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公安馆  >  头条  > 正文

我的从警初体验

2021年08月30日 17:05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张树金   
中国警察网 · 张树金  |  2021-08-30 17:05

  那年,我正当而立。我要当警察了!那一刻真是豪情满怀!想起小时候欺负过我的亲人朋友同学的那个人,恨偷走我花了第一个月一半工资买的夹克衫那个贼——哼!看你们还敢不敢!

  去分局报到的当天,恰是五四青年节。好不容易挤上402电车,感觉好慢好慢。

  分局政治处主任张志祥接待了我:“你当过老师,当过班主任,还能写新闻稿,是我们引进的人才啊!”

  但失落感从走进分局大门就开始了。正面一栋四层的老式木板楼房,右边一栋三层砖混结构楼房,左边一栋六层全砖混结构楼房。三栋楼合围的小坝子不足学校一个篮球场大,跟宽敞的教室、宽大的田径场没法比。政治处三个主任一起办公,面积还不及我原来办公室的一半……

  “解放碑周围房子紧张,我们开民警大会都去对面实验剧场或更远的和平电影院租场地。”主任吩咐工作人员开了一张单子给我:“你去解放碑派出所报到吧。”

  步行在解放碑街头,看着鳞次栉比的高楼,凝视灯塔般的解放碑,打望川流不息的人群,我心潮澎湃:这里可是重庆的中心啊!

  在离解放碑大约两三百米处,狭窄的巷道两边,低矮的老旧房连成一排,一块印有“重庆市公安局市中区分局解放碑派出所”的牌子,悬挂在一面灰色墙体上。

  大门敞开着,我小心翼翼要进门去。“你干啥子?”一个老头冲过来把我拉住,我赶紧把字条给他。“啊新来的,进,进,进!”他热情招呼我走进派出所值班室坐下,又是递烟又是送水:“全所出动疏导交通去了,留我这退休老头守门儿。”

  所长他们回来时已是中午1点半,他招呼内勤给我办了登记手续。民警们一边吃饭一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我听得似懂非懂,感觉是个局外人。一名女警过来握住我的手,热情地说:“叫我孙姐吧,所长跟我说了,你管青年路,明天我带你下段开治保会去,段上居民会叫你张户籍的。”

  我纳闷:管路?下段?治保会?张户籍?

  第二天早上,我提前一个小时去青年路,走进一家小面馆点了二两小面,趁老板娘过来收拾碗筷,我跟她说:“你好,我是新来的张户籍。”

  她瞪大眼摇摇头:“你是假的吧?我只知道朱户籍。”一句话说得我满脸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恰好孙姐来了,递给老板娘两块五毛钱,说我真是新来的,就管这一段。老板娘笑着推开孙姐的手:“没穿警服,头回来店里,算我请客!”孙姐跟老板娘寒暄了几句,离开时又偷偷把钱放进了老板娘的围裙口袋里。

  “这青年路呀,是靠解放碑步行街最近的一条交通大通道,人流车流物流大,扒窃盗窃犯罪突出。户籍民警是派出所的最末梢,直接面对老百姓服务的,也叫管段民警,跟北京的片儿警是一回事。办理户口、走访群众、检查安全、巡逻防控,还有警民关系、犯罪线索核查等等,都是我们的工作……”一路说着来到了居委会简陋的办公室,孙姐从挎包里拿出居民户口册和一个笔记本放小桌上。

  治保会的一帮老年人正喋喋不休,孙姐特别来劲儿,一口一个大爷婆婆,夸奖提的意见好、工作抓得实、数据统得准,笑声不断,走哪里都有人主动打招呼。她还自掏腰包买米买肉,送给两位五保户。

  当晚所里集中清查,行动结束已是次日凌晨1点多,所长开车送我回家,给我讲派出所民警如何分工,讲社区工作就得混个脸熟地熟情况熟,还说当晚集中清查就是社区干部提供的线索。

  我心态很快稳定下来,工作也逐渐上手。后来,因为在派出所干过户籍岗、干过治安岗,还参与过市局公安基层基础改革试点综合组工作,当我一年后被调回机关干公安宣传、参与外出调研和起草基层基础改革新方案时,曾经的经历成为我最可靠的依赖。

  一天,张主任找我说,经分局党委决定,安排我到两路口派出所做副指导员,协同党支部抓分局新方案试点!

  报到当天,我在所里值了第一个领导班。所长下班时提醒我,如果遇到大事直接给他打电话。他说得很真诚,我却理解成是对自己能力水平有限、提拔过快的质疑。

  白天平安。晚上7点开始,110转警不断,多半都是酒后滋事打架,一直忙到深夜12点半才消停。“没事,去休息吧,有事向您汇报。”我经不住值班民警劝说,洗漱睡觉了。

  迷糊中听到敲门声:“刚接一个重要警情,有人正在交易毒品,手里可能有枪!”我翻身而起,故作镇定:“走,前面带路。”身后传来子弹上膛的咔咔声。

  行动地离派出所只有几百米,我们四人分两组隐蔽前行。到一转弯处,三个民警突然拦住我:“领导,您回去帮忙把值班室守好,只有一个女民警和一个联防队员了,这边有我们三人足够了。”后来我还是回了所里,因为自己还没抓过毒贩,也没使用过枪支……

  越怕事越来。不到10分钟又接到报警,一出租房内发现一具女尸,高度腐烂,分局刑警队正赶往现场。

  给不给所长打电话?联防队员开车,我在车上纠结。

  现场拉起警戒带,刑警队长正指挥现场勘验。夜色昏沉看不清人脸,我有些不知所措,冷得有些哆嗦。打电话给那边,听说已安全进屋抓到人,没发现有枪。

  现场勘验结束了。刑警队长叫住我:“我们工作做完了,剩下的交给你了。”说完,上车呼啸而去。

  “什么情况?剩下还有什么事?怎么做?谁来做?”我本能地追上去几步,马上又停下来。这一问,不是露馅丢面子了吗?

  我赶紧打电话给所长。“派出所要核查身份,通知家属、街道、民政,移送到附近医院停尸房,还有房间消毒,社会面稳控……”姜,还是老的辣啊!

  那边三个民警留下两人负责看护现场,一个赶到这边处理善后事宜,不知不觉间天已大亮。

  任职第一天,竟如此难堪。我幡然醒悟:干公安,不可浮躁敷衍。没有真本事,难揽瓷器活儿!

  弹指一挥间,我做警察已经多年,但永远忘不了刚从警时的那些体验。如今,我们不仅有传统经验的积累,更有大数据赋能,但新的社会形态伴随新的犯罪形态产生了,新的挑战更大了。

  回顾从警初体验,只为不断告诫自己,唯有不忘来时路,方能砥砺前行!

  (作者单位:重庆市公安局南岸区分局)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