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公安馆  >  公安钩沉 > 正文

秦城监狱的由来

2012年05月28日 08:51    来源:中国警察网   作者:姚伦   


秦城监狱(资料图)

  1948年8月,晋察冀、冀鲁豫两个解放区合并,成立了华北人民政府。两个区的社会部也合并为华北社会部,部长许建国,副部长杨奇清、卜盛光。下设两个室:一室主任刘复之,副主任林一(女)。主管我在二室审讯科任科长文秘、行政、人事、公安情报、保卫等工作。二室主任许启文,副主任李广祥。主管侦察、审讯、治安、情报等工作。我在预审科任科长,副科长有吴联云、丁美玉。审讯科直接指挥一个武装连,连长姓项,是个老红军。全连有120多人,担负看守所驻地警戒任务。审讯科下辖三个看守所,由蒋孚民、田世昌、白世栋分别担任所长。看守员有30多人。三个看守所关押了300多人,其中有一部分是俘虏的国民党高级将领,如康泽、蒋铁雄、邱行湘、张岚峰。还有一部分国民党的高级特务。1949年1月31日,北平和平解放。同年5月,我们审讯科连同看守所一起进入北平。带领预审科的同志们从河北省平山县进入北平,住在德胜门外功德林1号。

  一、“功德林”监狱

  功德林1号的前身是国民党北平第二模范监狱,所以这里也称“功德林”监狱。这座监狱是民国四年(即1915年)建造的。

  北洋军阀、国民党政府、日本侵略军等反动统治者占领北平时都曾管辖和利用过这座监狱。在黑暗的反动统治时期,这座监狱是统治阶级用来镇压人民的御用工具,也是反动派关押和迫害革命志士仁人的历史罪证。中国革命的先驱李大钊烈士当年就是被关押在这里,并在此英勇就义的。监狱大墙外面就是反动派处决人犯的刑场。在这座所谓的“模范”监狱里,被他们迫害和处决的民族志士和优秀儿女成千上万。解放后,在“功德林”大墙外面的地下,发现掩埋着一层层白骨,令人惨不忍睹,它和监狱中沾满血迹的各种刑具就是反动统治阶级迫害人民的铁的见证。

  1937年抗日战争开始,日本侵略军占领北平。同年8月20日,共产党员王远音、尚效飞(尚英)、霍志德、王建中等人组织五十余名进步青年砸开“功德林”监狱的围墙,解救出了700多名被囚禁和关押的爱国人士,并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组成游击队,成为当时抗日战争的一部分重要力量。领导这次劫狱的王远音、尚效飞、霍志德、王建中都是我在东北军学兵队的同学和战友。

  进城后,攻德琳监狱由两个部门(华北军区军法处和华北社会部审讯科)管辖,犯人也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华北军区军法处关押的犯人;另一部分是审讯科管的犯人。犯人们由两个部门分别安置在东西监房内,各自管理。办公室也是一个院子分为东西两部分,各自办公。1952年,军法处搬走后,所有房屋全部移交公安部一局四处(执行处)。

  战争结束了,我们是在战争的废墟上建设我们的家园,建立我们的社会制度。我们所做的是前人没有做过的事情,我们所代表的是中国共产党,所做的是清理战争拉圾,将罪人改造成新人。

  在“功德林”,我们面对的是简陋的工作环境和艰苦的生活条件,同时担负着繁杂的和大量的工作任务。审讯室就设在监房,家属也跟着我们居住和生活在监房。1952年我们在“功德林”的大墙外边盖了一部分简易平房,作为监狱干部的家属住房。但由于数量很少,有一部分干部和家属还得住在监房中。

  随着预审工作的深入开展,犯人也陆续增加。除了我们审讯科入城时带进的几百名在押犯以外,以后又先后收押了一些“三反”、“大镇反”等运动中清理出来的犯人以及一些专案犯人,监房显得愈发紧张。1954年以后,全国六个大区的战犯管理处撤销,全国除保留抚顺战犯管理所外,主要战犯多集中在北京的“功德林”监狱。此外,在这里还收押了一些外籍犯和特殊犯人。因此,当时犯人的管理问题成了预审工作中一个亟待解决的大问题,而首先急需解决的就是监房拥挤和管理上区别对待的问题。

  作为人民民主专政的工具,我们所接管的“功德林”即“国民党北平第二模范监狱”是不合格的。前面已经提到,这座监狱始建于民国四年,是当时北洋军阀为维护反动阶级的统治权力而建造的,很古老和陈旧。并且它完全是为当时的统治阶级镇压人民迫害人民的需要而构建的,因而整个监狱从结构到设施都是非常不合理的,处处都是为强制劳动和摧残人犯而设置的,体现了反动统治阶级的暴虐和不人道的本性。在这座监狱里没有放风场地,没有审讯室,也没有卫生设施,甚至连个说得过去的厕所都没有。每个监舍的面积很小,还不足2平方米。为防止犯人逃跑,整个监狱的外形呈“八卦”形,每一个八卦角是一栋监房,全部是砖木结构,监舍的出口很少,每扇门都是设在“八卦”的角上而反锁着,地面铺的青砖,监舍阴暗潮湿,再加上年久失修,几十年来风风雨雨,随时都有坍塌的危险。每逢刮风下雨,我们更是为人犯的人身安全担心,甚至在夜里连觉都睡不安稳,半夜常常跑到监房去查看情况。当时,很多要犯患有这样那样的疾病,有的犯人身体很虚弱,如果管理不好,后果将是不堪设想的。我深知自己责任的重大,思想压力也是很大的。这方面的工作是代表党和国家形象的,是讲政策的,讲人道主义的。而“功德林”的状况和条件远不能体现出这些,远远达不到党对犯人改造和管理工作的要求,这样的监狱是不能再维持下去了,我们确实急需建造一座能适应新中国公安工作和体现中国共产党政策的现代化监狱。


责任编辑:易立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