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公安馆  >  公安钩沉 > 正文

从艰险中走过来的周总理

2012年08月07日 09:09    来源:中国警察网   作者:成元功   

  [作者简历] 成元功,男,1925年9月出生于山西省文水县。1940年4月参加革命工作,1944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战士、警卫员,1945年8月担任周恩来副主席警卫员。建国后任周恩来总理卫士长,中央办公厅警卫局警卫处副处长,中央办公厅机要交通局副局长,公安部警卫局副局长。1987年2月离休。

    更多独家揭秘请关注中国警察网-文化频道:老公安的回忆

  周恩来同志是中国共产党第一代杰出的领导人之一,是誉满中外的政治家、军事家、外交家,是建党、建军、建国的创始人之一。他革命一生,多次遭遇惊险危难,但他有坚定的信念、高尚的品格、超凡的智慧、渊博的知识、灵巧的斗争艺术。在危险局势面前,他总是以大无畏的气概,临危不惧,临难不苟,处险不惊,舍己救人,常常勇敢沉着地化险为夷、转危为安。周恩来同志在一生的革命活动中,所遇险境达20多次。

  我是1945年被组织上派到周恩来同志身边作警卫工作的,后来担任他的卫士长。在周恩来同志身边工作多年,我把自己耳闻目睹和亲身经历的周恩来同志几次险遭不测、化险为夷的经过写出来,使我们公安系统的同志们引以借鉴。

  一、周恩来断臂事故纪实

  在人们的印象中,周恩来同志无论是走路、和人谈话、在大会小会上做报告,或是看书看报、阅批文件和做其他别的什么事情,他的右臂总是弯曲在身前,人们早已看习惯了,总认为这是他的习惯,是构成这位伟大人物特有风度的特征之一,就像列宁总是把两手插进坎肩的衣袋里,斯大林总是用手捏着他那个烟斗一样。倘若有哪位画师或演员,在为他绘像或扮演他的时候,不是将右臂弯曲在身前,而是伸直,人们一定站出来挑剔指责,说他们没有抓住这个构成他特有风度的主要特征,画得和扮演得不像。对于周恩来同志为什么不能把右臂伸直,人们却从不过问,当然也不会有人追问他的右臂是怎样致残的,为什么没有医治复原。

  我这样说,并非夸大。作为他身边的警卫人员,我是1945年被组织上派到他身边工作的,几十年来,有成百的人在他身边工作过,他们谁也没能弄清楚他的右臂被搞成现在这个样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至于我,是到1977年才偶然知道的。

  1977年,也就是周恩来同志逝世一年以后,我听到一个传闻,说他的右臂致残是当年在延安被江青害的。这是我到周恩来同志身边工作30多年来第一次听到他右臂致残跟江青有关。很奇怪,为什么几十年来我们竟然一点信息都不知?这右臂致残的事,终于水落石出。时间漫长而久远,我感到有些事件被湮没得愈深愈久,一旦被发现,反而使人感到愈新奇愈珍贵。下边,我按“无端之祸”、“无奈之残”、“无言之苦”“无谱之歌”四部分把事实真像写出来。

  (一)无端之祸

  大凡去过延安的人,都知道城下有一条延河。延河的水不深流不急,一年四季部可以涉渡。但是人们却很少知道它有个怪脾气:夏季往往在天气晴朗的日子里,人们正裸膝涉渡,突然间会出现山洪,滚滚而来将人卷走,带进黄河。这是因为上游某个地方突降倾盆大雨而形成的奇怪现象。

  1939年7月10日这天下午,革命圣地延安城烈日当空。中央党校忽然像山洪暴发般的传出消息:周副主席在骑马过河来党校的路上受伤了!人们听到这个消息,不由抽紧了心,神秘地互相悄悄地传告着。在战争年代,每逢我们遭受到意外损失的时候,大家的心都是揪着。他们谁都想了解究竟是怎么回事,但谁又说不清楚。于是纷纷猜测,私下议论:

  ——遭到了特务、汉奸的刺击?

