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公安馆  >  公安钩沉 > 正文

罗瑞卿评点公安宣传工作

2012年10月16日 15:08    来源:中国警察网   作者:汪文风   


罗瑞卿(资料图)

  五十年代在公安部院内,每当罗瑞卿同志在近距离遇到我时,总要笑一笑,点点头,甚至说:“小记者,有空来扯一扯”。但我毕竟没有找他去扯一扯,我有些怯阵:他是堂堂国务院副总理,国务院一办主任,公安部部长,大将;而我,虽说有的人称记者是“无冕之王”,但归根究底只是一个二十多岁的一般干部。再者,几年的公安报道,包括误餐、出差的报销,与下面公安机关的联系,出入证件等事项,宣传室都事先为我办得妥妥当当了,似乎也没有碰到过需直接找罗瑞卿同志才能解决的问题。

  在与罗瑞卿同志的接触中,我感到他对我们这种小字辈格外亲切,而对一办、公安部的一些领导同志,反而很严厉。他经常关照我们这些小字辈,五十年代召开全国公安民警模范代表会议,在大会结束会餐时,他还专门向我们敬酒。有一次,毛主席等中央领导同志在中南海接见全国公安、检查、司法干部会议代表,在毛主席等中央首长和会议代表照相时,罗瑞卿同志看到作为记者参加会议的我,他马上把我拉到离毛主席最近的位置。

  五十年代,随着学习苏联的趋势,有关领导曾主张像苏联那样,把《光明日报》办成政府的机关报,因此,报纸加强了政法工作的报道。《光明日报》社副总编辑高丽生,专门带我到公安部政治部进行了联系。之后,作为《光明日报》驻公安部的记者,我主要从事公安工作的新闻报道。所以,在一办、在公安部,我听过罗瑞卿同志的多次讲话和报告。他总是反复宣传:

  “保卫工作十分重要,必须尽力加强之。”

  “对敌要狠,对人民内部要和。”

  “提高警惕,肃清一切特务分子;防止偏差,不要冤枉一个好人。”

  “公安民警是敌人的死敌,是人民群众的儿子。”

  我认为,他是无比忠诚地力求使毛主席的保卫工作思想、理论、指示、政策得以实现的。

  罗瑞卿同志对新闻报道很有见解。他认为对敌斗争的新闻,尤其是在国际上具有影响的,处理一定要快,要赶在敌人报道之前。你慢了,人家造谣弄在前面了,你费很大的力气,都难以把先入为主的东西扭转过来。

  有一次,罗瑞卿说:“那个美国的《纽约时报》,给我画了一张大大的漫画,画了一个歪嘴巴,画得很难看。我们这些人,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在对敌斗争中挨了一枪,把嘴巴打歪了,这是光荣的嘛!有什么值得挖苦的!漫画的题材都找错了。”

  他的话逗得全场大笑,但他却不笑,他是在鄙视敌对势力的诬蔑,严肃地进行批判。

  “肃反”运动开始时,提出了两个案例,以兹发动。 一个是“李万铭案”。李万铭原是国民党的一个下级军官,解放后,采取私刻公章、伪造证件、招摇撞骗、装腔作势的手段,蒙骗了我们农业部人事部门的官僚主义,冒充我军的战斗英雄、高级干部,甚至作为出国的代表,混到国外活动。其实,当时发现类似李万铭的案件,还有许多起。所以说敌人钻进我们的心脏里面来了,是有根据的。为了从思想上教育我们的干部提高警惕,在罗瑞卿同志的号召下,著名作家老舍先生写了话剧《西望长安》。罗瑞卿同志还亲自组织了在报纸上对公安保卫工作的通讯报道。我记得在李万铭案件揭发以后,罗瑞卿同志严厉地批评了有关部门的官僚主义,有的同志还不服气,辨解说什么当时需要干部,对李万铭的假证件,就相信了。罗瑞卿同志对这种说法很生气,他说:“你没有干部,你就到大街上去拉嘛。大街上绝大多数都是劳动群众,拉来总比一个政治骗子好么!”诚然,这也是极而言之的气头话。另一个是“胡风案件”,把意识形态上的问题,错弄成政治问题了,这是大家都知道的原因。当然公安工作方面,也有一定责任。

  当时对于公安工作的宣传报道,从公安部领导到《光明日报》社领导,是十分重视的。选题、采访(包括记者也参加某个重大案件的预审)、主题思想、谋篇布局等各个具体环节上,都经过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反复研究:怎么符合实际,怎么体现首恶必办、教育挽救绝大多数的政策。稿件写好以后,先是在公安部宣传室逐段斟酌,修改成文,大家都没有异议了,才送到《光明日报》社,再度研究修改,然后才打出小样,送罗瑞卿同志审阅。罗瑞卿同志审阅小样,不是只签个字、划个日期就算完事,而是认真地阅读,他既注重主题思想的发挥,又注重文字表述的恰当,改得较多,甚至标点符号用得不准确的,他也改过来。这样一来,不仅使我本人看熟了罗瑞卿同志那流利的行书,甚至连《光明日报》社的编辑、校对人员,也认识了罗瑞卿同志的行书字体。

  有一次,蒋介石在台湾的保密局长毛人凤,经过亲自谈话接见后,派周 宝、林邦者、潘舟弘等一批特务、海匪,组成“刮苍山行动队”,在浙江温州梅沃登陆,妄图建立浙江与台湾之间的所谓“交通船”,对大陆进行捣乱破坏。这伙特务被我边防军民一举抓获。我和公安部的有关同志,是迎着敌人赶赴浙江参加预审的。事后,在宣传室主任陆石、副主任赵明等同志的帮助下,以我的名义写出了《刮苍山行动队爬上海岸以后……》的长篇通讯,报导了此事。这个通讯发表以后,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反响,群众对我公安机关捕捉特务非常拥护。但也有人说,文章的细节写得太多了,不大像新闻通讯,有文艺作品的味道。我把这些意见告诉了陆石同志。陆石后来对我说,罗瑞卿同志就不同意这个意见。罗瑞卿同志说,难道文章非要写得干巴巴的才好么!

  精彩推荐:

     “80济南最帅交警张斌

      中国大多作家收入不如白领 落魄时有人乞讨

      情迷诺贝尔奖:华人与诺奖的百年不解之缘

    法医网络小说《尸语者》受热捧 揭秘公安厅法医禁忌档案

   史上最早的通缉令:朱元璋岳飞难逃法网
   
   两弹一星谜团:一夜间神秘失踪的兵团


责任编辑:易立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