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公安馆  >  头条 > 正文

在那被咖啡浸染的笔记本上,我记下了特警刘兴锐的故事,记下了他左手的精彩——

一位特警左手书写的精彩人生

2017年09月08日 09:55    来源:中国警察网-人民公安报   作者:谢沁立   

   刘兴锐,1987年出生,天津市公安局特警总队四支队五大队民警,警犬技术中级工程师,曾获天津市五一劳动奖章、天津市公安局优秀青年民警等荣誉,荣立个人三等功1次,获嘉奖3次。

  看着手里领导递给我的采访简介,简短的一则人物介绍里,藏着不小的信息量:天津市公安局特警总队四支队功勋警犬的驯犬员,特警,高超的兽医,视频制作高手。

  “去采访一下特警总队的民警刘兴锐,他有故事可写。”领导对我说。我迟疑了片刻,这几个身份,哪个是重点,写什么呢?领导说,先聊聊看。

  电话里和刘兴锐约了几次都没约成功。值班、为警犬治疗、撰写论文……他好像总有很多事情要忙。过了两三个星期后,终于将采访时间定在他值班后的一个休息日。

  警犬队远离市区,为了节省时间,采访地点选在市区一家咖啡厅。两杯冒着热气的咖啡,如果不是我的面前多了一个采访本,这更像是朋友的小聚。

  腼腆的“警察画家”

  29岁的刘兴锐中等身材,说话时带着腼腆的笑容,板寸头显得很是阳刚,柔和的脸颊透着几分平和。

  刚一见面他就说,千万别写我,我们队里那些老民警才值得宣传,他们有很多精彩故事。我说,你别着急,咱俩就像朋友一样聊聊天,我想听听简介里每一个“刘兴锐”的故事。

  “那就从我的爱好说起吧。我小时候喜欢画画,那时,我妈骑着自行车带我去学画,我坐在后座上,一路上画风景。后来,我养了一条小狗,开始画动物。我画到什么程度了呢?高二那年,我参加一项绘画比赛,所画的恐龙复原图获得两项大奖。上了大学以后,我还为《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画过插图。越精细的线条,我画起来越过瘾。”也许是这样的回忆让他沉浸在一种兴奋的状态中,他用右手去端那杯咖啡时,不但没能端起来,反而一下子将杯子碰倒,满杯咖啡全部浇在了我的笔记本和衣服上。

  我赶紧用纸巾擦拭着衣服,心底有些不悦地想,他说的这些话和我要写的警察故事毫无关联,再这么聊下去,纯属浪费时间。

  刘兴锐慌忙拿起一沓纸巾擦拭着桌子和我的笔记本。“对不起对不起,我一高兴就忘了我的手。”他满脸通红,叫来服务员继续擦拭着桌子,连声说着“对不起”。

  意外受伤导致右手残疾

  你的手怎么了?重新坐定,我问。我看到他交叠在一起的双手并没有什么异常。

  “一年前,我的右手被警犬咬穿了,被定为9级伤残。我的大拇指神经断裂,无法修复,失去了功能。”刘兴锐平静地讲述着他受伤的过程,似乎是在讲述别人的故事。

  “我的爱犬叫小小,是只拉布拉多犬,负责搜爆。那时,我刚从另一个犬队调来不久。小小一直跟着我,就像我的兄弟。有一天清晨,队里突然接到任务,要求全员出警。当时,队里好几名民警被借调在外,我需要带着小小和另一只扑咬犬阿狼一起执行这次任务。阿狼个头大,很凶猛,破案中屡获战功。但它性格急躁,加上驯犬员不在身边,它显得有些慌乱。我两只手分别牵着小小和阿狼,准备上车。突然,阿狼跳跃起来冲向小小,张口就咬。我下意识地伸出右手上前保护小小,阿狼一口咬到了我的右手虎口,伤口上下贯通,皮肤瞬间惨白过后,殷红的血立即涌了出来。我疼得一夜未眠,心里不停地安慰自己,放心,没啥事,驯犬员被警犬咬伤是常事,哪个驯犬员身上没有伤。第二天,我的右手疼至麻木。转到专科医院后,医生说,右手拇指的肌腱和神经全部断裂,右手拇指失去了功能。我不能再用右手握住画笔复原恐龙,不能再写字,甚至不能用右手吃饭,也不能再牵拉警犬。”说到这里,刘兴锐的眼神黯淡了下来。

  喝了一口咖啡,刘兴锐调整了一下心情,又打开了话匣子:“受伤后,我总是将右手举到眼前,看我那个没有神经的大拇指。心里想得最多的是,我还能像以前一样吗?一直支持我工作的老妈说,儿子,没什么,右手拇指不行,咱还有左手呢。受伤后不能继续在犬队一线工作,我被调到幕后工作,于是我做视频的爱好派上了用场,我开始参与犬队宣传的文字撰写、视频制作工作。”

  用左手开启一个新世界

  离开犬队的刘兴锐心里放不下原来的工作,他利用8小时之外的业余时间研究搜爆犬的工作战术。

  搜爆犬工作时,需要驯犬员跟在身边,警犬一旦发现目标,会用动作示意驯犬员。但是如果目标发生爆炸,驯犬员和警犬会时刻处于危险之中。刘兴锐一直琢磨这个问题,也不断翻阅各种期刊寻找突破点。手受伤之后,他将所有的业余时间用在浏览专业书籍和试验上,探索一种驯犬员能够远离可疑爆炸物,既保护生命,又能向警犬准确传达指令的战术。在单位领导的支持下,他走访高校和科研院所,向各方科研专家请教,经过多次实验探索,他的研究论文入选了专业期刊,还受邀在国家级会议上做了主题演讲。

  “我知道战术探索创新的这条路还很长,但是想到我的研究能让更多的战友多一份平安,不管实验失败多少次,我都要坚持走下去。”刘兴锐说。后来,在特警总队承办的国际反恐安检排爆大会上,他与国外代表团交流时,才知道他所研究的这项技术在国际上处于领先水平。

  “一切努力都是值得的。我用业余时间学习专业软件,操作鼠标做宣传视频。我还能为警犬诊断疾病,我学着用左手为它们治疗,为警犬接生。我忽然发现,虽然右手拇指的神经失去了,但我笨拙的左手却坚定地为我开启了一个新世界……”听着刘兴锐娓娓道来,泪水不知不觉模糊我的双眼。

  在那被咖啡浸染的笔记本上,我记下了特警刘兴锐的故事,记下了他左手的精彩。

  

责任编辑:易立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论坛热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