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公安馆  >  公安钩沉 > 正文

深切怀念老首长李广祥

2012年08月28日 08:46    来源:中国警察网   作者:孙洪林 朱东辰 赵世华 覃叔明 王晓明   

      更多独家揭秘请关注中国警察网-文化频道:老公安的回忆

  李广祥同志,1917年7月出生于山西省文水县。1937年10月参加八路军115师干部学校,后转入八路军总部随营学校(洛川抗大六大队)学习。1938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抗大六大队第一支队区队长、支部保卫委员,抗大一分校第四营特派干事、锄奸科科员。晋城游击第二大队大队长,十八集团军野战政治部保卫部科员、部员、侦察队长,晋冀鲁豫军区保卫部二科科长,华北局社会部二室副主任、二处处长,北平市公安局二处副处长、中南海政协警卫处副处长,中央公安部一局一处处长、副局长、二局局长,广州市委常委、副市长、市委政法委员会主任兼市公安局局长,广东省公安局副局长,广东省委政法委员会副主任,公安部一局局长,公安部党组副书记、副部长。

  李广祥同志,既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公安战线的优秀领导干部,又是集真、草、隶、篆于一身,对中国书法艺术颇有造诣的著名书法家。我们几个人先后在李广祥同志身边工作了多年,耳闻目睹了他对公安工作付出的辛劳,对党、对人民的无限忠诚。特撰写此文,深情地怀念我们的老首长。

  一、破获国民党特务行刺毛主席案件

  1949年7月1日,是中国共产党成立28周年纪念日,居住在北京西山“双清别墅”的毛泽东主席决定在北京先农坛召开党的生日集会上发表“论人民民主专政”的讲话。参加这次集会的有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人民团体、人民解放军、各地区、各民族以及海外的华侨代表600多人,可谓是一次盛大的集会。

  毛泽东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入城前一直住在北京风景秀丽的西山。从西山到先农坛有相当一段距离,安全保卫工作面临着十分复杂的局面。国民党在台湾的国防部、保密局得到这一消息后,迅即指派保密局特务崔铎潜入北京,执行刺杀任务。天津市公安局得到这一情报,政保处长阎铁立即向公安部报告。

  公安部接到报告后,立即决定:一、积极组织力量搜捕刺客;二、严密做好大会的安全警卫工作。事关重大,十万火急,因为离党的28岁生日仅有3天了。

  崔铎曾是国民党保密局恶名昭著特务段云鹏的徒弟。段云鹏师承清末有名的武侠“燕子李三”。后来,段云鹏被国民党保密局收买,曾在国统区破坏我电台,暗杀过共产党地下党员。他培养的这个徒弟崔铎,外号就叫“飞贼”,也叫“赛金豹”,不但杀人成性,凶狠毒辣,而且武艺高强,能飞檐走壁,双手打枪百发百中。崔铎此次潜入大陆前,已接二连三在香港暗杀中共地下党工作者和进步人士。

  杨奇清副部长当时兼任公安部政治保卫局局长,他立即责令侦察处长李广祥负责大会的保卫任务。

  李广祥处长授命后,向侦察科科长曹纯之、副科长成润之等传达命令:“此次保卫‘七一’集会,责任重大。我命令一队负责中南海及新华门至前门一带的安全;二队负责前门至先农坛一路的安全”。李广祥处长又加强语气说:“从天津得到的情报,刺客已潜入北京,主要任务是行刺毛主席。”

  听了这句话,曹纯之、成润之倒吸了一口凉气。军令如山,决无戏言。一定要保证毛主席的绝对安全,

  听完李广祥处长下达的命令,曹纯之、成润之齐声达到:“请处长放心,绝对保证毛主席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安全。”

  “好!大家一起行动,抓紧时间,现在离‘七一’会议只有72小时。” 李广祥处长结束了与曹纯之、成润之的谈话。

  经实地勘查后,发现从中南海到前门,基本上都是开阔地带,容易警戒。而从前门至先农坛不仅路线长,而且流动人口多,繁华的商业区两边的小胡同数不胜数,大街两旁的商铺林立,处处便于隐藏,环境十分复杂。这样会给保卫工作带来了很大的困难。

  据分析,前门至先农坛,如果要布置暗哨,最少也要一个团的兵力,即使可以这样,如果刺客从楼房的窗户里向街上射击行刺,这怎么办?我们不可能每个楼上每个窗户都设一个警卫实施警戒吧!这样干也是防不胜防啊!

