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公安馆  >  头条 > 正文

轮椅上的挺进

2016年12月21日 15:04    来源:中国警察网   作者:王超杰 宋 刚 赵 帅   


 受伤前的孙挺进。 (资料图片)

  孙挺进,1976年入伍,先在沈阳军区服役11年,后调入吉林省公安边防总队戍守中朝边境16年,大校军衔。2004年8月因车祸高位截瘫,但身残志坚,在护理人员的帮助下查阅资料,口述著成《说周边历史话疆域变迁》一书。

  他写书的方式很特殊,坐在轮椅上口述,经过8年的漫长写作,不仅“挺”过了生命的难关,也实现了人生的不可思议

  □王超杰 宋 刚 赵 帅

  11月24日上午,公安边防文联和吉林省公安边防总队在长春为坐在轮椅上的孙挺进举办作品研讨会。会上,来自中国作协、全国公安文联,吉林省作协、省公安文联、残联的专家学者对孙挺进所著的《说周边历史话疆域变迁》一书给予高度评价,更被他艰苦卓绝的写作经历所震撼。

  研讨会召开的前一晚,孙挺进几乎彻夜未眠,他百感交集,内心泛起了阵阵波澜。第二天,虽是冰天雪地,但和煦的阳光让人感到温暖如春。孙挺进在护工的照顾下早早来到会场,等待研讨会开始。

  尽管坐在轮椅上,孙挺进仍然给人高大英武的感觉;尽管沉默不语,但军人的威仪犹存;尽管身体无法活动,但依旧挺拔端正。

  意外受伤

  2004年8月22日,时任吉林省公安边防总队后勤部部长的孙挺进乘车从基层部队调研返回途中,一辆农用车突然快速从岔路口驶入主干道,横在狭窄的道路中央,载着孙挺进的车辆紧急躲闪,偏离主干道后冲进了农田……孙挺进被送往医院救治,但这场突如其来的车祸还是致使他的脊髓重度损伤,高位截瘫。

  泪如雨下的妻子陪伴在孙挺进的身边,而他却沉默不言,消沉、沮丧,复杂的情绪裹挟着他。一天晚上,孙挺进在妻子的陪伴下来到医院花园的僻静处,毫无顾忌地放声痛哭。这之后,孙挺进辞去了职务,辗转于北京、长春、沈阳等地的医院治疗。

  孙挺进出生于农民家庭,幼年丧母,由父亲抚养长大。从农民到乡村教师,从一名普通战士成长为一名副师职领导干部,一步步走来,培养了他坚韧不拔的性格。

  孙挺进一边配合康复治疗,一边调整心态。

  他时常回想起在边防部队工作的点点滴滴,那秀美的边关、可爱的官兵和火热的警营生活。联系自己多年在边境一线的工作经历,他想让更多的人了解国家的疆界变迁,以及这其中非凡的意义。2008年8月,孙挺进决定写一部有关疆界变迁史的书籍,他要把这个深埋内心的梦想作为实现新生的唯一希望。

  关于我国与邻国边界变迁的历史,是一个极为复杂的课题,需要大量详实的历史资料作为支撑,写作难度极大,而且完成后能否顺利发行也是一个重要的问题。

  亲友出于对孙挺进的关心和爱护,劝他积极治疗,安享生活,不要去写什么书,何况他的身体情况已经不允许他从事这样操劳的工作。面对方方面面或善意的支持与理解,或不屑的嘲讽与伤害,孙挺进却始终难以割舍对边防事业的情怀和对组织的感恩之情,仍然坚定自己写作的意愿。

  艰难写作

  有一位哲人曾经说过,无数平凡能铺就通往崇高的坦途。

  孙挺进利用康复治疗的间隙坐着轮椅前往边境地区搜寻史料,踏查边境。山路崎岖、边关遥遥。内蒙古、黑龙江、吉林、辽宁等地近万里的路途,留下了他轮椅的印记。边境上许多的路并不好走,尤其是偏远颠簸的山路,让他备受煎熬,但他总是强忍痛楚,不断前行。

  他爱边关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一处处界碑、一座座国门激荡在他的脑海,化作一捧捧热泪。每到一处停留下来,他都不言不语,看着边关的热土许久沉默,甚至舍不得眨眼,时间静止,思绪万千。谈到边境,他总是显得很愉悦,“我去过很多边境省区,哪怕路再难走,我也从不会半途而废。”

  高位截瘫是世界医学界的难题。孙挺进整个椎柱严重弯曲,右手完全失去功能,左手仅有拇指和中指还有拿放轻物的能力。胸部以下完全没有知觉,坐、卧、行等所有生活细节完全依赖护理人员帮助完成。每天上下轮椅、上下床时都需要两个人配合抬抱完成。

