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公安馆  >  公安钩沉 > 正文

难以忘却的回忆

2012年11月28日 09:46    来源:中国警察网   作者:尚寅宾   

    [作者简介]尚寅宾同志1918年9月出生于河南省密县,1937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并参加革命工作。曾先后担任河北省固安县县委书记、河北省公安厅副厅长、陕西省公安厅厅长、云南省公安局局长、中共西安市委书记、市顾问委员会副主任等职,1990年7月离职休养。

  我从事公安工作多年,与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等中央领导同志接触较多,一幕幕往事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中……更多独家请关注:公安部老干部回忆揭秘往事

  给毛主席做警卫

  在河北省公安厅任职期间,我多次给毛主席做警卫。

  1952年9月下旬,毛主席在南方视察工作之后,乘火车沿京广铁路北上。途中,陪同主席视察的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铁道部长滕代远和公安部长罗瑞卿联名致电河北省委,说主席打算在保定下车,要求做好准备。省公安厅领导见到电报后,以最快的速度分别奔赴邯郸、邢台、石家庄等地部署警卫并迎接主席的专列。我当时是公安厅党组成员、政保处处长,厅长不在家,责无旁贷地挑起了在保定警卫毛主席的任务。

  杨、滕、罗在电报中提出应做的准备工作主要是指住和行,这两件事放在现在都不成问题,但在当时却是一个大难题。保定在清代是直隶总督府驻地,在民国是河北省政府驻地。由于距京、津近,始终未能发展起来。有句顺口溜说保定有三宝:铁球、列瓜、春不老。铁球者,就是用手旋转的健身球,据说这种球以用犯人脚镣加工而名贵;列瓜,是指埋在南大街地下的一块石头,据说因是列国时的界石而名贵;至于春不老,则是一种咸菜,即腌制的雪里蕻,因老字号槐茂生产工艺特殊而名贵。把这些称之为宝,可以想象到那时的保定是多么寒酸。旧时,总督、督军、省主席很少在这里住,因为保定不但无像样的工商业,连一个供吃喝玩乐的场所也没有。解放前,仅有一座几十千瓦的发电厂和产量有限的面粉厂。南大街为工业区,不过一二十家手工作坊,而号称商业区的“马厂”也只有几家绸缎庄。资本主义工商业改造时,最大的商业资本属万宝堂中药店,其全部资产仅为1亿元(合新人民币1万元),这个城市显得特别多的是小客栈和照相馆。前者是供外地来省办公者和打官司者住宿,后者是适应日本占领时期办“良民证”的需要。有句顺口溜:京(北京)油子,卫(天津)嘴子,保定府的狗腿子。此话虽属不敬之词,但确实从一个侧面反映了畸形发展的保定面貌。它的许多行业是为官府服务的,很多人靠给衙门跑腿混饭吃。

  但是,保定又是有着光荣革命历史的地方。梁斌在《红旗谱》中所描写的高(阳)蠡(县)暴动,就发生在保定一带,书中的红二师就是省立保定师范。李英儒的《野火春风斗古城》描述抗战时期党的地下斗争,这个“古城”就是保定。有名的冉庄地道战在郊区清苑县,距保定不过数十里。昔日在冀中平原保定府的眼皮子底下,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游击队,依靠人民群众修筑的地下坑道,抗击了日伪军的铁壁合围,创造了战争史上的奇迹。50年代初,冉庄的地道向外国朋友开放,现在仍是进行革命传统教育的基地。

  主席住房要求保持室温18℃。当时,保定最高级的房子数曹锟(原北洋军阀)公署,现为省政府驻地;其次为原农学院,现河北省委驻地。但都没有暖气设备。惟一有暖气设备的是基督教青年会,可房间少,锅炉小。另一个问题是汽车。当时河北省只有两辆卧车,一辆归省委书记林铁,一辆归省政府主席杨秀峰。另有几部美式吉普车,归副书记、副主席共有。公安厅连美式吉普也没有。我带着这个难题去找省委副书记、省政府常务副主席薛迅。这是位女同志,内战时期坐过国民党的监狱,抗战时期在太行、冀南根据地做领导工作,河北省政府成立时仍一身戎装,扎皮带、打裹腿,一向以说话办事干练著称。她说把杨主席那辆卧车和省政府的所有吉普都交给你用,也不要给我留车,有活动时把我带上就行了。

