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文化馆  >  图片  > 正文

灵魂主峰的文学深情

王贵生的散文集《谢谢你》序

2019年07月22日 16:43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聂虹影   

 

  案头,放着王贵生的散文集《谢谢你——一不小心就温暖了我兵荒马乱的青春》。

  我想,他这声谢谢,是说给军旅的,也是说给文学的。

  人与人的相遇讲究缘分。我先结识贵生的作品,而后才结识了他。

  职业特性加个人爱好,对身处队伍里亲近文字的人格外关注。一年多前,从微信朋友圈看到《共和国的边海防线有多长,我们的青春就多恢宏》这篇文章,“在这里泼出去的水都会立马成冰,呼出去的热气都会立即凝固在空气中,可内心依旧滚烫,越是无趣无味的生活,越要过成诗一样的别致……”写的是边防的人和事,文笔优美流畅,一下子引发了我的好奇,顺着文章关注了那个叫“柒度迷彩”的微信公众号。《你岁月静好,我负重前行,就好》《你的家国万里,亦是我奋不顾身的勇敢》《总有一份信仰或情怀,支撑你我负重前行》《行走在国境之西,诗酒趁年华》,一篇篇翻看下去,惊喜不断袭来,为这支部队涌现的文学人才而欣喜。还没顾得上寻找核对作者,部队整体转隶的命令就到了,公安边防部队不再列武警部队序列,全部退出现役。

  人生有过许多次告别,但没有哪次这般难舍,并且不是个体告别,是整个部队顺应改革大潮华丽转身。如何纪念这具有历史性意义的转折,如何对这支部队的辉煌历程进行回顾和总结,如何为我们的军旅生涯画上圆满句号,我所在的报社参与了转改活动的策划。成立筹备专班抽调人员时,我一下子就想起了“柒度迷彩”,并向专班推荐了不识其人只见文采的作者。作者很快找到了,叫王贵生,来自新疆公安边防总队红山嘴边防检查站(现为新疆出入境边防检查总站红山嘴出入境边防检查站),是军校刚毕业不久的排职干部。

  就这样,在那个夏末的日子,贵生被抽调到北京,来到了报社。瘦弱的身材,腼腆的神情,整个人给我的感觉是怯懦的,眼睛里能捕捉到如小动物般的惊恐和慌乱。他曾在文章里记录了初来乍到的心态,“北京,总有让人情有独钟的温柔,邂逅在八月末梢上,来时匆匆忙忙,都来不及准备好思绪整理行装就已经出发在路上,置身拥挤的人流来来往往中,一切,没有伏笔却早已温暖了我整个慌乱的秋……”“那个骄阳似火的中午,从乌鲁木齐起飞的航班在飞行五个多小时后终于落在了首都国际机场,此刻天正好,初秋的北京格外清爽,我眯上眼睛拼命呼吸这里的空气,让阳光肆意洒在脸上,触碰着我有些凌乱的神经……所有的不期而遇都显得庄重了起来,所有的故事也都从这一刻开始刻写,不再是轻描淡写,也不再是云淡风轻。”这是他初来北京时的心灵写照,也是他最真实的感受。

  办公室腾出一个工位,他开始为转隶纪念活动做一些具体的文字工作。平心而论,尽管他来到北京来到了报社,但接触依然不多,他的工作另有人负责,我过问不多。只是在他帮助工作接近尾声时,曾把他叫到我办公室,除了鼓励他坚持创作外,也提醒他回单位后一定处理好工作和创作的关系,还提了些具体建议。回去后,看到了他写报社的文字。他在文章里详细记录了在报社期间的感受,读来令我为之动容,他在文章中写道“这里是充满包容和睿智的一片乐土,也是溢着书香和文化的一方净土……相比起走走停停的都市繁华,我更喜欢翻阅这里的每一期杂志报纸,在文字里读懂每一位边防人的坚守和戍边背后的感动,在图片里找寻大美边关带来的震撼和冲击。”

