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公安馆  >  公安钩沉 > 正文

传奇女公安局长舒赛和她的手枪队

2015年08月26日 16:26    来源:中国警察网   作者:刘美兰   

  1943年5月,为了整治极端混乱的社会秩序,舒赛从云梦调回江陵,组建党的公安机构。次年年初,中共襄南中心县委成立,舒赛升任中心县委社会部长兼公安局局长,26岁的她成为豫鄂边区第一位女公安局长。

  刚组建的江陵县公安局有四十多人,为便于工作,人人佩戴手枪,人称手枪队。舒赛是唯一的女性,也是最年轻的的成员。为了在家乡工作方便,她恢复原名“祝成龙”,人们亲切地称她为“祝局长”,她也亲切地应答一声“哎!”

  初到任时,人们对这位年轻女局长的能力表示怀疑,常常私下里议论,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同志,怎么能带领导大伙和敌、特、顽做斗争?手枪队主要负责锄奸破案,整治多年来混乱不安的江、潜一带湖区治安难点,保证群众安居乐业。

  面对同事们的议论,舒赛即使听到了也不说话,一笑而过,她觉得,如何议论不重要,重要的是要通过工作来证明自己就行了,她是要做一个真正的巾帼英雄的。

  为了让公安局工作尽快走上轨道,舒赛日以继夜地工作。她极讲原则,对下属在工作纪律和政策把握向来不讲情面。在思想和生活上,她又待部属如家人,给予同事们无微不至的温暖。平时,她和大家打成一片,嘻嘻哈哈完全不像领导。但到了战时,她却以身作则,总是第一个冲上去。没有多久,大家都喜欢上了这位有圆有方年轻能干的女局长。很快,一个又一个的战果让人们对她刮目相看。

  一日,她悄悄率小部手枪队深入虎穴狼窝,一举生擒持枪叛变投敌的简学美等十多个跟随败类,处决了江陵伪保安司令部政训处长、无恶不作的军统特务简化轩。

  又一日,她带着几名武功高强的手枪队队员,潜入敌据点,一举捕获了七名日军侦探。紧接着,她又只身一人乔装打扮,直入资福寺敌据点,集合守敌“训话”,一举将两个班的敌军全部缴械。

  在日军大扫荡的艰难时期,她还不顾身患重病,领队虎口夺船,解救了二十多位伤病员……

  一时间,舒赛的英名威慑荆沙襄南。

  1944年仲秋,襄南党政军首脑机关的活动中心张金河镇接连发生一系列无头案件,襄南的首善之区里人心惶惶。

  因病正在医院治疗的舒赛,强撑着病体出院,回到张金河镇。经过多方侦察,案件虽没有取得突破,但她敏锐地盯上了张金河青救会,因为一系列事件似乎都与该会有关。

  舒赛的眉头紧锁起来了,她知道事态的严重程度。说起来,青救会的几个负责人杨礼荣、胡作相、高绍文等都是她在省立八中时的同学,这些人都口称共产党抗日英明,表面看来都是积极抗日的。她梳理着所有的线索,发现该会并无重大建树,组织却发展甚快,舒赛觉得其中有什么东西实在让人疑惑。

  经过细致的侦察,舒赛终于掌握了杨礼荣集团的来龙去脉。原来,杨礼荣早在重庆读大学时即加入中统,在中美合作所受训后,被任命为鄂西北三青团干事长兼鄂西北地下军司令。他领受任务回到家乡,谎称投身抗日,背地里却利用帮会秘密发展组织,将其中的反动分子拉入他主持的“中国国民党湖北沦陷区特务工作团”。仅一年多时间,他已发展了二十多个支部、二百多名成员,背地里他们暗杀抗日干部,并纠集土匪准备暴乱。

  山雨欲来风满楼,形势如此危急几乎没有让人喘息的时间,一场你死我活的殊死斗争等着她。

  秋夜,万籁俱寂,一张大网悄然张开。

  掌握先机的舒赛统一指挥公安人员和部队战士混编成小组,按照已掌握的名单和地址,神出鬼没地悄悄捕获了“特务工作团”的全部骨干分子。

  在一个农家小屋里,舒赛连夜提审高绍文。

  没想到,在审讯中,自始至终高绍文都面带冷笑,态度蛮横,这使得舒赛十分诧异:这家伙怎么像吃了豹子胆,如此死硬?

  就在舒赛纳闷间,忽听脑后“咔嗒”一响,她不禁大惊。猛一闪身回头,只见自己的部下、手枪队队员郑少汉双手握住枪柄,正将黑洞洞的枪口对准自己的脑袋。

  她差点被眼前的情景惊蒙了。她挑选的手枪队队员,个个队员不仅武艺超群,而且一律出身贫苦、忠实可靠。怎么这个郑少汉竟然是内奸?

  “郑少汉,还不快动手啊!”这时,双手被捆的高绍文急不可耐地大声叫喊起来。

  说时迟,那时快。从小习武的舒赛却在一刹那间闪过郑少汉猛砸来的枪柄,轻轻一个扫堂腿便将郑少汉踢得仰倒在地,然后她以一个飞快的擒拿动作下掉了郑少汉的手枪,郑少汉瘫软在地。

  1944年10月,舒赛带领公安局的武装人员,一举破获了“金兰兄弟互助会”这个多年的反动组织。

  经查,“金兰兄弟互助会”是杨礼荣和高晓文、李文心等人打着“青救会”的旗号,利用发展组织的便利条件,以“互助互利”为名,网罗地方上大小名流和各阶层无知青年建立的秘密性组织。这个组织在江陵的张金河、沙岗和潜江的熊口等地发展了20多个支部,共200余人。多年来为害一方,让民众叫苦不迭。更重要的是,“兄弟互助会”只是外围组织,其核心是“中国国民党鄂西北沦陷区特务工作团”,一个地地道道的反革命地下特务组织。其政治纲领是在抗日民主根据地秘密组织武装暴动,以颠覆新生的抗日民主政权,消灭革命的武装力量为宗旨。

  舒赛一举打掉了“金兰兄弟互助会”,但江陵和潜江地区的敌人和汉奸特务,对公安局和手枪队更是恨之入骨,对女局长祝成龙更是即怕又恨,视若眼中钉、肉中刺,想着千方百计地要除掉她。

  为了干掉舒赛,他们勾结敌伪,不时奇袭公安局,有时还在局长过往的湖区进行伏击。“金兰兄弟互助会”的余部成员,后来还派人潜入公安局驻地,想在舒赛的饭菜里下毒。

  面对一次次更为凶险的危局,舒赛和警卫员白薇更加机警,加大公安局防范严密级别,使金兰兄弟互助会的行动计划一再流产。

  随着舒赛和手枪队的更加升级的铁腕行动,久而久之,“金兰兄弟互助会”的余部成员不敢再招惹舒赛,其行为也不再那么猖獗,他们知道,越是作恶多端,公安局越是不会放过他们,于是,便渐渐地自行消亡。豫鄂边区代理党委书记陈少敏,曾在大会上数次表扬舒赛,号召全边区的女同志要向她这样的英雄学习。

  在襄南,舒赛的故事由群众一传十,十传百,群众都亲切地称赞她为传奇女公安局长。

  

责任编辑:陈显君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论坛热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