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公安馆  >  公安钩沉 > 正文

“胡风案件”的前前后后

2012年05月28日 09:04    来源:中国警察网   作者:孙振   


胡风夫妻(资料图)

  作者简历

  孙振,男,1916年3月5日出生于山东省淄博市。1937年3月参加革命工作,1938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宣传员、组织股长、副教导员。1940年入延安军政学院学习。1941年12月入中央社会部西北公学保卫干部训练班学习。曾任中央社会部研究科科员、二室副主任。建国后,任公安部一局二处处长,文化保卫局副局长,办公厅副主任兼中央保密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内部肃反中央十人小组办公室副主任,中央监委驻公安部监察组副组长,公安部干校党委书记,经济保卫局局长,公安部党组成员,公安部咨询委员会副主任。1983年离休(副部级待遇)。现任公安部咨询委员。

  1955年,我在公安部文化保卫局任副局长。中央调我参加胡风专案办公室的工作。因为事先我们对文艺界的情况不甚了解,对“胡风案件”的发生觉得很突然。同年7月,中央决定开展内部肃反运动,我又被调到中央十人小组办公室工作。粉碎“四人帮”后,1979年胡风提出申诉,陈云同志批示由公安部复查,我当时任二局局长,也负责文化保卫方面的工作,我又参加了对“胡风案件”的复查,直到此案的彻底平反。“胡风案件”是全国性的一起大冤案,是解放后涉及人数最多,影响最大的案件。作为此案的参与者,现将“胡风案件”的发现、揭露、清查、处理、复查平反的全过程介绍出来,供同志们参阅。

  胡风,原名张光人,又名古因、谷音。1902年生,湖北靳春县人。大革命时参加过共青团,后失去联系。1929年赴日本留学,参加过左翼文化活动。1932年参加日本共产党,第二年被日本警察逮捕,后被驱逐回国。在上海,他参加了左翼文化活动,曾任“左联”宣传部长、常委书记。在抗战期间在重庆出版了《七月》、《希望》文艺刊物。1949年同一批党外人士从香港到华北解放区。解放后出席第一次文代会,任中国作家协会理事、全国人大代表。平反后任全国政协委员,文化部、中国艺术研究院顾问。1985年9月8日在北京逝世,享年83岁。

  一、揭露“胡风反革命集团”的经过

  1955年对“胡风反革命集团”的发现与揭露,是有复杂的历史过程。早在四十年代,在重庆文艺界一些进步作家就对胡风的文艺思想在报刊上进行过批评,但胡风对此一直不满,对批判他的作家持敌视态度,矛盾本来就很尖锐。1954年7月,胡风写出了《关于几年来文艺实践情况的报告》(简称《报告》),经国务院文教委员会转呈中央政治局毛泽东主席、刘少奇副主席和周恩来总理,即三十万言上书。同年12月,毛泽东决定将《报告》中关于文艺思想和组织领导部分,连同林默涵写的《胡风反马克思主义的文艺思想》、何其芳写的《现实主义的路还是反现实主义的路》两篇批判胡的文章印成专册,随《文艺报》附发,供读者研究。毛泽东亲自修改作协主席团写的《卷头语》,明确指出:

  “胡风这个《报告》涉及当前的文艺运动的重要问题,主要是针对着林默涵、何其芳批判胡风的资产阶段文艺思想而作的反批判”。

  “希望文艺界和《文艺报》的读者群众公开讨论,然后根据讨论的结果做出适当结论”。

  1955年1月21日,中共中央批发了《中央宣传部关于开展批判胡风文艺思想报告的指示》,此后全国报刊展开了对胡风文艺思想的批判。在此情况下,胡风写了《我的自我批判》,要求在报刊上发表。

  1955年5月上旬,周扬同志准备在《文艺报》上加按语发表舒芜同志揭发《关于胡风宗派活动的一些材料》并附有舒芜交出胡风过去给他的一批信件以及胡风的《我的自我批判》送毛泽东审阅。毛泽东认为问题严重,把胡风等人的来往活动提升为反党集团的活动。批示“按语不好”,随即亲自写了按语:

