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公安馆  >  文化名人 > 正文

【2015,我这一年】清寒:又是一年芳草绿

2015年12月28日 14:32    来源:中国警察网   作者:清寒   


清寒

  年初:项韧带钙化、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两项诊断摆在眼前,对一个学医出身的人来说,再清楚不过它们产生的原因以及可能引发的后果了。对一个视写作为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的人来说,它们不啻为厚重的乌云。而现实中,由病情导致的眩晕、黑蒙正毫不含糊地一次次上演。放弃专栏——我不得不做出决定。杂志为作者开辟专栏,从事写作的朋友都知道意味着什么,一旦放弃,机会也许不会再来了。做出决定的那一刻,我彻底丧失了描摹个人心境的能力。电话另一端,我的责任编辑冉利敏沉默了片刻,叮嘱我保重身体,还有无论何时,再写,稿子给她。锦上添花固然好看,却无论如何比不上雪中送炭来得温暖。后来,他们为我保留了专栏,为我盘活了棋局。2015年第1期至第3期,刊发了《血藏》《解救安琪儿》《深渊》3个短篇,半年后,2015年第9期至第12期刊发了《虎口里的珊瑚珠》《漏洞》《雨不停的下》《只是记忆》4个短篇。

  5月:唐山,参加河北文学院创作座谈会暨京津冀文学论坛。白天座谈的内容,到了晚间,被我和好友左小词拿来拆分、锻打、重组、再观摩。我将新完成的短篇小说《与狼共舞》发给她看。这是一篇写卧底警察的小说,我需要一个警界外、有经验的读者,提供不受职业“干扰”的解读。小词读出了文本对生死、身份等命题的追问,读出了“冷峻孤寂的水层之下,仍潜藏着温暖”,读出了我“试了又试的温度”——文本和人的温度。左小词,一个80后作家,将我吃透了。后来这篇小说与另一个短篇《虚声源》及创作谈《虚与实的感知》头题刊发于《山花》。我从不认为公安文学与纯文学之间存在不可逾越的鸿沟,关键在于,公安作家能将文本延伸到怎样的高度,赋予文本怎样的精神气质。《与狼共舞》的刊发,或许可以成为我个人认识的一个佐证。

  8月:全国公安文联创作室成立,选拔签约作家。于我个人而言,这一举措挽救了我的创作生命。作为法医,本该是个多么冷静的家伙,然而这件事让我开心得像孩子。与我有相同经历的朋友大概能感同身受。个人文本创作的未来难以预言,但至少,我会保持起码的自律、清洁、对文学的投入、对生命的尊重,不荒废这得来不易的时间。

  一直以来,我这个不擅交往的人,不断地碰到真诚的朋友和老师。无需太多语言,他们却给予我太多关照和鼓励。相比文本创作,人间情味的收获何尝不是另一番幸福呢。寒冬时节,想到的,偏偏是——又是一年芳草绿。

责任编辑:易立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