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公安馆  >  公安钩沉 > 正文

陈老总病中为我写证明

2012年11月13日 08:49    来源:中国警察网   作者:丁兆甲   

  丁兆甲,江苏武进县人,生于1922年12月,1938年在江南参加新四军,长期从事保卫工作,1966年以后的十余年中,屡遭诬陷,备受迫害,1985年离休后,任中国老年书画研究会任常务理事,从事组织书画创作和海内外展览等活动,并创办了“青松书画社”;又参加了“北京新四军暨华中抗日根据地研究会”的学术研究工作,本人(或合作)写有关于陈毅史料,《扬帆冤案始末》《沙氏五兄弟(沙孟海、沙文求、沙文汉、沙文威、沙文同)》等文在海内外刊物登载,1989年执笔整理出版了《扬帆自述》一书。(更多独家请关注:公安部老干部回忆揭秘往事)

  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外交家陈毅元帅逝世已有40周年。陈老总是我最敬爱的良师,是他领我走上了革命的道路,一直关怀着我的成长。在“文化大革命”中,他遭受林彪、“四人帮”的残酷迫害,虽身处逆境,却仍为我出具证明使我获得解脱。这一切,令我终身难忘。

  “文化大革命”初期,我在公安部任十二局副局长,因犯了所谓“窃听器事件”和“隐匿刘少奇材料”等滔天大罪,被打成“黑帮”。专案组对我进行审查,内查外调找不到事实根据。后来,又说我参加革命的历史有假,认为我1938年15岁就参加新四军,而且是直接受陈毅同志领导,是绝对不可能的事,一再要我老实交代。

  我向他们说明:1938年,我在上海住在外婆家补习中学课程,同时入无线电学校学习。期间,接受了抗日思想和革命理论的影响,曾参加一些进步组织活动。当时,我的家乡江苏省武进县的农村己有新四军和抗日游击队在活动,我父亲丁连生和同学陈桂生(曾任新四军营教导员,后英勇牺牲)等,都参加了管文蔚领导的新四军挺进纵队,他们不断来信动员我回去参加抗日。

  1938年10月初,我从上海回到家乡孟河镇。由一位同学领我到距我家5里地的丹北童家桥,找新四军江南挺进纵队管文蔚司令,准备参军。恰逢新四军第一支队陈毅司令员在此,当他听说我是从上海来的时,就和随他同来的黄源(公开身份是中央社和扫荡报记者)主动找我,向我了解沦为“孤岛”后的上海的各种情况,还对我谈了抗战的形势、江南游击战争问题、抗日统一战线和青年问题等,讲了许多我从未听说过的新鲜道理,历时约2个小时,使我思想上深受启迪,同时也产生了对这位曾经留过学的将军的敬佩之情。当他听我说上海有许多青年都想去皖南参加新四军,只是因为路途阻隔有困难时,当即表示要我回上海去动员这些要求参加新四军的青年,按照我这次坐火车回家乡的办法,先找管文蔚司令,再由交通站接送去一支队和皖南军部教导队。并要我以后去一支队找他,还送给我一张他的名片。名片上印着:

  国民革命军陆军新编第四军第一支队司令

  陈毅 仲弘

  四川乐至

  就这样,在陈毅同志的教导下我参加了新四军。

  1939年初,我从上海带着3个青年到了一支队,陈毅司令员将他们转送到皖南军部。他听我说有一位亲戚在国民党的广德县政府任秘书,邀我去那里建电台,便提出让我先去找这个亲戚,了解是否真的要我搞电台?看以后能否建立统一战线的朋友关系。当时我因不了解陈司令的意图而表示不愿去,经过做工作,我才知道,因广德距一支队驻地较近,陈司令希望多建统战朋友关系,是为了有利于开展工作。他说,去后一个时期可以回来谈谈,不愿长期呆也可不再去。这样我就去了广德。去后发现电台机器尚未运到,他们先让我帮助登记收发文件的工作。从中我连续发现了两份国民党敌视新四军的秘密文件:一件是国民党省党部发现延安陕北公学有5位学生派到广德来活动的情报,要当地严加防范:另一件是省党部关于限制防范新四军的若干措施与办法。我看后感到很吃惊:怎么国共合作抗日,国民党却暗中对付新四军呢?我便把这两份文件先藏起来,一面向那位秘书托辞请假暂回上海,带了那两份文件跑回新四军一支队,亲交陈司令。这次在广德只停留了一个月。陈司令对我嘉勉一番,但认为我不宜再回广德去了,便将我留在一支队,在陈司令的直接领导下搞情报联络工作。更多独家请关注:公安部老干部回忆揭秘往事


责任编辑:易立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论坛热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