  孙挺进已经丧失了书写能力,只是靠左手两个可以勉强活动的手指翻阅书籍,便开始了逐梦之旅。为查阅资料,他只能右半身侧卧在床上,时间久了,他的右侧身体长满了褥疮,病魔缠身;本来就近视的双眼,度数不断升高,时间久了,眼镜换了一副又一副;日夜不停的劳累,时间久了,头发也日渐花白稀少。他查阅的书籍、翻阅的资料能够垒起一堵厚厚的墙,所有文字渐渐沉淀在他的大脑,与日俱增地积累存储。

  “老孙一早8点半开始看书,11点左右把他固定在木架上站立训练1个小时,午餐后卧床休息1至2个小时后,再躺着侧卧查阅分析资料。”妻子范春梅回忆丈夫每天的生活和写作状态时这样说。高位截瘫的孙挺进,平日里坐、卧、动等所有生活细节都必须依赖护理人员的帮助完成。写作只能凭大脑记忆、分析,然后重组,理顺思路,将要写的内容打好腹稿,再由妻子根据他的口述,一字一句地打印成书稿。完成当日的书稿后,妻子还要一字一句念给他听,从头到尾地检验梳理好几遍直到深夜,每天离开电脑时,他都已是筋疲力尽。

  孙挺进饱受着病魔的折磨。他的汗腺系统严重受损,夏季也需要戴棉手套取暖,冬季多次被热水袋烫出了水泡还未曾察觉,身体有知觉处经常麻胀痛。多数高位截瘫的病人选择长期服用药物以缓解疼痛,但他宁可承受着病痛的折磨,也不肯吃一粒药,因为他怕影响自己的思维,更怕影响写作质量。

  长期的苦心孤诣,使得他的身体机能逐步退化,患上了心脏病、糖尿病等疾病;长期坐卧,腹股沟长出褥疮他都全然不知,在病痛的极度煎熬折磨下,孙挺进因写作而憔悴却满怀激情。

  四年79万字

  面对浩瀚庞杂的历史资料,孙挺进参照史实并结合近代史学家的研究成果,逐项研究分析。每完成一个章节,孙挺进都十分兴奋。写作的过程,并非一帆风顺。存有书稿的电脑因意外故障,两次致使文档损坏,大量文稿流失。然而,创作的艰辛还在为他制造麻烦。

  2010年仲夏,孙挺进的笔记本电脑在病房被窃。极度的气愤和焦虑过后,他让妻子在医院大厅中央贴出了失物告示:“我的电脑丢了,电脑不值钱,痛惜的是内存资料,那是一位高位截瘫病人的多年心血,如有人拾到请奉还,我当以高出电脑的价格酬谢!”妻子边贴告示边流泪,她知道这对于丈夫而言意味着什么。这些资料的丢失无疑让他的所有努力毁于一旦,特别是一些写作瞬间迸发出的灵感,有的无法弥补,这也成为孙挺进心底难以逾越的一道坎。

  这次意外让孙挺进不得不加快写作的进度,继续找寻灵感。他放弃了康复训练,只是为了减轻对臀部褥疮的压迫而坚持每天固定的两次“站立”,其他绝大多数时间都沉浸在读书、查阅资料与写作之中。他的身体承受不住日夜煎熬,血压上升、视力下降。

  时间堆积文字。无论在家里还是在与朋友的交往中,写作中所涉及的历史成为他与人交谈的话题。一旦讲起来,他就会很自信地旁若无人,滔滔不绝。他乐观面对病痛,“只要坐在电脑前,钻进书稿里,残留的神经造成的麻胀痛和其他疾病带来的痛苦,都得到了缓解甚至忘到了脑后。”为了早日完成书稿,他走到哪,就将需要的书籍、地图等资料带到哪,以备随时查阅写作,医院病房便成为他的专属工作室。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孙挺进经过4年半的艰苦写作,无数次调整修改,又经过出版社近4年的严格审核和编校设计,今年9月,79万字的《说周边历史话疆域变迁》一书正式出版发行。

  瘫痪12年了,但孙挺进的身体里,蕴藏着惊人能量,他的生命里,充满着不可思议。翻阅孙挺进的诗集,一首写于2006年1月2日的七律诗《梦缘》值得细细品味。

  “春秋寒暑三十年,征程坎坷战犹酣。痛失机缘落幽谷,喜得沧桑目高山。凝望梅花傲风雪,静观杜鹃斗霜寒。君须坦然迎波浪,身瘫志坚莫茫然。”

 

责任编辑:易立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