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公安馆  >  头条  > 正文

群山之间,寂寞的土地上,总能开出绚烂的坚守之花——

守望

2021年08月16日 15:52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王贵生   
中国警察网 · 王贵生  |  2021-08-16 15:52

  帕米尔高原腹地,喀喇昆仑山深处,叶尔羌河逶迤群山之间。当地人亲切地称它为“银色的河”。

  新疆喀什边境管理支队大同边境派出所的民警们就在崇山峻岭的褶皱里日夜守望着这条“银色的河”。

  信 号

  民警曾未林是从支队机关调到大同边境派出所的。报到那天正巧立夏,狂风卷起路上的细沙,坐在车上的他心绪难平。

  车一路西行,不知翻过多少座山绕了多少个弯,终于抵达山谷间一片稍微平坦的地方。奔涌的叶尔羌河在此绕了一个圈,汇入远处大山环抱的沟壑中。

  走下车,眼前只有连绵的山脉和一湾河水,第一次来到这个深山边境派出所的曾未林,心情有些低落。

  来之前,大队长夏洪强建议他:“多办几个手机号,方便通联。”

  “山里唯一的信号基站,还是两年前大队与地方通信公司协调安装的。信号很弱,只能打电话,不能视频聊天。”派出所最老的民警、副所长迪力夏提·别克亚尔一边帮曾未林拎行李,一边说。

  迪力夏提·别克亚尔在派出所坚守了10年。刚来那会儿,他和战友还能天南地北地“侃大山”。过了不久,他把能聊的都聊完了,话题变得越来越少,宿舍里越来越安静。

  “派出所只有一部电话,要想用手机打电话,还得翻个山头。”在迪力夏提·别克亚尔的记忆里,没有信号的日子,让本来腼腆的他特别想找人说话。

  为此,他经常对着警犬说,对着河水说,对着星星说,让“寂寞”这两个字尽量远离他的世界。

  迪力夏提·别克亚尔清楚地记得,以前整个乡里只有一部卫星电话,同时最多可容纳10个电话信号。民警们要在运气足够好的情况下,才能一次拨通大山外面牵挂着自己的电话号码。有心的民警做了一个统计,通常情况下,一个号码平均拨30多次才能拨通。

  拨通电话的民警舍不得挂掉,因为下一次接通电话又不知是何时,他们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足够幸运。可民警们清楚,还有人和他们一样,盼着能成为全乡最幸运的10个人之一。

  看着手机上只剩“一两格”的显示,曾未林对这里的信号有了切身体会。

  道 路

  凌晨时分,民警吕文潇走上哨位。

  值班室监控大屏上,派出所多个点位的实时情况清晰呈现。尽管先进的执勤信息化装备和综合信息网络使派出所的执勤能力实现新跨越,让派出所再不是一座“孤岛”,但民警肩头的责任依然重大。

  2016年7月,叶尔羌河洪峰期间,将大同乡库如克兰干村和阿依克日克村交界处地势较低的3公里路段全部淹没,路基尽毁。大同乡与外界联系的唯一通道被彻底切断。

  时任教导员的马成标向上级立下军令状,火速带领民警、护边员以及老乡在断路旁的山体上修建临时的简易便道。

  说是便道,其实就是一条仅能扶着绳索通行的羊肠小道。

  路断了,最难的是后勤补给。因为没有信号,大家约定在每个星期一的下午,运送给养。支队每次从县城将补给物资运送至山的一边,早已等候在山顶的派出所民警再下山把物资搬回派出所。

  因为没有路,民警只能肩扛手提,将物资一点点沿着简易便道手扶绳索缓慢背过来。每次搬运物资,一个来回至少需要几个小时。这样的状况一直持续了半年,路修好后才得以改变。

  如今,到了盛夏,道路通畅仍然是派出所民警经常要面临的一项重要任务。

  民警李明洋记得,4年前的一天,大雨致使叶尔羌河河水上涨,道路大面积被淹没,他和战友们二话不说投入战斗。

  他们一边向上级报告,一边设立卡点劝阻群众经过,冒着大雨在河岸守护,一直干到河水退去恢复平静的那一刻……

  这些故事早已凝固成派出所里的“传家宝”。每一名初来派出所的民警,都在感动中受到感召,并在接下来的岗位上懂得坚守的价值。

  阿克托尕兰干村一侧的山崖上,有一处被民警称为“天梯”的地方——险峻的崖壁上,一条仅容一人通过的碎石路,沿着近60度的陡坡顺山势而上。

  这里是民警每天巡逻的必经之地,也是哈萨克族民警木哈哈里最爱的巡逻“打卡地”,因为从这里可以攀上山巅,将整个叶尔羌河尽收眼底。

  远处起伏的群山,像是家乡阿勒泰的山,不管心情如何,他都会站在山顶对着家乡的方向喊上几嗓子。他一直用这种方式,向远方的家人传递自己的思念。

  清晨吃过早饭,木哈哈里和战友们开始了巡逻。走完一整条巡逻路线,需要4个多小时。

  行至山顶,木哈哈里回头望了一眼,阿克托尕兰干村警务室岿然屹立,山坡上,“忠心向党”4个大字格外耀眼。

  陪 伴

  戍边22年的魏彪如今已是派出所所长。回忆起在派出所的日子,他不禁感慨万千。

  2019年春节前夕,妻子吕欢带着不满4岁的儿子,从5000公里之外的山东临沂悄悄来到派出所,想给魏彪一个惊喜。

  来到派出所时,魏彪正带着民警在辖区巡逻。等了好久不见丈夫,着急的吕欢就带着孩子到距离派出所1公里的桥头等他巡逻归来。

  不知等了多久,儿子突然喊“爸爸回来了”,小手指向叶尔羌河的对岸。

  陪同前来的民警倪和锋兴奋地说:“嫂子,所长回来了!”他随即拿起对讲机大声喊道:“所长,你赶紧用望远镜看看我这边。”

  “你咋来了!不是在派出所留守吗?”

  “所里情况正常!你赶紧看看我身边是谁!”

  沉默片刻,对讲机里传来一声惊呼:“吕欢,你咋来了!”这句话仿佛打开了吕欢情绪的“泄洪闸”,眼泪顺着她的脸颊“刷”地流淌下来。

  坚守叶尔羌河的民警,对家人多少都有亏欠,而由于常年坚守在大山深处,民警们的爱情故事也别有一番甜蜜滋味。

  去年,民警刘亮亮和谈了8年的女朋友断了联系,原因是一次平常的拌嘴。女生哭着抱怨:“永远是我在牵挂你。”刘亮亮满心惭愧,不想再耽误女生,便狠心不再联系。

  今年春天,女生又风尘仆仆来到派出所,她的话感动了刘亮亮:“遇见对的人,追到天边也无悔。”

  戍边10年的民警常吉,正忙着为家在云南的女朋友在喀什找工作,他的女朋友也在为远赴喀什做着准备。两人约定:明年杏花开放时会一起到派出所,对着大山许下婚姻的约定。

  寂寞的土地上,总能开出绚烂的坚守之花。可爱之人,自有人爱。

  (作者单位:新疆出入境边防检查总站)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