局的时候,非让我把十几年来发表过作品的样报(已装订成册)带去,要欣赏欣赏。结果,酒足饭饱之后,样报落饭店了。当时我的汗都下来了,这要是丢了,上百篇作品岂不就此灰飞烟灭?好在那家饭店比较正规,人家不但给保存起来,还专门用塑料袋装起来。千恩万谢地从饭店出来,抱着那本样报就跟抱着自己的孩子一样,不敢撒手了。二是“组织需要”。简单地讲,就是加入省作家协会,其中一个硬件条件是必须要有一部专著出版才行。三是“我要说话”。虽然自己的这些作品都是发表过的,按理应该算作在这个世界上成功地“说话”了,可是却总有一种声音不够大的感觉。记得在《哈尔滨日报》“世象品评”专栏经常发表杂文的那段时间,我总会到单位附近一个较大的阅报栏转悠,时常能看到自己当日发表的作品正在其中,一种自豪感便油然而生。

  其实,说到底出书是对自己的一个交代,把自己的思想固定化,就像自己的儿子一样,让自己的生命得以延续,把话说完整。

  都说了些什么话呢?就像在《自序》中写的,“十五载弹指一挥间,余笨足跋山不止,拙手植树不休,以至众树沐光而长,饮露而生,累月而多,经年而高,参差交错而眉目相似,散立于林而神形一家。木料一致,材质相仿”,都是一些品评时事、叙事议论的文章。曾经有人将我的文字评论为“独树一帜的立论和观点”、“由对少数人道德缺失的批判,逐步转入对社会道德伦理体系的思考”。这些自是不敢当,若说嬉笑怒骂、针砭时弊、痛斥丑陋,还算沾点边吧。综观全书,文章写作时间前后跨越20年,具有鲜明的时代印记。但是,我以为书中很多文章的思考与警示性至今依然不过时。

  当然,不是有“话”就能“说”得出来的,必须要付出很多艰辛。20世纪90年代初,我在警校上学的时候,就喜欢写诗和散文。阳光般的青春岁月总是鼓动着我从心底迸发出无限的遐想,每每激情万分,便会有感而发,然后便把自己的这份激情变成文字,投向全国各地的报纸、杂志。现在想想,觉得自己有些可笑,那些稚嫩、可能都算不上文章的东西,还到处撒网。但同时也觉得自己很可爱,从没“中标”,但依旧热度不减。可能就是因为这份热情,才让我慢慢走进文学的多彩世界。记得在列车上当乘警时,一次同车的工人在报纸上见到我的文章,深感质疑:“伙计,这上面的名字是你吗?是不是重名啊?”当我肯定地告诉他时,他还是不太相信:“一个警察还能写文章,警察怎么能写出这个呢?”我没说什么,但心里感触很深:警察怎么就不能写文章呢?警察不但能写文章,而且还能写大文章,我就是要把我这个警察想说的话,说给大家听,我就是要一吐为快。

  说到这里,要对一些编辑老师表达深深的谢意。没有他们,我是不会发出声音的。1999年年末,我的杂文《“迪吧”惊魂》被《哈尔滨日报》评为当年优秀作品二等奖。我至今还清楚地记得,当时颁奖仪式是在报业大厦举行的,不但得到了获奖证书,还有在当时看来数目不小的200元物质奖励,令我兴奋不已。我找到未曾谋面的编辑表示感谢,编辑对我说:“你继续给我们多投稿,就是对我最大的支持。”同样的话,在我之后的创作过程中,听很多编辑说过。无疑,这是对我的巨大鼓励。谢谢一路上为我点亮希望之灯的各位老师。最后要说,既然我要在文学的道路上坚定地走下去,那么,话便必将坚持说到底的。



责任编辑:翟宇星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