  ——骑的是一匹犟马?

  ——我们党和红军的领导人,从来还没出过这么大事故,枪林弹雨都闯过来了……

  中央党校高级班(在这个班学习的都是团级以上的干部)的学员更是后悔不迭。有的说今天不该请周副主席来做报告;有的说既然山洪下未了,汽车过不来,就改个日子算了,何必骑马来,畜牲这东西最容易出事;有的说得用马鞭子狠狠地把那匹马抽一顿,好好教训它;也有的说干脆把那匹马宰掉,免得以后再出事。

  中央党校学员们有个传统的老习惯,每隔一个时期或每逢遇到一些难以解决的问题,便提出请中央领导人或直接点名请某位领导人到校,给他们做报告或解答。

  当时正是抗日战争的第三年,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顽固派公然搞起投日反共活动,在秘密颁发了几个内部文件之后,又公然制造了多起反共惨案。抗日征途,风雨如晦。面对当前局势的迷惘,党校高级班的学员提出请毛主席去给他们作报告,指点迷津。不料这天毛主席赶上有事去不了,便请周副主席代他去讲,说:“对于这些事,你讲得比我好。”

  周副主席是刚从大后方回来的,党校高级班的学员一听周副主席要给他们做报告,良机难逢,自然欣喜万分,一个个翘首以望。谁知盼来的周副主席,此时却因右臂骨折躺在党校大门口的会客室里。他们自然后悔不迭,心乱如麻,恨下能以自己的伤痛来代替周副主席的伤痛。

  周副主席是这年6月上旬,从抗战时期国民党政府的陪都重庆乘汽车出发,盘山绕水,晓行夜宿,赶回延安来参加中央政治局会议的。回来后往在延安杨家岭毛主席院旁的窑洞里。这次中央政治局会议原定四月间召开,因那时候周副主席代表中央正在皖南新四军军部等地研究新四军的军事战略方针问题,敦促新四军的领导项英贯彻中央向敌后发展的指示,未能归来,所以推迟到现在。

  周副主席躺在党校,毛主席还不知道。最着急是陪同周副主席到党校去的王来音和蒋泽民。

  王来音是毛主席警卫班的警卫员,他的专职是负责料理毛主席的生活和管理毛主席居住的两孔窑洞。毛主席对这个18岁的陇东娃娃很满意。这次周副主席回到延安,身边只带了刘久洲一个副官,这时又放了他的假,没有住在这里。毛主席见周副主席生活没人照料,便对王来音说:“你认识周副主席吗?”

  周副主席,过去王来音从未见过。这次他回来就住在毛主席院旁的窑洞里,他从大后方回来穿得洋气些,先一天他到毛主席这里来时,王来音给他递过茶水,自然认得,便认真做了回答。

  毛主席向王来音交代:周副主席从重庆回来开会没人照料,派你去招呼他的生活,缺什么东西你就去领,一定要照顾好。我这里的事从今天起你就不用管了,等周副主席回重庆之后你再回这里来。你的工作,警卫班会派人来顶替。

  就这样,王来音来到了周副主席身旁。

  10日那天下午,王来音通知汽车司机送周主席去党校。司机说延河正在发大水过不去。中央党校在延河的对岸,从杨家岭去中央党校必须通过延河。那时河上没有桥,车辆行人都是涉水而过。毛主席听说河里涨水,就叫王来音去探水势,看汽车能不能开过去。王来音赶到河边一看,浑浊的山洪滚滚而下,河中央平时裸露着的几块大石头都已淹没在水下了,汽车根本过不去,骑马倒可以涉过。毛主席就叫王来音把他的大青马牵给周副主席。

