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公安馆  >  公安钩沉 > 正文

智审敌顽

访北京市公安局老预审员汲潮

2012年11月07日 13:23    来源:中国警察网   作者:叶永烈   

  美国间谍心悦诚服

  一九八○年,北京香山红叶如火,一对美国夫妇来华访问,身分是“友好学者”。男的大高个,大鼻子,六十来岁,名叫黎凯。他的妻子叫黎有恩。他们怀着特殊的感情,重游北京,对新中国说了许多感激的话。他们特别提到了北京一位“留小胡子”的预审员曾给予的帮助。(更多独家请关注:公安部老干部回忆揭秘往事

  往事,仍象刀刻火烙一般,深深地印在他们的脑海之中……

  那是在将近三十年前的一九五一年,抗美援朝的热浪在中国大地上汹涌澎湃。就在这个时候,黎凯夫妇——“燕京大学的研究生”,在北京被捕了。理由很简单,他们犯了间谍罪。

  夫妇俩被押到北京市公安局的预审室。

  负责审理此案的,是一位穿绿布军装的人,胸前挂着“北京市公安局军管会”符号。他,二十八岁,个头高大,似乎浑身有着使不完的劲。他的一对剑眉下转动着一双精明的眼睛,笔直的鼻子下留着小胡子。虽说正是炎夏,他的军装的风纪扣仍扣得紧紧的。他叫汲潮,是北京市公安局预审员。

  黎凯虽已是“阶下囚”,却不失“学者”应有的风度,以傲慢的目光打量着面前这位中国军人,心里想:“哼,中国的土包子!”

  审讯开始了。黎凯竟反问起预审员来:“我究竟犯了什么罪?”

  “你触犯了中国的法律!”面前的这位中国军人,威严地说,每一个字都很有份量。

  “我是研究管子的。管子,你懂不懂?他就是管仲,中国春秋时齐国的宰相。我的妻子是研究鲁迅的。我们都是学者,钻研学问的,哪里会触犯中国的法律?”黎凯用高傲的口气说道,大有“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的冤屈之意。

  想不到,这位“兵”竟请教起“秀才”来:“你既然是研究管子的,请问,什么叫做‘管鲍分金’?”

  黎凯傻眼啦。他张口结舌,答不上来。

  谁知这位“兵”穷追不放:“我想再请教一下,什么叫做‘老马识途’?”

  “秀才”慌了,满头大汗,尴尬不堪。

  “你连‘管鲍分金’、‘老马识途’这些关于管仲的著名典故都说不上来?你连鲍叔牙都不知道?”预审员不慌不忙地点燃了香烟,边抽边说道,“你是研究管子的‘学者’,不懂关于管子的最起码的常识。这只能说明你另有公干!”

  黎凯那嚣张的气焰,被打掉了。他万万没想到,面前的这位“土包子”肚子里倒有墨水——一个穿军装的大学生!

  在审问黎凯的历史时,黎凯又耍花招,说自己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只不过是美国海军中的日语翻译罢了,没干过什么坏事。

  忽然,那位预审员叽哩呱啦地跟他说起日本话来。作为“日语翻译”的黎凯懵了,当场出丑。

  经过这几个回合,就使黎凯“宾服”了。这是一场智慧的较量。

  打开缺口之后,汲潮连续审讯,穷追下去。黎凯和他的妻子慑服了,不得不交代了自己的间谍罪行。在长时间的审讯中,他们从中国预审员那里得到了许多教育。

  一九五五年,黎凯夫妇先后获释,从中国回到美国。他们接受了中国人民的教育,从美国间谍转化为新中国的朋友。夫妇俩回到美国之后,埋头著述,把自己在中国的亲身经历,写成长达二十万言的书,在美国出版。书中,作者感谢中国公安人员使他们“睁开眼睛看中国”,驳斥了一些反动记者就黎凯事件对新中国的恶意诽谤。有人讥笑黎凯夫妇在中国被“洗了脑筋”,他们耸耸肩膀,不以为然。

  二十多个春秋飞掠而过。在这漫长的岁月中,黎凯夫妇一直以友善的态度对待新中国。正因为这样,当他们作为友好学者重访中国时,受到了热情接待。(更多独家请关注:公安部老干部回忆揭秘往事



责任编辑:王玉明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论坛热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