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公安馆  >  头条  > 正文

刑警的幸福很特殊

2019年06月05日 16:48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熊志华   

  2013年4月15日,大半生未当过刑警、年过五旬的我,有幸从偏远的派出所调到刑侦大队办公室当信息员兼宣传员。我清楚地记得,那天正好是母亲85岁的生日。当天一大早到单位,就听说辖区良塘新区大桥下有人溺水身亡。我急忙取出相机随几名同事和法医赶到现场,只见一具穿着满是补丁衣服的尸体浮在河面,远处还漂浮着一些黄瓜、芹菜等。

  现场走访得知,死者是一名家境贫寒的农村妇女,家里还有一名18岁的孩子。法医鉴定发现尸表没有伤痕,当地群众都猜测可能是她自己在河中撑竹排运菜不慎坠河而溺亡的。

  然而,刑警职业特有的敏感,让我们没有把这起事件简单地当做意外死亡处理。我敏锐地发现,尸体浮在河中的位置,离漂在水中的芹菜、黄瓜有较长的距离,这其中必有蹊跷。

  中午时分,小竹排被打捞上岸。排头处一条不起眼的暗红色擦痕,引起了我的注意。仔细一看,擦痕的暗红色是油漆。我和同事们立即在河道两岸挨家挨户走访,因为稍有延误很可能所有的线索都会断掉。

  有群众反映,早上7时许,曾有一只捕鱼的柴油机木船从河边开过。我们马上沿河奔走于各个沙场、村组,了解到当天上午只有一只捕鱼船在良塘大桥附近的一个贩鱼贩菜市场边停靠过。几经周折,我们找到了这条油漆成暗红色的木船,并在船的右前侧发现一道新擦痕。至此,案发时的情景在我脑海里渐渐清晰起来。

  这时,母亲突然打来的电话把我的思路打断了,我不耐烦地说不回去吃饭了,母亲便黯然地挂了电话。过了一会儿,我才猛然想起当天的晚饭是全家人约好的,是母亲的寿筵。我一拍脑门,赶紧给妻子打了一个电话,叮嘱她一定要安抚好母亲、张罗好家里的事,然后继续投入紧张的侦破工作。

  我们迅速对木船船主夫妇分开审查。经过一番教育,船主杨某最终如实交代了事情的经过:当天他驾驶木船经过良塘大桥河段时,不慎撞到了一只小竹排,当时他也听到了“啊呀”的声音,但没有停船查看。继续往前开出一段距离后,还隐约听到船外有人呼叫,他还是没有理会。估计当时落水的人抓住了竹排漂浮了一段距离,再后来就没有了动静,他也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继续干自己的事。

  仅有嫌疑人的供述,证据还不够充分。次日一大早,我们把提取到的木船表面油漆和小竹排擦痕上的油漆送往专门机构做鉴定。鉴定结果显示,二者具有同一性。杨某对驾驶木船撞翻小竹排、涉嫌过失致人死亡供认不讳,表示愿意赔偿死者家属。为此,县公安局决定对杨某采取取保候审措施。

  然而,杨某与死者家属后来在赔偿问题上产生了分歧。杨某竟然反悔,不愿意再进行经济赔偿,民警两次传唤均不到场。想到死者家属家徒四壁的困境和嫌疑人出尔反尔的嘴脸,我们义愤填膺。经大队集体商议并报上级批准,县公安局决定依法对嫌疑人由取保候审转为刑事拘留。后来,船主夫妇赔偿了死者家属24万元,杨某被判了缓刑。

  案件办结,我和战友们心里感到欣慰。如果没有那份重任在肩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也许这起过失致人死亡案件就会被当成一起意外死亡事件而草草了事,也许死者家属难以得到应有赔偿。

  没有锦旗牌匾,没有感谢信与花篮,但破案后能感受到死者家属心中没说出来的那份感激,这就够了——这是属于刑警的特殊的幸福感,我无法用言语形容。如今仍在刑侦岗位上奋斗的我,只要一想起这个出警查案故事,心里就会异常兴奋激动,久久不能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