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文化馆  >  图片  > 正文

《三叉戟》:用理想主义照亮前行之路

2020年09月15日 15:03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陈涵英   
中国警察网 · 陈涵英  |  2020-09-15 15:03

 

  看电视剧我通常以“第一集”为临界点:如果能继续往下看的,我认为是有价值的。而《三叉戟》,对我,还真有点儿出乎意料的触动。

  所有的青春都是相似的。正如所有的中年,也往往都是尬与痛的孪生兄弟一样。那种随着追光时刻逐渐消失的黯淡与落寞,那种英雄落幕前用频频回首来填塞难耐的酸楚与寂寥,无疑是个可以探寻研究的话题。而《三叉戟》,巧妙地从庸常中年切入,展现的也并非如我们印象中的此类影视剧那样,一地鸡毛,无力喘息。

  三个警察从年轻时起一路用摸爬滚打摔出的成长,用累累荣誉诠释的忠诚,用相携相“撕”孕育的友谊,勾勒出自己的峥嵘岁月。这三个当年在刑警队叱咤风云的“老三位”,为了给牺牲的战友老夏报仇,在警察生涯“最尴尬”的角色定位里,一点一点,找到了初心,找回了友谊,也找到了自己人生的意义。

  很多时候,因为走着走着,就忘了来时的路……那些曾经的铮铮誓言,曾经的热血沸腾,曾经的无怨无悔,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败给了岁月,败给了失意,败给了潜滋暗长的无力感,也败给了自己内心的迷茫。

  当警察的初心是什么?剧中“大喷子”潘江海在面对师弟递过来的存有30万元的银行卡时说了这么一句话:“你知道我们从政法大学毕业后我为什么选择了当警察吗?因为我除了要匡扶正义,还有那么一丢丢理想……”

  这个理想就是英雄梦,是我们每个从警人的初心,是举起右手时那道神圣的光。而理想主义情怀也是贯穿整部剧的主线,也让这部剧有了与以往公安题材影视作品不一样的视角和张力。

  近年来,公安题材影视作品很多,但能称作经典的并不多。笔者认为,原因不在于内容没有新意,而在于没有找到新的切入点去阐释这个“藏蓝色世界”。《三叉戟》的原著作者和编剧吕铮,则能跳脱以往的设定,从三个即将从人生舞台谢幕的警察入手,用曾经创下的辉煌为解救自己的中年危机轻松找到了良药。

  许许多多像“老三位”一样的警察,哪个不曾有过喷薄的青春、经历过百炼成钢的淬火、最后活成一部引人入胜的真人宝典?而现实的无解总是像山一样向你压来,让人猝不及防:忽然有一天,你就有点力不从心了;忽然有一天,你就面对一张张朝气蓬勃的面孔而心生感慨起来……剧中始终伴随“老三位”破案的那台不停出状况即将报废的老“金杯”车,也如一个精致的隐喻——衰落无法回避,现实直指人心。因此,三个警察对它不离不弃,是对自己无法掌控命运的潜意识祭奠,也是暗自发力的休戚与共。

  中年警察真的是要靠回忆“当年勇”来刷存在感吗?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当警察的,如果年轻时没有一番努力和作为,到年老时真的都不好意思回望曾经的岁月和自己。

  因此,无论现实如何,无论赢得的掌声消散得多么迅速和无常,《三叉戟》中的“老三位”试图去找到自己存在价值的努力都是值得赞赏的,因为,这是从警一生收到的强烈召唤和最美好的印记——在这支队伍里,你不曾默默无闻过。

  《三叉戟》的最后,公安局郭副局长为了破获全市最大集资诈骗案,亲自找到“老三位”,为他们壮行,几个人走出餐馆后,映入眼帘的是雪夜里一排排灯光闪烁的警车,车门齐刷刷打开,一列列着装整齐的警察纷纷下车并举起右手向“三叉戟”敬礼,那一刻,虽然“超现实主义”得有些失真,却仍然赚取了我的点点泪光。

  当然并不是说这部剧没有缺点:剧情前半部分的精彩中和不了后半部分的垮塌,有点虎头蛇尾;为了追求人物性格的颠覆性,塑造与以往“高大上”的英雄形象不同的角色定位,一些情节略显夸张;为了突出“三叉戟”的足智多谋,其他同事的表现过于无能;剧中三位主角的戏剧冲突很接地气,却缺少对警察群体的观照。但是这些都不影响这部电视剧的佳作底色。

  据说吕铮最初写这部小说时的年龄只有30多岁,虽然那时他对小说中的人物还没有强烈的感同身受,但是他对现实的深刻认识和对警察群体的敏锐观察,透出的是作者超乎寻常的共情能力。

  《三叉戟》告诉我们:中年,并不是自我沉沦的挡箭牌。你能手捧保温杯自怨自艾地等着退休那一天的到来,也能手握理想重披战衣发出人生另一段光芒。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