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公安馆  >  公安钩沉 > 正文

谁杀害了“美丽”牌香烟壳上的旧上海美女

2014年07月10日 16:20    来源:《档案春秋》   作者:钱勤发   


美丽牌香烟

  一起凶杀案缘何这么的神秘兮兮?

  原来,这起凶杀案的主角周荣鹤和被害人蒋梅英都是不同寻常的角色,完全具备名案的价值取向。周荣鹤当时是上海长宁区公安分局团委书记,作为“第三梯队”重点培养对象。当这样一颗“新星”成为凶手,怎么能公诸报端呢?公安内部的事那时从不披露,纵然警察被处决,也没有半个新闻报道的文字,要不有失公安体面。这就是当时的历史背景,现在的读者想来是可笑的。再对比如今湛江这么大的案子,当官的不是被一—惩处吗,电视报纸都以重要新闻突出处理,轰动全国,谁也不会去想谁坍谁的台,反而让人感叹中央惩治腐败的决心。你能不说这是新闻的一个进步吗?

  再说,被害人蒋梅英,看似乎平常常的一个名字,既不高雅,也无脂粉气,不知底细的人只认为她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却原来,这个女人很不一般,曾风靡过上海滩。她是旧上海的十大美女之—,且为闻名第一的美女。她的肖像就是老上海都见过的“美丽”牌香烟壳子上的那个美女。当时垂青这个美女的男人不计其数,其中有军统特务头子戴笠。有人说她是戴笠情妇,但无从查考。但她与戴笠有过接触却有资料记载。这美女到老依然美不胜收。老了的蒋梅英却也安安份份规规矩矩做人,始终蜗居在沪西的一个普通的民宅里。谁料到,她竟被一个警察杀害。警察杀美女,你说轰动不轰动?可这个案子始终没有轰动过,因为没有条件轰动。

  事过境迁。今天,我们来回眸这起名案。其实是重新披露这起名案,不求轰动效应,只是作为一种史料价值的保存。当然,在我回眸这起名案之前,我走访了当时叫周荣鹤“开口”的有“审讯奇才”之称的原803神探谷在坤先生。采访历时3个钟头,老谷绘声绘色,滔滔不绝;似乎那远去的一幕又回到了眼皮底下。

  是的,该让我原原本本地细细道来了。既然已经说了警察杀美女;那就从杀人的因果关系说起吧——

  小警察吃老太婆“豆腐”

  我没有见过蒋梅英本人,所见的照片也是她年轻时的和“美丽”牌香烟壳上的玉照。面部很丰满,自光很婉约,就像唐代美女这脚申彩。蒋梅英老了的照片我没见到,听说老后丰韵依旧,气质越发典雅,尤其是又白又嫩的皮肤连爱打扮的少妇也惊羡不已。不知是谷在坤先生说笑话还是真有其事,他是这么形容的:蒋梅英到地段医院看毛病,医生握着她的手不肯放,蒋梅英到银行存款取款,营业员生活也不做了,眼睛定样样地盯着她看。蒋梅英像仙女下凡,人们实在猜不透,介大年纪竟然还介嫩,真是—饱眼福。

  蒋梅英,浙江镇海人,生于1913年,出身大家闺秀,从小聪明好学,尤以英语成绩最为突出。她少女时就出落得楚楚动人,加岁嫁人,生有一于—女,夫君名叫周君武。尽管那时不少男人追逐着她,但她始终忠诚夫君,与周君武相伴到老。周君武于1971年去世后,蒋梅英独居沪上,在外地的一子一女虽也来看她,但更多时候则青灯孤影,与邻居相伴,日子过得还算平静。那时她住在延安西路—间20多平方的屋室里。

  蒋梅英怎么也不会想到,1974年8月的某—日竟会种下祸根。那一年她62岁。62岁的蒋梅英无意中落入了一个青年警察的目眼帘。这个小警察叫周荣鹤,当年26岁。一个62,一个26,作为父母子女辈是绰绰有余的。周荣鹤从部队下来,1973年到长宁公安分局江苏路派出所当民警,是个共产党员。那时带他的是老警察孙发仪。某日,孙发仪带着周荣鹤下地区到月村,巧遇蒋梅英,那是—个背影,一个女人婀娜多姿的背影。孙发仪指指蒋梅英的背影,对周荣鹤轻声说,这个人叫蒋梅英,又如此这般地介绍一番,说得周荣鹤心里痒痒,戴笠什么的他未必知道,但美女两字却深深地刻在他心里。周荣鹤当时真想走上前去,绕过背影,一睹美女的风采,可师傅在旁边,他抑制了冲动。这以后,周荣鹤心里总想着那个背影,那个离不去的背影,总在寻找机会上蒋梅英家去看看。8月20日星期天上午9时许,周荣鹤敲响了蒋梅英的家门。蒋梅英打开家门,见是穿制服的民警,就请坐倒茶。周荣鹤自我介绍一番,就东问西问,什么文革中怎么扫地出门的,钞票抄掉多少,房子什么时候归还。后来又问旧社会怎么当舞女的,怎么认识戴笠的?问得蒋梅英很尴尬,她说,我不是舞女,戴笠到上海来用汽车接我去跳舞的。周荣鹤又问,你还认识国民党里什么人?蒋说,还认识宋子文,他是我妹妹的亲戚……周荣鹤就这么胡乱地打听老太隐私。当周荣鹤立起来要离去时,蒋梅英也站起来送客。这里,周荣鹤突然冲动,,他在原始交代中是这么说的:“我当时见到她面孔很白,看上去像40多岁,我就动坏脑筋,突然双手抱牢伊,用嘴凑上去在她耳边讲,今天的事,你不可讲出去,意思是我今天抱牢你不可到外面讲,接着我就在她面孔上香了一个嘴。”