  汽车问题解决以后,我带着重中之重、难中之难的住房问题去请示林铁同志。汇报完情况后,他也感到困难,思索了好大一会儿才说:“把我的房子腾出来给主席住吧。”我说你那三间小平房(一间办公、一间睡觉、一间住秘书)合适吗?再说室内温度怎么保持18℃?林铁同志说早点把煤炉子升上火,放在院于里,一旦室内须升温就提进去。我还想再说“不”,但他把话打断了。他接着说:“把我坐的那辆卧车和司机都给主席用,给我换个吉普车。”我心想,林铁同志把自己的房、自己的车都让出来,已经尽了最大努力,达到最高标准了。至于达不到要求,是条件所限,主席会理解。林铁同志对主席的崇敬,使我深受感动;处理问题的方法,也使我深受教育。林铁同志曾留学法国,人党早,长期在北方局做地下工作,抗战时期一直在晋察冀根据地坚持对敌斗争。河北建省前任冀中区党委书记。他办事认真,深得干部、群众信任。主席这次在保定时间不长,没吃、没住,水也没有喝一口,但对河北省留下很好的印象。他曾开玩笑说:“河北富啊,有‘林’,又有‘铁’!”并多次提到河北省的作风艰苦朴素。

  公安工作方面,要保证绝对安全,不容许出丝毫差错,困难也是相当多的。首先是没有经验,其次是全国解放时间不久,蒋介石特务活动猖獗,而我们的于警力量又严重不足。当时,公安厅编制只有240人,没有警卫机构,保定市公安局也不过300人。为解决力量不足,我们严密地进行了分工,各负其责,另从省委机要训练班借用100多名学员。

  保定的事情刚理出头绪,主席专列电话通知:主席在定县下车;准备一部河北省志,主席要看。

  定县古称定州,是地委、专署所在地,条件比保定更差。定县以城圈大而闻名,绕城一周四十里。城内空地很多,别的地方是城里人去城外种地,这里则是城外人到城里种地。名胜有静王坟、白果树和定州塔,没有多少工商业,只有“白敬宇眼药”较有名气。作为一个地区的公安处,承担保卫主席这样的重大任务,实在是太艰难了,人员力量不足,更没有车辆。紧急关头想到求助于当地驻军,我当即电告地区公安处长李健,要他亲自找部队首长借车,并说明是省厅的意见,为执行重要任务。部队首长是董其武将军,他当机立断下令把战备用的苏式吉普开出来,并配备最好的司机,交公安处使用。主席坐着借来的车进了定县城,兴致勃勃地登上宝塔,还在文化馆对被人们视为珍品的苏东坡砚台提出了鉴定意见。

  当天下午6时许,专列抵达保定车站。主席游兴未尽,满面笑容,与河北省的领导同志一一握手。我相机把安排意见向罗部长简要作了汇报。他指示按安排办,并叫我带路。我把车队引进省委大院,请主席在餐厅坐下。只有餐厅才能容得下这么多人。主席刚刚坐下就问,保定有什么好看的?我说有曹锟花园和莲池公园。话未说完,主席就站起来向外走,边走边说,那就去看看吧!我就带路直奔曹锟花园。其实“花园”只是南城墙外栽了一片树,种了一片草。不到一刻钟,全部跑遍了。我停下车向罗部长报告前面不能行车,请主席在这里休息一下,主席下车坐在石头上说话。秋风阵阵,月光极好。我站在一边指挥汽车掉头,连说带比划,手忙脚乱。主席见我的样子哈哈大笑,说:“天下大乱,天下大乱啊!”