  “平时除了自己的工作之外,更倾心于向每一位老师学习,通宵达旦的加班和每一期报纸认真细心的校对,对于文字的热爱和工作的敬业,也给了我无限教诲……在这里的日子,有领导战友关心照顾,有编辑老师的答疑解惑,也有生活琐事里一举一动的温暖,每一天熄灯前,我都把这些用笔一一珍藏,用并不擅长的文字记录在案。”

  “想起每一个温暖的,感人至深的细节,都让我在砥砺前行的路上倍感振奋,那些一不小心就温暖或者惊艳了你青春的人和事,在后来也是温暖了一生。”

  归队后的贵生,工作训练之余依然笔耕不辍。给杂志写稿,给报纸写稿,更新公众号,我继续从文字里感受着他的工作、生活,包括内心。每次想起他,我总会联想到清代袁牧的那首《苔》:“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觉得他是用稚嫩却执著的双臂奋力为自己撑起一片文学的天空,用勇毅和果敢坚守着这块文学的领地,时间之遥、空间之远、语境之偏,都无法构成阻隔,不管是背对世界还是面向未来,他始终沉浸在自己构架的文字世界里,会心地微笑着,这微笑是对自己充实青春的最好褒奖。

  贵生的作品大多数都是散文,这也是我所钟情的文体。任何文体,对应的都是一种生命形态,文体与时间、与自然、与信仰之间存在着神秘的同构关系。我甚至把这份爱好看作生命的重要支点,当心灵出了问题,散文就是最好的疗养地。贵生用文字坚定而决绝地证明,文学写作是重返心灵的特别路径,是感受时代的珍贵形式,是直面人生的可敬记忆,是回应生活的积极姿态。

  贵生有着深厚的军人情结,贯穿作品始终的,是他生命中曾融入的橄榄绿。《总有一份信仰或情怀,支撑你我负重前行》《在成长中,一个人就要像一支队伍》《守护雪山孤岛的兵,今天你要走》《在和老营长的对话里,我读懂了边防军人的不易》《这些沉淀在内心深处的忠诚,在边疆落地生根》,记录的都是与军旅人生有关的人和事以及感悟。

  他写道:“一寸丹心惟报国,战士的快乐是简单的,站在阿尔泰山俯视脚下的土地,有安详的友谊峰,有微笑的喀纳斯河,更有可亲的牧民和袅袅炊烟,家国安康,便是幸福。蓝天、白云、青山、绿水、国门、界碑、边境线,这是每个边防军人的骄傲,也是我心中坚守的月亮。”“即将,要去向祖国最需要的地方,我想用我的脚步去丈量每一里边境线的长度,我想用迷彩的颜色去护卫每一寸山河的安宁,我想用我的手掌去展开每一面五星红旗,让它飘扬在祖国每一方蔚蓝的天空下。”

  这部文集,贵生还把大量篇幅留给了军校生活,《121天,愿你我一起努力,在这年轻的战场》《最后一课,我们不说再见》《别忘记,匆匆那年里你穷极一生的梦》《金色一道杠,从来都是青春里最骄傲的颜色》《刚好遇见你,广指》《这个夏天,舍不得的只有你》《愿历尽千帆,归来仍少年》,都是三年军校时光的记录和感悟。

  他写亲情,写对亲人的亏欠。《对不起,从未让你骄傲,你却待我如宝》《年少不懂父亲,初懂已是二十有四》《对不起,我不能回家过年》。“越来越多的经历和努力中,逐渐体会到所谓军人,意味着更多的奉献和牺牲,意味着我们的每一个春节总有大部分人不能回家过年团圆,而在这条路上,我们已经越走越远,回家的路也被越拉越长,家国万里,关山如雪,除了爱情,有一种亲情也注定要被辜负。”“这个春节注定要在值班备勤的岗位上度过,想家念家,只是冷藏在了钢枪和哨位上,我们的青春已经大半献给了共和国最绵长的边境线,亘古悠长,这是一场只有起点,没有终点的抉择,倾国倾城。”“我们的过年不回家,是为了让脚下这片土地更坚实,让祖国和人民更放心,从来都不需要你知道我,但我知道守着你,就好!”贵生的作品,每篇文章都有故事,每行字都有温度。往往是心有所思,笔有所随,是对情志的坦诚释放,是对心音的真实吐露。

