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公安馆  >  文化名人 > 正文

要有双善于发现美的眼睛

2015年11月20日 08:52    来源:中国警察网-人民公安报   作者:李动   

李动。
李动。  

  作者简介

  李动,笔名鲁兵,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上海作家协会会员。现任上海公安书刊社总编辑、副社长,兼《人民警察》主编。著有《大上海小弄堂》《神探》《画像》等报告文学集和散文集10种,另有300余万文字散见于报刊。

《上海首任公安局长传奇》。
《上海首任公安局长传奇》。

  李动作品

  上海首任公安局长传奇

  18万字的长篇报告文学《上海首任公安局长传奇》,是我在上海、北京、南京等地先后采访了20多人后写作完成的。从采访到修改完成作品历时三年多。作品描写了共和国第一任上海市公安局长李士英跌宕传奇的一生。李老曾在上海特科红队除奸惩恶,在一次除奸行动中不幸被捕,先后两次被国民党法院判处死刑;抗战爆发后,他在淞沪战役中趁机逃脱,前往延安社会部工作,后护送周恩来前往莫斯科治病,并在莫斯科军事学院留学。解放战争时期,他率部接管上海市警察局,先后任山东省副省长,江苏省委书记,最后任最高人民检察院常务副检察长。作品发表于2005年,由群众出版社出版,曾获得中国散文学会纪实作品征文一等奖。

  有许多公安的作者见了我,总是感叹自己不是刑警,干的事情太平凡,没什么惊心动魄的东西可写。其实,他是骑着毛驴找毛驴。户籍警、治安警、交通警、看守警、特警、巡警和外事警等等,他们身边每天都发生许多新鲜有趣的事儿。罗丹大师有句名言,不是我们身边缺少美,而是我们缺少发现美的眼睛。

  就我个人的体验来说,虽然在基层里弄只干了两年时间,但发现里弄其实有许多东西可写。上世纪80年代初,我脱了军装又穿警服,当了一名户籍警。开始的时候总觉得做户籍警有点娘娘腔,整天跟婆婆妈妈打交道,一地鸡毛,工作太琐碎了。

  两年后我被调到分局文化学校当了一名教员,当时感到很庆幸,但是一旦离开了弄堂还是挺留恋那里的人、那里的事,尤其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感到户籍警是体验生活的最佳之地。如今感叹,假如再多干几年就好了,也许可以写出一部上海地域风情的长篇小说来。

  户籍警的职责究竟有哪些?我也说不清、道不明。概括为一个字就是“杂”。诸如户口管理、治安防范、侦破案件、调解纠纷、帮教失足者等等,甚至杀鸡杀鸭、抓狗逮猫、计划生育、拆迁违章建筑等杂事都喜欢找户籍警,找你的理由就是警察有权威。当年居民戏称派出所是“百管部”,称户籍警是“百管部长”。因为户籍警是“上管天文地理,下管鸡毛蒜皮”。如果说派出所是“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户籍警就是穿针引线的人,心系千家万户,承包着地区的“责任田”,确保一方平安。

  家庭是社会的细胞,里弄是社会的缩影。在做户籍警的两年里,弄堂里形形色色的人和千奇百怪的事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里弄虽小,但社会上的各种现象和变化都会在这里有所反映,每个家庭发生的事更是千奇百怪。我曾尝试用散文的笔调写了几篇警务手记,通过一个户籍警在弄堂里的所见所闻、所感所想来反映社会,反映上海的风土人情。写作时也不考虑什么法制文学、公安文学,只注重怎样调动文学的手段将个性鲜活的人物,或生动有趣的故事结构好、描写好,一句话,就是怎么把这个故事讲好。

  除了多观察生活,我还有一点体会,那就是要读好书,读经典的书。古人云:取法乎上,仅得其中;取法其中,仅得其下。意为读上等的作品,写出来的东西是中游的;读中游的东西,写出来的东西是末流的。是故,我的案几上、枕头边均是中外文学名著和经典刊物。那是真正的文学,里面是真善美,是先哲智慧的结晶。我每个月都收到各类时尚杂志,我只是看看目录,泛泛浏览一下,了解一下信息,但是每年一本短篇小说集,散文随笔集,我是必买必细读的,好的长篇小说,也见缝插针地看一点。大量阅读文学名著和经典刊物,借鉴纯文学的元素,把它融入通俗的公安文学中去。在我看来,文学的高雅与通俗不在于题材和材料,而是在于如何反映和表现。

  我曾以自己的深切感受和真情实感写了户籍警系列手记,虽然不是刀光剑影的大案,亦非铁血传奇人物,尽是些琐琐碎碎的一地鸡毛,但在《文学报》上发表后,立即被《作家文摘》转载,还选编进公安教材。

  说到这里,还有一个故事。有一次,我去附近的里弄拜访作家王小鹰,交谈中,她夸奖《解放日报》连载的一组警察手记写得有声有色、富有生活气息,充满情趣,还把文章剪下来保存作为写作素材。当她得知那些小文出自我的手笔时,颇为惊讶。她热情地鼓励我:“你应该继续写下去,就写这些你最熟悉的东西,感受最深的东西,那样才鲜活有趣,等写到10多万字后,我来帮你联系出版社出书,并帮你写序。”

  于是,我又开始投入地写这些我最熟悉的家长里短,市井人物。可惜我离开里弄多年,故事编完了,材料写尽了,难免有点感觉江郎才尽。后来我调到了《人民警察》杂志社当记者和编辑,进了上海作协,最后又“混进”了中国作协。杂志的工作让我熟悉了很多上海发生的大案奇案和传奇人物,也因此十来年里出了十本书,但我的一些朋友看了我的书后还会说,虽然你写了许多轰动的案件、传奇的人物,但写得最好、最生动的还是户籍警手记,看似平常,却亲切自然,妙趣横生,有着浓郁的生活气息,因为那是你最熟悉的东西,也是读者感受最深的东西。

  人们普遍以为公安文学,就是写刀光剑影的案件和铁血传奇的人物,往往忽视了市井中的小人物、生活中的趣事和当地的风俗。通过户籍警系列手记的写作,我发现里弄才是真正的矿藏,那里到处是宝,而每个户籍警就是当地的一部活历史,里弄居民和户籍警的日常就是一幅市井风俗画,而开发这些宝藏的关键就在于挖掘和提炼。

  其实,作品的雅俗、好坏之分,不在于故事是否悬疑、人物是否传奇、风俗是否奇特,而在于能否从自己最熟悉的人和感受最深的事中做出好文章。因此不管是什么警种,不管其地域、经历、爱好和性格,以及气质有什么不同,只要把最熟悉的人写得鲜活生动,最熟悉的故事写得生动有趣,并注意挖掘其社会内涵,采用自己最擅长的文体,将其发挥到极致,窃以为那就是最好的作品。



责任编辑:翟宇星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