  罗部长也笑起来,他的嗓门更高,说:“真是天下大乱啊!”

  保定城圈小,从曹锟花园到莲池公园,汽车只需走一刻钟时间。莲池公园原是清代莲池书院所在地,为桐城派文学家讲学的地方。康熙、乾隆下江南路过这里,都留有手迹。公园面积虽小,但玲珑别致,有太湖石堆砌而成的假山,有许多名碑连成的长廊,建筑也别有风格。当时莲花已败,但莲蓬累累。它与庄严的原曹锟衙门斜对门,这一“文”一“武”相映生辉。主席边走、边看、边说,谈笑风生。

  看过莲池,原计划回林铁住房休息。罗部长说:主席住火车上生活方便。把主席送上火车,我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的确住火车上生活方便,安全也更有保障。专列第二天返回北京。

  车开前主席说,在正定路过时,没有看赵云的饮马槽,到啄县可要看看张飞店。正定即古常山,是赵子龙的故乡,那里现在还有一个很大的石槽,传说是赵子龙的饮马槽。张飞店则是张飞的故乡,为刘、关、张结义的地方。如法炮制,我电话告知涿县公安局向当地一所军事学校求援,这所学校有一辆美式吉普。校长、政委不但借给车,还亲自赶到车站接受任务。当天正逢大集,人流熙熙攘攘,主席没有下车。专列顺利返回北京,警卫任务到此结束。

  河北是“天子脚下”,这次警卫任务以后,主席又多次到河北或路过河北下车视察工作。先后看过天津新立村的水稻、武清县永定河滩的小麦、安国县的平整土地、成安县的棉花丰产方。主席为了减少地方上的麻烦,一直是以车为“家”,吃、住、听汇报都在车上。有时把有关领导请到火车上,谈情况、研究问题,边行边谈。警卫任务繁重而光荣。我多次给主席做警卫工作,但第一次留下的印象最深,“天下大乱”将终生难忘。

  主席每到一个地方总是想方设法和群众见面。

  1958年看成安县棉花时,在刚翻过的松软土地上深一脚浅一脚走了一大圈,和农民谈话,查看墒情,听县委汇报。我和县委书记刘树开玩笑,他也插进来凑趣。这是位女书记,她的丈夫在邯郸县任书记。成安和邯郸是邻县,两县竞赛,夫妇俩也竞赛,当时传为佳话。这一次专列停在一个纺织厂的专用线上。离开邯郸的头天晚上,主席说:“在人家厂子里呆了这么长时间,不和工人见面不好吧!”我们马上和邯郸地委的同志研究了一个方案。于次日上午10时集合几个厂的歇班工人代表排在一条小路两边与主席会见。说是代表,实际上歇班工人几乎全到了,约3000多人,这是工厂领导的着意安排,队伍约三四百米长。工人事先不知道是欢迎主席,在小路两边整整齐齐地站着,乍一看见主席,竟兴奋得不知道怎么好。当主席来到队伍中间时,突然有人自发地喊起“毛主席万岁!”,接着喊声此起彼伏,一浪高过一浪,直至会见结束。女工们开始时还有点拘谨,倒是主席先伸手、先开口,打破了僵局,大家都争着和主席握手、说话。一会儿就又“天下大乱”了。主席仍尽量满足工人们的要求。我们估计,这可能是近年来主席接见群众握手最多的一次。但他始终笑容满面,毫无倦意。

