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公安馆  >  文化名人 > 正文

做一个谦卑的写作者

2015年10月30日 08:46    来源:中国警察网-人民公安报   作者:初曰春   


初曰春。  

  人物简介

  初曰春,就职于山东省公安消防总队。系全国公安文联会员、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山东省曲艺家协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23届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学员。发表中篇小说《黄灯亮了》《老赵家里的》《阳光的声音》,短篇小说《晾小脚》《刺槐花开》,纪实文学《断齿》等各种体裁作品200多万字。

  每个人都会有一些刻骨铭心的记忆,这份记忆有时候只是一句唠叨、一个眼神、一张笑脸或者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在我记忆深处存活多年的则是家乡的一位老人。

  那年的春上,柳树梢上刚刚透出一抹诱人的绿,麦苗已经返青,乡村原野里一片生机勃勃,因为回家给故去的前辈扫墓,我遇到了这位老人。他仔细打量着我,当看到我为一个坟头献上鲜花时,他颤巍巍地走近我,跟我打了招呼,想跟我说些什么。但当时我接了个电话,就急匆匆地离开了。说实话,我几乎是逃离了那里,无论是衣着还是神态,老人都让我厌烦,特别是他呆滞的眼神,很容易让我产生一些不好的念头。

  我爷爷弟兄四人,有两位牺牲在抗日战争的战场上。我曾经很多次想为两位爷爷写点什么,但一直没能实现,那天夜里我又跟父亲谈到了这个话题。在聊兴正酣时,我忽然想起了那位老人,父亲听到我对老人的反应之后,深叹一口气,把我埋怨一顿。

  那是一个有故事的老人,但我却以相貌识人,险些与其失之交臂。第二天一大早,我提了营养品去拜访老人,却吃了“闭门羹”。老人的邻居让我别在意,说他已经“老糊涂”了,对有的事情特别敏感、特别反感。一定是我前一天的举动给老人留下了不好的印象,他或许还在“记恨”着我。这让我想起之前的一段经历。为了给战斗在执勤一线的消防战士写一篇作品,我专门委托战友找了一些士兵,跟他们聊天寻找素材,遗憾的是,我居高临下的谈话方式很难让他们打开心扉。虽然那个长篇小说《火浴》发表了,但对消防官兵的刻画概念化痕迹太重,自己独特的体验和感悟少。我猛然意识到,作为一个写作者必须拥有谦卑的写作态度。

  后面的时间,我始终跟在老人身旁,几乎形影不离。我跟他一起去田间拔草,在墙角下晒太阳,甚至跟他一起抽烟袋锅。烟雾弥漫开来,模糊了我们彼此的“界线”,也把我们的思绪拉到了硝烟弥漫的战争年代。

  老人给我讲了一个我从没听过的胶东民俗。说是很久之前,赶庙会的时候一些大户人家会让家里的女人去参加一个活动,女人们把自己藏在帐篷里,把脚露在布幔外,大家对女人的小脚进行对比,有点类似于现在的选美比赛。几年之后,淳朴的渔民也加入进来,那个年代出海打鱼是危险的职业,他们随时可能葬身鱼腹,为了传宗接代,守寡的女人会在家人的要求下到庙会上晾小脚,不论遇到什么样的男人都得认命。这是短篇小说《晾小脚》的原始素材,而老人成了“赵黑蛋”的原型。

  放低自己的位置,让老人把我这个远走他乡的晚辈当成了朋友,从原来的半晌午不说一句话,到后来的聊个不停,全都是因为自己选择了谦卑的写作姿态。后来,老人又给我讲述抗日战争时期的故事,我对这些素材进行了挖掘整理,完成了短篇小说《狗尾花开》,而就在那时,我接到了老人去世的噩耗,连夜赶回老家奔丧。在老人的灵位前,一向自诩坚强的我眼含热泪,我曾经应允多回老家看他,但我爽约了。老人年纪大了,很多故事随他生命的终结而消失,我无法阻挡时间的脚步,但我可以用自己的笔把它们记录下来,哪怕只是一点点。打那以后,我开始一次次往返于省城和老家之间,因为老人生前跟我提到,当地由于过度开发导致生态环境遭到极大破坏。令人心痛的现实让我无法停止自己的脚步,一年下来5000多公里的行程,让我收获了许多,也促使我开始了长篇小说《鬼刀神》的创作。

  大字不识的农村老人都有令人敬佩的社会担当,作为一个写作者,心里油然而生一种责任感。为了告慰老人的在天之灵,我又写了短篇小说《刺槐花开》。这似乎有些晚了。

  事实上,一切才刚刚开始,通过跟老人的交往,我意识到谦卑的态度是写作者通往成功的通行证,我更加珍惜每一次采访的机会。非常荣幸的是,我获得了几次深入一线采访的机会。全国公安文联、啄木鸟杂志社和中国消防杂志社分别安排我去采访,在西安,我见到片警汪勇和他辖区的群众;在黄埔,我听到海关缉私警察的故事;在惠州,我去了犯罪嫌疑人的制毒厂;在天津,我进入火灾爆炸事故核心区;在拉萨,我体验了高原消防战士的生活。这些都是宝贵的财富,积累下来都可以变成厚重的文章。

  美国作家考门夫人说:“越是用谦卑的心情,就越是能得到上帝最好的礼物。”没错,我愿意做一个谦卑的写作者,我也希望自己在写作的道路上不断收获精彩篇章。

  个人最喜欢的作品

  短篇小说《刺槐花开》

  小说以在镇政府工作的马槐生组织的一次拆迁入手,通过他与消防支队支队长马小刚及母亲刘水英之间的矛盾,反映了基层党委政府在经济发展过程中遭遇阻力和胡乱作为的尴尬。刻画了基层干部在生态环境保护、消防安全管理和反腐斗争中的复杂心态,以及所面临的困惑和无奈。

  作品关注当下,揭示了权力寻租、道德模糊的现状问题,体现了作者呼吁黍离之忧的情怀与担当天下的风范。

  名家推荐

  小说不应是摄影,小说应该是绘画,而且属于印象派。个中奥妙,小初已经体会到了。

  ——著名作家、全国公安文联秘书长 张策

  初曰春是能够在作品中凝聚情感的作家,他的作品既浪漫又质朴,既关注当下又继承传统,文笔娴熟流畅,文字诗意盎然,这在军旅作家中并不多见。不论写部队还是公安、乡村抑或城市,他都通过对小人物的刻画,来表达对社会的关注和对人心的眷顾。

  ——著名评论家、鲁迅文学院常务副院长 李一鸣

  文如其人,初曰春的作品恰如他的为人与性格,质朴而热情。他能从平淡的生活中捕捉一些不平淡的细节和诗意,并把它们诉诸文字与故事,给我们寡淡的生活增添色彩。我相信经过努力,他的写作会给我们更多期待和惊喜。

  ——著名评论家、北京市作家协会理事 兴安

  好的小说,不仅要讲一个好故事,更重要的是故事背后承载的内容。初曰春的小说能够让读者在故事之外看到别样的风景。

  ——著名作家、鲁迅文学奖获得者 衣向东

  



责任编辑:翟宇星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