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公安馆  >  头条  > 正文

“透明人”王昊君的故事

(报告文学)

2021年08月09日 09:08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李佳   
中国警察网 · 李佳  |  2021-08-09 09:08

  一张方正的办公桌上,一部台式电脑、一台笔记本电脑和些许文件,摆放得整整齐齐。他端坐桌后,头顶的空调开到最大,还不住地说:“热,真热。”额头沁出汗珠。

  对王昊君的第一次采访就是这样开始的。那时候,我还不知道,自己即将遭遇人生中最难的采访。

  本来我还踌躇满志,想着“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先进个人”称号的背后,必定有能大书特书的故事,虽然之前有媒体在报道里称他是“透明人”。

  王昊君获得表彰后,多家媒体蜂拥而至,以为必有一番轰轰烈烈的故事。想不到,记者绞尽脑汁,才挖出几个平常无奇的故事。也是,从警16年,王昊君的经历可谓平常无奇:荣誉不多、故事不多、报道没有……

  我们聊了没几句,就开始面面相觑。他反复说,只是做了该做的事情。

  我是知道的,疫情发生后,王昊君从1月底奋战到4月上旬,两个多月没休息过一天,每天工作超过15个小时。他作为联络员,上承分局专班,下接64家派出所、9个公安处、1个机场、42个留观点,70多个方案和管理办法都出自他手,都是“从无到有”。但是,这些该如何书写?作为故事,它们不好看。

  其实,他更喜欢聊别人,一聊别人,便松弛了。我感兴趣他的进京受奖之行,他便兴奋地讲钟南山,说这位脊背挺拔的老人从自己身旁经过时,他激动得像个孩子。“钟南山喜欢别人把他看作大夫,给群众看病的大夫。”王昊君特别感慨于“大夫”这个词,它与“医生”或“教授”的微妙区别难以言表,但他完全明白。

  后来,我们熟络了,王昊君讲起梦想:“群众什么时候叫我王同志,而不是王警官,我才真正成功了。”

  其实,他心里早就印着一个“王同志”:一位90年代初登上过《新民晚报》的户籍警,一位腰椎间盘突出以致全身歪掉、带着“竹筒”(过去矫正腰椎间盘突出的土办法,起到护腰的作用)去上班的普通警察,一位破不了案就不眠不休、凭过硬的审讯技巧让嫌疑人心服口服的上海第一代经济犯罪侦查员。

  当得知自己被评为全国抗疫先进个人后,王昊君第一个想告诉的人,也是他——王律明,上海市公安局黄浦分局经侦支队退休民警。这位平凡的老党员,是王昊君心中既如山又如海、既严厉又慈爱、既最疏远又最亲近的父亲。

  其实,王昊君不大有机会成为“王同志”,因为他不是社区民警,而是分局基层指导科副科长,管理着全分局1200多名社区民警的人。从2020年初上任第一天起,他就不断地往社区跑,不到两个月,就跑遍了大半个浦东。有人评价这位新科长,说他“要以基层指导科为支点撬动整个浦东”。但我看啊,他终有一日,肯定能跑成那位“王同志”。

  实在聊不下去,我就去找他那些小伙伴。同事们听说要讲他的故事,也都犯了难。“昊君有什么故事?”大多数时候,大家对他的印象,是这样的:“他往角落里一坐,不动、不说话,连水都不喝,简直像一口钟。就在那埋着头噼里啪啦打字。他写东西特别专注,你跟他讲话他是听不见的,至少要讲三遍……”

  王昊君做了许多年大内勤,先在分局治安支队行动大队,后来在扫黑除恶专案组。在这些冲锋陷阵的团队里,他是最特别、介乎“存在”与“不存在”之间的那个:队友们忙起来,可以完全忽略他;而在需要数据、方案、分析、总结时,都缺他不可。别人的忙是“动的”,而他是“静的”。

  实在讲不来什么故事,伙伴们给出了一段段“白描”:

  “工作涉密嘛,整个办公室一把钥匙,就给昊君拿着。他是每天来得最早、走得最晚的人。”

  “他号称人形计算机,每个专案都有海量信息,只有他对每件事、每个人、每条线索都记得清清楚楚。不信?你现在问他,他准还记得。所有的文字材料都是他一个字、一个字码出来的。”