  另一次,是1960年主席在天津(1958年至1966年天津曾一度划给河北省管辖)。我时任河北省公安厅副厅长,因厅长有病,由我主持公安厅工作。事情很突然,4月30日,主席午睡起床后,问身边人,今日是几号?当得知明天是“五一国际劳动节”时主席说:我们不走了,参加天津的节日庆祝活动吧!天津原安排不开大会,只搞一些分区活动。当即紧急修改计划,决定在海河广场举行50万人的庆祝大会,连夜搭台子,组织群众队伍和文艺队伍。大会只安排市长一人讲话,主题放在主席和群众联欢上。研究方案时,认为主席不能在开会前到会,也不能在市长讲话中间到会,以免影响秩序;市长讲完话要等主席时又会冷场,都不合适。最好是市长的讲话刚落音,毛主席正好登上主席台。主席一出现,自然把大会引向高潮。为准确掌握时间,专门计算了市长讲话需用的时间,汽车从驻地到会场以什么车速,跑多长时间,保证不过早也不过晚。这是一次仓促应战,虽然有许多准备不足,但很成功。群众为看到毛主席而高兴,毛主席也因为和群众在一起而兴奋不已。

  至于1958年主席在天津鸭子楼,就更具有戏剧色彩。那次主席视察南开大学回住地途中,忽然对陪同的天津市委书记(原公安局局长)万晓塘说:“午饭不回招待所了,咱们去吃小饭馆怎样?”这虽是突然袭击,可万晓塘不能说“不”,仓促间又不容许在路上停车打电话作安排。汽车行进途中,万晓塘急中生智说:“京、津两地的烤鸭吃法不同。北京讲究吃肉,天津讲究吃皮,咱们吃烤鸭好不好?”毛主席说:“好啊!那咱们去尝尝。”于是,就让司机开车到鸭子楼。

  鸭子楼是个烤鸭专卖店,有两层楼,保卫工作条件较好。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万把主席领到楼上,找来经理请他协助公安干警,劝说正在就餐的客人,暂不要出去,没有进来的也暂不要进来。就餐者当然高兴,难得多看毛主席几眼。门外边的人见有人从高级轿车出来上了楼,知道来了大人物,驻足门外不走,等着看热闹。过路的见人不少,虽不明原因,但出于好奇也照着别人的样子不走了。不长时间,鸭子楼就被围了个水泄不通。主席看到这种情况,站在阳台上向群众招手致意。群众一看见是毛主席,频频鼓掌,跳着喊道:“毛主席万岁!”喊声起了“集合号”的作用,四面八方的人拼命向鸭子楼集中,只有来的,没有走的,很快成了人群的海洋。主席几次出来招手,也不见有人散去。最后还是主席出主意,叫万晓塘调来公安部队的彪形大汉,拉手筑起人墙,才保证主席安全上了车。

  时过不久,河北省省长刘子厚和天津市委书记万晓塘请主席下专列到干部俱乐部休息。这个俱乐部解放前是资本家活动的地方,院于大,花草、树木多。有小剧场。舞厅,还有台球房。地板是进口柚木,走在上面有弹性。室内游泳池是主席最喜欢的,一下汽车就先去游泳。午饭由刘子厚、万晓塘安排,严格按照主席的标准:四菜一汤。四菜者两荤、两素,共两桌。刘、万陪主席,我们这些工作人员在另一桌。开始上菜,万晓塘站起来举杯给主席敬酒,主席笑着婉拒。过一会儿万再次请主席喝酒,主席就来了个“防守反击”,把跟前的酒杯推给万,连说“你喝,你喝”,万本无酒量,又不好不喝,几杯下肚满脸通红,主席现出一种胜利的喜悦。

  晚上,请主席在舞厅跳舞。主席转了几圈后就坐下来抽烟,和参加舞会的一些演员聊天。先是说戏,听她们清唱,兴之所至,他自己也哼起“借东风”,声音不大,但京味十足,全场停足静听。

  主席感情真挚,在下级和群众面前不装样子,不摆架子。这是我们老一代党的领导人的共同特点,周总理,少奇同志,朱老总都是这样。只要不妨碍他们接触群众,即使警卫工作出点纰漏,他们也不会责怪。反之,如果把他们和群众隔离起来,限制这,限制那,使群众不高兴,他们就要严厉批评。更多独家请关注:公安部老干部回忆揭秘往事


责任编辑:易立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论坛热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