  这匹大青马曾经跟毛主席进行过长征,稳当可靠,爬山涉水又是老资格,有经验,所以毛主席叫王来音把这匹大青马牵给周副主席骑坐,同时又派他的警卫参谋蒋泽民随行。当时一同去的,还有一个地位特殊的人物,这便是毛主席的爱人(爱人是那时解放区对妻子独有的称谓)江青。这时她正在马列学院学习,听说周副主席要去党校高级班作大报告,就要求去听。毛主席告诉她:“你条件不够(高级干部)嘛?不同意她去,但她还是跟着去了,她骑的是警卫员的马。

  王来音牵着周副主席的马,涉过齐腰深的洪水,上了岸,正在河滩上穿衣服和鞋的时候,江青忽然心血来潮,打马急奔,向着山坡小路跑去。

  大青马和江青骑的马原本是一对,江青的马一跑,大青马也跟着跑去。跑着跑着,突然从附近农户窜出一条狗。这未见过世面的狗,一见江青的马,便吠叫着扑过来。江青见状惊慌失措,拨马就逃。田埂小路又窄又弯,哪里容得下两匹马?她的马一下撞到周副主席的大青马上,周副主席连人带马一晃,一头从马背摔下来,摔了个臂折肉伤。

  周副主席受伤,自然要向毛主席报告。这是王、蒋两人分内之事。但他们却十分为难,因为江青这个地位特殊的人物夹在这个中间,要报不敢,不报又不成。还是按原则办事,由王来音骑马回杨家岭如实报告了毛主席。毛主席听后很着急,在院子里转来转去,一面叫他的秘书叶子龙和他一同去党校看望料理,一面对江青发火:“你出什么风头!你耽误了多少大事……”

  江青自知理亏,远远躲开,以后好长时间都不敢回杨家岭见毛主席。

  刘久洲是个倒霉的警卫员,人命关天的大事又一次出在他的身旁。前年(1937年)5月,他随周副主席乘一辆大卡车去西安,在延安以南的劳山山隘,遭到土匪的伏击,司机牺牲,随行人员伤亡数十人,他身中二弹,幸好周副主席未出三长两短。这次,他听说周副主席身受重伤躺在党校,将信将疑,连走带跑赶到党校会客室。从人群中挤到周副主席跟前,见周副主席右臂肿得碗口那么粗,流着鲜血,浑身汗透,强忍剧痛,很悔恨自己放假外出没有跟着,要不然也许会像在劳山山隘遭到土匪伏击一样大难得以幸免。

  山洪来得猛退得也快,周副主席乘汽车回到了杨家岭。窑洞虽说有冬暖夏凉的优越性,但这时候令人感到特别的闷热。

  周副主席受伤的消息很快传遍了延安城。

  当时的延安城实际上已不具有城的形象。这座历史上有名的北方重镇,1937年党中央进驻,再度繁荣起来,成为抗战的中心。1938年底就遭到了日本鬼子飞机不断的狂轰滥炸,店铺房屋被夷平,只剩下凤凰山上那道蜿蜒的城墙空围着一片瓦砾场了。党中央各部门不得不分散在许许多多小山沟里。辟窑为居。党中央搬到这杨家岭的山坡上来住。虽说那时延安消息传递还处在鸡毛信时期,但是各部门的领导人和周副主席的老战友,还是很快知道了周副主席不幸受伤的消息,一个个先后亲自赶来登门看望。周副主席虽然伤痛很厉害,还是强忍着一个一个接待他们。对他们说:是他骑马去党校,过河以后马一失蹄跌倒一个大坑里面,摔下来,右胳膊肘杵到了地上。医生已经治了,不要紧的,很快会好的,请放心吧!他们虽然相信周副主席的话,甚至有人说那条路上确实有日本飞机扔炸弹时留下的坑,但是仍搬不掉压在他们心头的那块沉重的大石头。他们严肃地要求中央教导大队(即中央警卫团),认真吸取教训。据王来音回忆说。“随后,中央教导大队领导向我们下了指示:从今以后,首长骑马不论走路过河。警卫员必须牵马走!”


责任编辑:易立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论坛热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