  于是,李广祥处长再次召集大家分析情况。侦察科长曹纯之首先发言提出:“这样重大的保卫任务,绝对不能实行消极防御的战术,我们要主动出击,依靠群众,依靠情报,要做好防范的工作,更重要的是要迅速的挖出敌人!”稍后,曹科长又胸有成竹的提出了自己的想法:第一,发动前门外五个公安分局的侦察科,动员所有的力量投入到保卫“七一”的战斗中来。首要任务就是严格控制嫌疑分子,若有无法控制的重点嫌疑分子一律采取临时保安措施,拘留到“七一”后在释放。第二,依靠治安科结合街道治安组,组织管好临时流动人口。任务是及时发现来历不明,证件手续不合的可疑人员通报侦察科参考。对临时户口中的可疑人员无法控制的也要采取保安措施,令“七一”前离开北京或拘留一日。凡是对临时拘留的人员,统一交分局局长核实批准,以免扰民。第三,公安部侦察力量动员所有特情人员及一切可用力量,重点发现从外地来京的特嫌分子和在逃特务。

  成润之副科长听后说:“好,这样我们就可以外松、内紧地把整个前门外的侦察力量,治安力量都调动起来了。另外立即通知中央警卫部队,在“七一”大会护送毛主席的时候,三辆轿车高速行驶,不断改变行车次序,同时要严格交通。

  李广祥处长听完大家的情况分析和提出的应采取的一些措施。说:“好!有气魄,有胆识,表现出满意的神色。”并对大家提出了具体要求,严肃的说:“时间短,只有72小时,任务重,很艰巨,但一定要完成,他关系到我们国家的命运。立即按计划行动。”

  正在紧张的侦察过程中,天津市公安局又传来情报。阎铁处长来电报告;据线人透露,最近从台湾潜入大陆的特务崔铎住在前门外街,与外界无任何联络。

  得到这一情报,李广祥处长召集侦察科长曹纯之、副科长成润之到办公室,将此情况作更一步的分析,三人一致认为此人十分可疑。来的时间,居住的地点,行为动向基本与刺客一致。决定将此人列入重点嫌疑人,并开展深入调查。

  成润之火速带领侦察小组去前门外大街道办事处进行考证。从临时户口里的登记上看,此人伪装成从香港来京做丝绸生意的商人,但从不外出和任何人联系,这更进一步证明了天津方面提供情报的可靠性。

  经过跟踪侦察,成润之向李广祥处长、曹纯之科长作详细汇报:“此人来京5天,没发现其他同伙。来京只有一两个晚上去南城杨柳巷进行活动,据查实此处为暗娼点,白天潜伏在家。现在崔铎正在住处睡午觉。地形地势以及周围社会环境都已勘察清楚。”

  李广祥处长听了详细侦察汇报,心情非常高兴。曹纯之科长也按不住喜悦的心情,用力一拍桌子说;“对号入座了,就是他!”此时李广祥处长立即命令:“曹科长你科放弃其他一般嫌疑分子,立刻逮捕重大嫌疑犯阎铎。这个重任就交给你们小组了,并嘱咐要挑选精干力量,做到万无一失。”

  曹纯之领命回来,将负责前门行动的侦察员王义庆召回办公室,说:“组织侦察队员逮捕崔铎。”王义庆听后脸上漏出为难表情说;“科长,这个任务我们这个小组恐怕完成不了”。这并不是王义庆有为难情绪。只因为崔铎是被神化了的特务,这情况所有的侦察员都了解,他就像“燕子李三”一样可以飞檐走壁,日行千里,夜行八百。听了这话,曹科长认为侦察员有此顾虑不足为奇。老曹用和蔼可亲的口吻鼓励大家的情绪:“不要怕,我和你们一快去,还有李广祥处长亲自指挥这场战斗,挑选出精干的侦察员,我们要亲自实践一下火力控制加政治攻势的逮捕方法。我相信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侦察员能够对付他国民党特务崔铎。”

  崔铎的住处在繁华的商业中心,它是闹中取静,独门独院,是一座典型的四合院,院里优雅别致。原来是一个做绸缎生意的大商人住宅,后来大商人到南洋经商,将此院出卖,被崔铎的一个亲戚以重金买下,作为仓储之用。

  据侦察,院内只住崔铎一人在北房,东、西房空着,他平时连屋都不出,院子里人不响鸟不惊,就像断了烟火似的。些情况都在侦察人员的掌握中。

  在行动前,李广祥处长与曹纯之和成润之对行动方案进行了具体研究,制定出了一套完整的行动计划。

  侦察人员按各自的分工到位后,立刻控制了附近的交通要道,防止万一。

  李广祥处长一声行动,曹纯之科长立即指挥侦察员敏捷地登上北房、西房房顶,找好自己的有利地形,控制火力点,自己和侦察人员王福一起跃上门楼,按计划所有的侦察人员控制好自己的有利火力点后,曹纯之科长令一侦察员用力往北房门口扔了两个石头块,以便惊动崔铎,让他出门,然后屋上的侦察人员飞身而下,来个恶虎扑食,将其擒获。

