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公安馆  >  公安钩沉 > 正文

走进隐蔽战线

2012年11月05日 15:56    来源:中国警察网   作者:慕丰韵   


作家萧军(右)和萧红(左)曾有一段恋情

  1941年底,我在延安军政学院的学习还没有结束,中央组织部就选调我和王鉴、孙振、刘祥伦、钟永骥等十几位同志到中央社会部西北公学保卫训练班学习保卫工作。(更多独家请关注:公安部老干部回忆揭秘往事)

     一、进入隐蔽战线

  西北公学有两个班:一个班是学习保卫工作的;一个班是学习情报工作的。保卫训练班主要是为八路军、新四军培养锄奸保卫干部,同时也为地方培养锄奸保卫干部。它是中央社会部当时举办的唯一一个锄奸保卫干部训练班,也是中央社会部最早的一个锄奸保卫干部训练班。

  这期训练班共有45名学员。其中男生40名,女生5名。有经过二万五千里长征的老干部,也有刚刚参加革命三、四年的具有一定实践经验经过战火考验的年轻干部。大多数是从军队系统来的,少数是从地方公安机关来的。西北公学校长由中央社会部副部长李克农兼任;副校长是李逸民同志,主持党校工作。秘书长是毛诚同志。

  保卫训练班设在中央社会部驻地——枣园的后沟里。沟的两边是黄土高坡,中间夹着一条弯弯曲曲的小河,由北向南流淌着。在远远的山坡上,有几家农民住的土窑洞,偶尔听到几声鸡叫、羊叫和狗叫,除了这些,什么也听不到,什么也看不到,山沟里非常寂静。

  保卫训练班对外绝对保密。学员不能外出,不能向外写信,也不能同任何人讲住在哪里。学员们只能在沟里活动。我本来就不愿意脱军装,不愿意离开部队,不愿意留在后方,保卫训练班这股神秘之风,更增加了我思想上的疑虑。此时,班主任王延连找我谈心,强调了保卫工作的重要性,要我安心学习。当时我脑子里斗争很激烈,想回部队,又不可能,怎么办呢?思前想后,还是党的原则战胜了自己,“遵守党的纪律,个人服从组织”。不安的心,慢慢平静下来了,开始了新的学习。

  1942年1月,训练班正式开课。当时的中央社会部部长康生讲了第一课《特别工作建设》,这是重点业务课。在这一课里讲了情报保卫工作的基本原则、思想修养、历史情况和有关概念。谭政文同志讲《审讯学》。陈龙、周毅然、王再天、解方、匡亚民等同志作了日本问题、国民党各派系情况介绍。学习内容很新鲜也很丰富。

  训练班没有教室。上课是在住地山坡下小河旁边一块稍微平坦的土地上。一排窑洞,白天读书,晚上睡觉。每人每天一斤三两小米、五钱油、五钱盐,一个月吃一次肉,一次馒头,山药蛋熬汤。菜不够吃,有的同志给炊事员提建议,让他在山药蛋熬汤里多加两瓢水,多放一把盐。这种艰苦的生活,直到开展了大生产运动后,才逐渐有所改善。

  在训练班学习的同志,都是20岁左右的年轻人,开始都过不惯这种寂寞单调的生活,吃了晚饭后,每人手中提着一根从山上砍下来的木棍子,三三两两的、说说笑笑地沿着小河向山沟里去,一边散步,一边哼着革命歌曲,沉闷的空气随着歌声、笑声被抛到九霄云外。回到窑洞里,有的同志还要操起胡琴和喜爱京剧的同志再来上一段西皮二黄。后来,慢慢也就习惯了。更多独家请关注:公安部老干部回忆揭秘往事


责任编辑:易立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