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公安馆  >  公安钩沉 > 正文

耀邦同志与我的两次谈心

2012年11月20日 08:52    来源:中国警察网   作者:王仲方   


胡耀邦,1980年2月在中共十一届五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委员会总书记,
1981年6月在六中全会当选为中央委员会主席,1982年9月在十二届一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央委员会总书记。

  [作者简历] 王仲方,男,1921年12月16日出生于安徽省芜湖市。1937年12月参加革命工作,1938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抗大、泽东青干校、延安民族学院教员,华北局社会部科长。解放后,任公安部办公厅秘书处长,罗瑞卿部长政治秘书,办公厅副主任。青海省委常委兼省委秘书长,省委政法领导小组组长。“文革”中遭受林彪反革命集团迫害,被关进监狱六年之久。“四人帮”垮台后,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党组成员、副秘书长兼法学研究所所长,中央宣传部办公厅主任,国家对外文委副主任,中国法学会会长。中国共产党第十三大代表,第七、八届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政协法律委员会副主任。2000年2月离休。现任公安部咨询委员。

  我的日记里记录了与胡耀邦同志的两次谈心,现整理出来以纪念耀邦同志。更多独家请关注:公安部老干部回忆揭秘往事


  当选总书记后的一次谈心

  1980年3月1日,报纸发表了党的十一届五中全会公报。3月2日发表召开十二大的决议,成立中央书记处的决议,公布了书记处成员十一人的简历。这一天是星期日,上午我去看耀邦同志,他正在家里独自一人读《东华录》。我们做了一次长谈,将近两小时。谈兴未尽,我告辞了。这是一次非常有意义的交心之谈,当然主要是他谈的。

  我首先谈到五中全会开得好,公报也写得好。耀邦同志说,这个公报是下了功夫的,在写法上不按议程一项一项地写,而是集中起来写。突出了五中全会的主题,加强党的领导,改善党的领导。公报中,为少奇同志平反占了两大段,篇幅最多。但是并不影响主题,并不使人认为五中全会就是解决少奇同志平反问题。其实五中全会上议论最多的是汪东兴等四位同志的问题,但公报上对四个人的问题就是几句话。本来对汪还可以说得好一些,但他在政治局检查时,总想把总理拉下水,这就不好了。他不听我的意见。总理当时的处境,大家是理解的。

  公报定稿时,已是2月29日晚7时42分,离广播只有18分钟。有人建议推迟发表,这怎么能行呢?已经事先打过招呼,国内外都在等着,不能按时广播,人家会发生各种猜测,说五中全会有分歧啦!公报意见不一致啦!等等。必须按时广播,这是一个战略眼光问题。

  公报一公布,国内外反应非常强烈。总的反应是好的,都认为中国政治局面更稳定了,保证了政策和领导的连续性、稳定性。

  公报一些重要的论点,可以开出若干题目,写一批文章,如不搞终身制等等。宣传部要抓好五中全会的宣传。

  耀邦同志接着说:小平同志的战略眼光是很高的。三中全会,四中全会,五中全会,提前召开十二大。这些重大战略部署都是他提的,抓得很紧。按照小平同志的战略部署,再有三年,即使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有什么三长两短,也不致出什么大问题,政策和领导的连续性就有保证了。三年,经济工作大的发展,也在三年以后。1983年,马克思逝世100周年,我们的情况会比现在更好。我们大家一定要发奋图强,好好干。

  耀邦同志语重心长地说:我们不论在哪里工作,做什么工作,都要力求有所建树。政治上的建树,思想上的建树,理论上的建树,改革上的建树,工作上的建树,总之要有所建树。你在某件事情上提出一个好的意见,做了一件工作,写了一篇文章,起了好的作用,也是一种建树。比如北京市,首都所在,搞好市容的美化,种树、种花、种草,把服务行业搞好,既可美化首都面貌,又可解决就业问题。抓住这一条,带动各方面,也是一种建树。不抓这一条,老是想搞重工业,搞钢铁,搞石油化工,搞得首都污染越来越严重,街道市容越来越脏,社会秩序很乱,就看不到有什么建树。