  此时的崔铎正在酣睡,听见外面的响声后,老奸巨猾的崔铎,顿时警觉起来,穿好衣服,但他没有马上暴露自己从屋里出来,而是稍等片刻,用凉衣杆轻轻掀起一点窗帘角,用镜子的反射来窥视院子里的情况。

  崔铎的这一举动,被细心的曹纯之看的一清二楚,暗地里想,崔铎果然名不虚传,确实是经过训练过的,而且十分的老练巨猾。但是必须要想办法让他出屋,不能在这里与他打持久战,要发挥我们的优势。

  此时,曹纯之请示李广祥处长,下一步怎么办?李广祥立即授意老曹拿起话筒向其喊话,曹纯之接过侦察员递来的铁喇叭筒子喊话:“崔铎,你听着!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侦查科曹纯之,我的任务就是来抓你崔铎的,经过我们的了解,知道你的武功很高,枪法很准,也知道你此行的目的。告诉你我也是行武出身,弹不虚发的神枪手,望你能丢下任何幻想,向人民认罪。因为你周围已埋伏着几十名侦察人员,他们个个都身手不凡。你已跑不了啦!如果要负隅顽抗,我们会将你当场击毙!”

  但狡猾的崔铎仍不露面。

  李广祥处长又让曹纯之继续喊话:“你要是主动投降,还可以争取宽大处理,共产党的政策是一视同仁,你应该相信!”

  从未经过这种政治攻势加火力控制的崔铎,一时不知如何是好。暗想,难得来大陆,真的要一去不回了?他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哗啦”一声,将盒子枪子弹上膛。刚才下午还在安排明天的行动计划,“七一”假装成一个小商贩,等毛主席一行车队通过前门大街时,先制造爆炸事件,趁混乱中借机行刺毛泽东。可现在,大陆共产党的侦察员竞如同天降,将自己重重包围了。接着便从窗户将两把盒子枪扔了出去,伪装表示投降。侦察员小王机从屋顶跳下实施抓捕。

  不料,小王刚落地,崔铎便从屋内“砰砰”开了枪,由于小王的机警加上射击角度的限制,没有击中小王。

  见崔铎敢于负隅顽抗。在这紧要关头,李广祥处长一声令下:向屋内进行射击创造行动机会将其抓获,几名侦察员同时枪声响起,“嗖嗖”的子弹打在门框、屋顶,把瓦片打得纷纷落地。一时寂静的院内枪声大作,从不同角度“嗖嗖”的子弹射向屋内。

  曹纯之利用这一机会,让北屋顶上的侦察员李玉核从房顶的烟囱里丢下两块大石头,“咚咚”两声巨响。就像地震一样,吓得崔铎晕头转向。就在这时,曹纯之带领几个侦察员破门而入,惊魂未定的崔铎来不及反抗,就被几名侦察员将双手死死地掐住,并解下他的枪。接着,从他的卧室枕头下搜出了受国民党保密局知识活动的伪造证件以及活动经费等证据。这次逮捕行动很顺利,未有一人伤亡。

  崔铎被捕后十分恼怒,认为自己有一身功夫,很顽固地说:“你们共产党要不使用阴谋诡计,休想抓我。”

  曹纯之会意地看了一眼李广祥处长,反唇相机地说:“这不是阴谋诡计,而是暗施小计,你就成了我们的阶下囚。”

  在审讯崔铎的过程中,崔铎十分顽固,并对预审人员说:“你们共产党等着吧,不出3个月,蒋委员长的军队就会攻打过来,到时候,你们就得乘乘的把北京让出来”.预审人员义正严词地对他说:“那就在梦里去等,现实中永远不可能。”

  经审讯证实,国民党保密局派他来北京的任务,就是“七一”刺杀毛泽东主席。这场隐蔽战线上的战斗从立案侦察到破案,将犯罪嫌疑人抓捕归案只用了不到三天的时间。这一案件的侦破给国民党保密局特务头子毛人凤予以沉重的打击,给年轻的中国侦察员极大的激励,为今后的侦察工作起到了鼓舞作用。

  1949年7月1日,先农坛庆祝党的生日大会按时召开,毛主席在大会上发表了“论人民民主专政”的重要讲话。


责任编辑:易立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