  读贵生的作品,我还发现一个出现频率比较高的词“初心”,在很多文章里都提到了“初心”:《心向远方,莫忘来路》《初心犹在,热血犹存》《月明羌笛戍楼间,初心不变》《从一杠到挂星,你的初心还在么》。

  他写道:“忠于选择,初心不变,初衷不改,我们的故事在延续。边关将士的衷肠在延续。”“这一路走来,换了警衔,老了容颜,变了太多,唯一不变的就是初心。”“每一处的成长,都是最好的印记。年轻干部的成长,必须经过血与泪,冰与火的锤炼方能守住初心,抵住诱惑,经得起繁华和寂寞,也能经得起任何平淡和坎坷。”“别让风刮走自己的心,别让雨淋湿自己的承诺,无论未来的路走得如何艰难,都要记得我们无悔。”

  我一直在思考,他说的初心到底是什么?最终从他的书中找到了答案:“做共和国最放心的戍边人,竟成了我们这一生里无法抹去的执念和诺言。”我想,这就是贵生所说的初心,这也是所有戍边将士的初心。

  部队转隶期间,也是他创作的高峰期,《功成不必在我,功成必定有我》《叶落知秋,重整行囊再出发奔赴年轻的战场》《戎装七年,请收下我在千里边关为你写下的情书》,《我拿什么为你守岁,我的祖国》《日月悠长,岁月无恙》这些作品好像都出自那个时期。

  “我想在这最后的坚守里,肯定会有目送战友的不舍和悲伤,也肯定会有对军装的眷恋和不舍,也依旧会有山高路远的期待和漫长,但正因为这份赤诚和忠心,正因为有这份有情有义,未来仍旧可期,只是江湖路上再无迷彩,再无军装,可军歌依旧嘹亮,兵心依旧滚烫。”“不求多年之后,你会想起——想起在那个漫长的边海防线上,也曾有那么一群可爱的人用自己最好的青春最好的颜色搭配着共和国的成长和安宁,卫国戍边曾是我们最光辉最骄傲的历程。不求数年以后,你会记得——记得我们胸前的边防和脚下的热土,记得我们头顶的警徽和边关冷月,记得我们肩扛的责任和无悔担当,记得我们爬冰卧雪负重前行,记得我们反恐维稳守护万家灯火明,记得我们查缉毒品一心为民,记得我们边境踏查亲吻界碑,记得我们昼夜封控坚守国门……”

  这里,不能不重点提一下这篇曾经被朋友圈刷屏有着10W+阅读量的文章《有生之年,有幸遇见》。“22000余公里陆地边界线,18400公里大陆海岸线以及253个对外开放口岸,共和国的边海防线有多长,我们的青春就有多惊艳。”“这些年的青春尽数交给了边防,有多美好,或许只有漫长的国境线知道,有多留恋,或许只有国门界碑知晓。”“山河无恙,国境安康,这一程的边防,足够慰我心房。”

  时隔大半年再读,依然泪湿双眼,毕竟戎装在身整整32年,脱下的切肤之痛,难于言喻,余生再无良药可治愈。生命中走过的那一程,成为一种回忆,定格为一种永恒,那是心头无法刷新的记忆,也是永远的回望和怀想。贵生说出的,是所有脱下军装战友共同的心声。

  “但识琴中趣,何劳弦上声。”贵生乐于置身纯净的精神现场,甘于保持涉世未深的现状,始终捍卫着自己简约的心灵底片并且经常擦拭。他能够让自己心有所思,情有所诉,笔有所随,纸笔的触碰与键盘的敲击都不曾沾染世俗的气息。他干净善良的文字,渗透着透明的处世观、深厚的家国情怀、优雅的古典心绪、芬芳的岁月记忆,这一切搭成了虽不大但对他已然足够的散文世界,他从中获得心灵上的澄澈、安稳,这就是对文学最好的捍卫!

  “饮冰十年,难凉热血,想来不错。”这段话,贵生是对使命说的,我想也是对文学的承诺!对贵生而言,他的人生不过是刚刚起步,要走的路还很长很长,希望他永远记住:人生的高度许多时候并不在起点,越努力,越幸运!

  深深祝福贵生,我的同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