  耀邦同志接着说:要有建树,就要敢闯。我个人有什么?就是敢闯。小平同志是了解我的。这次要我出来工作,我看至少有三条:第一,我虽然没有他那样高的战略眼光,但是他提出的主张,我能理解,能够跟得上;第二,我能够进行各项组织工作,实现他的战略布局;第三,他知道我这个人是正派的,不搞歪门邪道。

  耀邦同志回忆起过去,说毛主席他老人家也是了解我的,后来对我不满意,生我的气。我在解放后团中央那一段工作,抓的面太宽,经常发急, 没有搞出什么特殊的建树,是我自己不争气。罗(瑞卿)最了解我,他很早就说我是有希望的,贺老总也了解我,甚至林彪也还是看重我的。比较起来,总理不大了解我,先念也不大了解我。谈到罗瑞卿,耀邦同志激动地说,罗是水平很高的,能力很强的。如果罗不死,这次很可能是政治局常委。有罗、赵,我们三个人合作,事情更好做。

  接着我们两人评论起耀邦同志去年一年的几次讲话。耀邦同志说,去年一年,从全国宣传工作会议这一篇算起,再有理论务虚会的两篇,新闻工作会议一篇,上访工作会议上一篇,农村宣传工作会议一篇,再加上中纪委会上一篇,大块文章,大概有九篇,小的讲话不算。中纪委那一篇我讲了中纪委的任务首先要抓政治路线,看你是执行还是违反党的政治路线,这一点是很重要的。生产目的那一篇,讲平衡,还是讲得好的,那是帮助修改加上的。这九篇总有十几万字,其他不算。今年恐怕也要有四、五篇,当了总书记,免不了要讲几篇的。

  耀邦同志说,我的东西,总要讲一点马克思主义基本观点,方法论。要抓住现实存在的问题,把它集中起来,讲点方法论,才能讲得深。

  耀邦同志认为当年多少篇讲话,比较起来,剧本创作座谈会这一篇水平最高。耀邦同志说,这一篇我是用了功夫的,不仅是对文艺,对其他方面也是有影响的,可以发得宽一些,文艺工作者可以人手一篇。这篇东西讲了怎样看待自己,怎样看待阴暗面,也讲了马克思基本观点,方法论。比如讲了思想认识的规律由统一到不统一,又到统一;一致到不一致,又到一致。可以就这些观点写点文章。耀邦同志说,这篇东西文风是好的,一气呵成,没有老套。讲起文风,还是毛主席他老人家的好。你看《论持久战》、《实践论》写得多好呀!又深刻,又生动,简直增减一个字都不行。可惜,到晚年就差了,包括《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问题》的著作,文风也比不上过去,真有些“江郎才尽”了。鲁迅的文风也好,每一个字都是用了功夫的。

  这次五中全会公报,包括去年邓、叶几篇讲话,政治性,思想性、科学性都是好的,但是不够生动。乔木同志现在搞的东西,文风也不如过去,他很注意科学性、逻辑性,但生动性不够。

  社会科学院出那么多刊物,我很少看,或者不看,没有讲出什么东西。我看,说理论,还是数《理论动态》。抓住当前重要问题,理论联系实际。

  现在看,1978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那篇文章,水平并不高。真正有分量的是第二篇《马克思主义的一个基本原则》,是罗瑞卿亲自抓的,是吴江他们起草的,罗改了几遍,给我打过三次电话。当时我的处境有困难,罗挺身而出,这篇文章的影响大。可是吴江他们后来的文章也差了。

  耀邦同志说,过去公安部的东西写的比较好,上中。特点是比较稳定,有些部门也有好东西,但不稳定,有时好,有时又下去了。公安部东西比较稳定,当然也是一分为二,也有些神秘主义。接着又联系到我说,罗同我说过多次,说你是能写东西的,为什么现在不写了?我看你是有思想水平的,有能力的,但是没有搞出应有的成果来,我看你的闯劲不够。

  最后,我们的话题又转到五中全会。我说五中全会是得人心的,中央书记处人选是符合众望的,大家对这个领导班子寄以很大希望。要密切联系群众,要树立新的一代领袖的新风。耀邦同志说,说不上什么领袖。我说这个领袖是复数的。耀邦同志说,我们就是搞集体领导,不搞划圈圈,有事大家商量,就地解决。更多独家请关注:公安部老干部回忆揭秘往事


责任编辑:易立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论坛热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