  “胡风和他所领导的反党反人民的文艺集团,是怎样老早就敌对仇视和痛恨中国共产党和非党的进步作家。假的就是假的,伪装应当剥去”。“胡风应当做剥面的工作,而不是骗人的检讨。剥去假面,揭露真象,帮助政府弄清胡风及其反党集团的全部情况,从此作个真正的人是胡风及胡风派每一个人的唯一出路。”

  同时,把舒芜揭发材料的标题改为《关于胡风反党集团的一些材料》,指示刊登在《人民日报》,并要《文艺报》转载。

  5月13日《人民日报》刊登出了《关于胡风反党集团的一些材料》全文。

  5月16日,毛泽东将胡风等人的来往联系又提升为反革命的性质。毛泽东为《人民日报》刊登批判胡风的版面写了“提高警惕,揭露胡风”的标题,并加按语:

  “像胡风和胡风分子这样一种人伪装拥护共产党而实际反对共产党,伪装拥护人民而实际反对人民,伪装拥护革命而实际反对革命的人,应当对他们提高警惕,像胡风或类似胡风的这种假冒革命的伪装分子当然是少数,但危害却很大。”

  “如果不把他们的破坏活动加以制止,让他们一天一天发展扩大下去,他们就要用‘几束手榴弹’给我们的革命事业以严重损失。”

  5月17日,公安部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出报告,拟将胡风拘留。

  5月18日,全国人大第十六次会议批准逮捕胡风。在胡住处搜出大批信件和日记。中央指定宣传、组织、监察、公安等部门负责人组成五人小组,负责领导清查“胡风集团”的工作,办公室设在公安部文化保卫局。同时中宣部派林默涵、刘白羽、何其芳、张光年、郭小川、袁水拍等人到胡风专案组负责审阅“胡风分子”的来往信件和文稿,公安部负责对胡风等人的审讯和调查工作。

  5月20日,中央经毛泽东批发电报《中央对处理胡风集团的指示》,说:”胡风集团现大体判明是一个反革命阴谋集团”,并指出这个集团的“阴谋活动”,“实际上老早就是蒋介石匪帮和国际帝国主义的反革命阴谋活动的一部”。要求各级党委(党组)提高警惕领导全党为肃清“胡风集团及其思想而斗争”。“彻底清查胡风集团在各地的组织和活动情况,并坚决加以处理”。

  5月24日,《人民日报》发表了《关于胡风反党集团的第二批材料》,毛泽东加按语:“他的基本队伍或是帝国主义国民党特务或是托洛茨基分子或是反动军官或是共产党的叛徒,由这些人作为骨干组织一个暗藏在革命阵营的反革命派别,一个地下独立王国。这个反革命派和独立王国,是以推翻中华人民共和国和恢复帝国主义、国民党统治为任务。”

  6月10日,《人民日报》发表《关于胡风反革命集团的第三批材料》,毛泽东加按语:“当本报公布了第一批材料之后,还有一些人在说胡风集团不过是文化界少数野心分子的一个小集团……说这样话的人们,或者在阶级本能上衷心地同情他们,或者是因为政治上嗅觉不灵,把事情想得太天真了,还有一部分则是暗藏的反动分子或者就是胡风集团里面的人”,又说:“胡风和胡风集团中许多骨干分子很早就是帝国主义和蒋介石国民党的忠实走狗,他们和帝国主义国民党特务机关有密切联系。长期地伪装革命潜藏在进步人民内部,干着反革命勾当。”

  毛泽东亲自改写了《必须从胡风事件吸取教训》的社论,与第三批材料同时发展。社论说:“胡风和他的一伙是帝国主义和蒋介石匪帮有密切联系的一群反革命分子”。“他们已经混进我们的某些政府机关,某些军事机关,某些教育机关……他们混进了中国共产党,有的还担任了相当重要职务”。“务必注意清除一切暗藏的反革命分子,必须坚决地有分别地对于清查出来的这些分子给予适当的处理”。

  6月15日,毛泽东决定出版《关于胡风反革命集团材料》单行本,亲自写了序言:“第一、二篇材料题目反党集团字样统照第三篇那样改为‘反革命集团’归一律”。至此清查“胡风反革命集团”的运动,就在全国范围迅速扩展起来。


责任编辑:易立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论坛热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