  蒋梅英没想到小警察会来这一套,她一惊之下,忙用双手挡开周荣鹤的嘴巴,又推开他的手臂,心里很气,嘴里咕噜着,不知说什么好。这时,周荣鹤已夺门而去。

  周荣鹤这一抱一吻怎么也难以从心头抹去,老是提心吊胆地吓佬佬,生怕蒋梅英去告发他。

  心病难除。周荣鹤在前行的道路上始终背着这只包袱。

  蒋梅英的检举信

  谁知,蒋梅英被周荣鹤这二抱—吻之后,也背上了沉重的心理负担。她担惊受怕。孑然—身;独居—室,生怕遭人陷害。一年又一年,她也难除这块心病。她儿子周德安从外地来沪探望母亲时,蒋梅英同儿子说起过这事,说有个管段民警侮辱她。到了1978年,距离那“一抱—吻”已经过去了4年,蒋梅英那颗心还是半空悬着,想来思去,她觉得必须向周荣鹤的组织上反映这事,让组织警围周荣鹤这个人。在此之前,她先向老民警孙发仪说起过周荣鹤对她不恭的举动。1978年8月21日。她举笔向长宁公安分局写了—封检举信。长宁公安分局也收到这封来信,并记录在案。蒋梅英这封信和长宁公安分局“人民来信处理专用单”的原始复印件,我都见了。来信处理专用单上的收文号为“长公办群(78)宇第323号”。处理经过及意见一栏内写道:“1.来信人蒋梅英,原住延安西路548弄59支弄10号,1976年7月17日移江苏路480弄80号。蒋梅英,女,1913年生(66岁),浙江镇海人,据资料掌握解放前与军统特务戴笠有过—段接触,其父系反革命分子。2与孙发仪联系后(因信中提到来信人曾将情况告诉过孙同志),孙同志确曾听蒋梅英讲起周同志作风不正事,但时间是很早了,大约在周同志调来派出所工作不久,当时孙同志对蒋梅英的反映作了—般接待和掌握。来信人要求保密,作为平时掌握并不追究。我们认为不要再复来信人了。”来信处理人为徐鹤亮,日期是1978年10月9日。应该说,徐鹤亮对群众来信的处理是认真负责的,而且将这份处理单交办公室领导,办公室领导又转政治处研究。 我们暂且不说“研究结果”,先来看看蒋梅英在这封信里写些什么。蒋梅英写得很认真,满满4张纸,字迹娟秀,字距行距瞄密,有密密缝缝之感。我们今天谈这封信,有历

  史沧桑感,有不少可笑之处,尤其是像蒋梅英这样的老太在那时也学会了落笔的八股,不妨在这里摘录—二以飨读者。信的开头是这样写的:“领导同志,在英明领袖华主席的领导下,—举粉碎四人帮以后,全国人民欢欣鼓舞!纷纷起来检举揭发坏人坏事,—定要把四人帮所遗流(留)下来的流毒,彻底把它肃清。所以,我也决心响应党的号召,把蕴藏在我心中已有四年之久的一件事,来向你领导揭发。事情发生在1974年8月—个星期日早晨……”

  蒋梅英将那“—抱—吻”点点滴滴写得清清楚楚,似乎过于哕嗦了一点。她写道:“过去为了社会情况太混乱,我担心可能有一天会被人陷害,所以我曾把此事向二个人谈过,一个就是我楼下的邻居徐文彪,他是亲眼看见小周上楼的,我当晚就告诉了他。因为他是个正直无私的技术工人,我叮嘱他严守秘密,·万—我有什么事情发生,叫他作个证人。后来我想想还不要(行),最好有二个人作证,所以才想起孙发仪同志,他和—个李巧之同志在文化大革命前后,都是派在北汪的户籍警,他的作风正派,能够贯彻执行党的政策。因为李巧之同志早已调走,我就哨悄的去到他(孙发仪)家,向他说明一切,我对他说,我是有爱国心的,本应立刻去检举揭发,但目前隋况太乱,我为了自己的安危,所以暂时不预备揭发,请他保守秘密,以后或可你我作证,不过叫他—定要提高警r易,随时注意小周的为人。”蒋梅英在信的结尾一段写道:“再有对于小周和我所发生的事,仍请保守秘密,只要他现在已改正做人,也不必加以追究,青年朋巳次错误也是不足为奇的,只要你们平时对他注意行动,如有错误,不断加以教育就行了,这不过是人民内部矛盾,只要他不是四人帮派进派出所的爪牙就好了。即此草草不恭,顺劲敬礼”

  蒋梅英将这封信给写出后,撇口交代了“后事”般地轻松,似乎心病已除,那“—抱一吻”随着时光流逝,慢慢淡化。她万万没有想到5年以后会大祸降临。她的预感、暗示,最终应验,真不知如何解释。这是后话。



责任编辑:王玉明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论坛热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