  “昊君的肾结石,就是他长年久坐得的,因为他一坐下就想不起喝水。有时我们看不下去,给他倒一杯放在边上,催他喝。”

  ……

  同事们还悄悄透露了王昊君的名号——“王戆”。

  “戆”这个字,在上海话里意思可不怎么好,有傻、笨之意。可用在他的身上,竟然有些可爱。随着采访的深入,我陆陆续续听说了他做的那些“戆事体”。

  在一线做打击时,王昊君和队友“冲场子”,一个对象跳楼要跑,他跟着就跳下去了。直到抓住人,才想起:自己不是恐高吗?接着,腿才软了。

  全市的专项行动,他负责统计分局数据,却将全市数据也给统计了出来,还放在一起分析。别人问“为啥这样做”,他说:“只有掌握了全局,才能做好分局嘛!”

  ……

  其实,王昊君的“戆”是有渊源的。他这个名号,打小便有了,母亲给取的。他这股“戆”劲儿,早早在那座老上海石库门房子里便养成了。

  建国中路26号,被称作“警察公寓”,上海解放后的第一代人民警察中有许多人住在这里。其中包括一位叫金厚初的老人,他是王昊君的外公。

  从记事开始,小昊君一家便与外公同住。外公是老共产党员,从抗战时便做地下工作,无数次穿越敌营,传递出重要的情报,更传递着坚持到底的信心和希望。金厚初曾三次被捕,两次机智脱身。有一次遭到严刑拷打,致一腿残疾、一耳失聪,敌人将他押上刑场、以死威胁……但他始终没有屈服,直到被党组织营救。新中国成立后,他成为第一代上海公安人,曾任上海市公安局办公室副主任。

  在小昊君的眼中,外公只是位爱笑爱喝茶的老人,人淡如茶。外公的一段话,令他永生难忘:“前进的路,总归是曲折的,但不代表不前进。我们做的事,别人不一定都认可,只要对得起良心。”

  甘于平凡、不违本心,这样的人生,小昊君相信;这样的道理,他很早就懂了。工作后,对经历的每一个岗位,他都精益求精;对认准的事,他都会去拼、去努力。就这样,他活成了一种状态,恰似时间、流水,让人感觉得到又不可或缺,却难以形容、难以把握。

  再次坐回王昊君面前时,我忍不住聊起“王戆”的话题。这一次,他眉目生动起来。看来,这名号让他想起了温馨的事。说到开心处,他打开手机,给我看家庭群的聊天记录。刚从北京开完表彰会回来,这个群里炸开锅了,亲友们纷纷道贺,“大拇指”发来一串,他尴尬到不知怎么应对、装起傻来。父亲无奈地说:“还是那个王戆!”这下子,他来了精神,马上跟道:“这才叫不忘初心嘛!”同时,还发了个“戴墨镜”的表情。于是,我晓得,说这一句时,他的心里才最笃定。

  采访了王昊君好几次,每次都聊到黄昏。他没有午休习惯,我也只好跟着连轴转。最后一次采访做完,我已大体知道,精彩报道的预期泡汤了,他的故事不会太好看。

  回程路上,夕阳铺洒遍地,这样的景色让我的心蓦然沸腾了。道别前,王昊君说:“小时候看过《便衣警察》,从那以后,便把‘金色盾牌、热血铸就’八个字记在心里了。”我脑海中,那段不停涌动的旋律,从未如此这般动人心魄。

  在这八个字背后,王昊君,还有我身边的许多共产党员——这些头顶警徽、默默无闻的奉献者,如树木般将根深埋于大地,不争不怨、不怒放,亦不退缩,在短暂又漫长的时光里,他们无言又执着、平凡又热烈。这样的他们,将不止成为故事,更是一段风景、一种精神。恰如眼前的夕阳,说不清到底哪里好,却不自觉让人沉浸其中,感受它特别的颜色,那纯粹而安谧的颜色,任风怎么吹都不散,直到它完成了自己。

  (作者单位: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

  对经历的每一个岗位,他都精益求精;对认准的事,他都会去拼、去努力。就这样,他活成了一种状态,恰似时间、流水,让人感觉得到又不可或缺——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