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文化馆  >  图片  > 正文

用诗歌和生命对话

评陈计会诗集《此时此地》

2019年05月24日 09:58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杨勇   

  

  《此时此地》是广东省阳江市公安局民警陈计会近年的诗歌作品精选集,通读全书,使人获得了一种认识:诗,是情感的爆发物,是生活现场的榨汁机,更是哲学的一种特殊形式。陈计会的诗歌创作坚持了30多年,写到现在,他的诗歌有了一些苍凉的意味,更加内敛,更加朴实,带着一份细心感悟这个世界,能够从日常经验的不经意处洞悉到人世间的困境乃至危机。而面对苦难与危机,他仍然抱持一种宽容,保存一份淡定,以一种包容的态度和生命对话。

  陈计会的诗歌,呈现出了这样的特点:既有外部的恢宏气势,又有内部的细致纹理,宏大之中见精微。

  他赋予细小的事物以哲思,于是小小的《油菜花》也有了大国一般的风范:你有你的帝国,十里春风/你有你的专制,黄金遍野……他让卑微的蚂蚁背负理想,让轻飘飘的叶子成为了预言家,他感觉《每一片叶子都闪着光芒》:纵使终日埋首于劳作的蚂蚁,也用梦想掩盖痛楚和忧伤……每一片叶子却暗示着道路和方向……他陷入《那庆村》的野草和寂静:脚下的野草在疯长……村庄的寂静,也是世界的寂静/村庄的荒芜,也是世界的荒芜……为何那么多人的内心长满了草。

  他关注庞大事物内部的细节处理,在细微处倾听世界的心跳。他在一首命名为《根,或独白》的诗里,以一种显微镜般的角度写海陵岛:岛:一个古老话题。当它被海推入——/孤独、漂泊、无依的境地/它挣扎着,弓起丘陵起伏的背脊……

  他的诗里既有宏大框架的设计,又有缜密内部的雕琢,大与小相互纠缠相互交融,成为统一的整体,丰满而有层次。以《漠阳江传》为例,这首诗里既有从高处俯视低处航拍的大场景,又有拿着显微镜贴身观察打磨的小细节,既有对漠阳江这个庞然大物骨架轮廓的建构,又有对人文气息的精雕细琢。这是一首交响乐般的长诗,自然的风暴与内心的风暴此起彼伏纵贯全诗,扣人心弦。

  作为社会个体而言,诗人有时需要果敢的担当像光一样,照亮内心和身处的世界。对陈计会来说,写诗就是一个凿壁偷光的过程,作为一位有怀疑精神和批判精神的诗人,在他的诗中,能感受到一种苦难意识和与命运抗争意识,其中有生存的困惑、迷惘和无奈,有和一个世界不止息的对话,有对生命的叩问,对“存在”的追问,比如《说出》:多少年了,我却说不出真相/——纵使疼痛无所不在/诗人啊,你说什么叫羞愧?比如《此时此地》:那一片颤动的叶子哦/如何在秋风中安定下来?比如《小满》:我的歌唱,何时抵达爱的枝头?再比如《在更低处》:背负青天。比这一切还低的/是什么?是井底,深蓝的井底/怀抱仰望,并且包容——/哦,诗人,你指的是什么呢?

  一个执著的现代诗人,必定在不断返回与超越中重新清零,写作历程中的每一次自我否定和自我变构,都是一次艰难的“出生”。在这一点上,陈计会从未停止过对诗的思考和探索,一开始,陈计会是以一个纯粹的抒情诗人的形象出现在诗坛上,专注于向大地和天空的歌唱。随后,他俯下身子,贴近身边的现实世界,倾向于对生活日常、自然万物和历史记忆的凝视,诗歌创作上更多地注入了叙述和描摹的手法,诗歌更加内敛更加凝重。他主动求变,甚至充分利用本土语言中美的资源,将地方口语引进了诗歌中,营造了独特的语言风格。

  这首《牛一自述》便是其中一例:拿不下的云,就不再拿了/扑无蒲也就扑无蒲/你终于明白,光阴是用来虚度的/生生不息的野草,自得其乐/多少绳索自身带来,岁月带走/满掌烟雨,反手间,云淡风轻/留下大片空白,如此甚好!/无钱买纸疏疏写:一首诗/它照着你的来路和归途/有多少火焰海水,有多少笔底明珠/还有多少理不清的头绪和伏笔。阳江话里,“牛一”指的是生日,这是陈计会写给自己的生日诗。这首诗里,诗人精心放置了一些地方语言,仿如糖水里加了一小勺盐,为诗歌制造了另一种奇特的味道。比如“扑无蒲也就扑无蒲”,这里的“扑无蒲”意为扑不上来。“无钱买纸疏疏写”,这句话容易理解,是一句阳江人常说的口语。这些本土方言的灵活运用,为诗歌注入了更多营养,也为读者的阅读添加了更多乐趣。

  对语言的反复磨炼和推敲,对诗歌写作的高标准与严要求,多年的积极实践与深层探索,推动陈计会不断开拓着自己的诗歌创作之路。以精雕细刻的语言入诗,以一种客观冷静的姿态,对生命的感怀进行细致剖析,对现实生存进行深入考察,陈计会以一种独立的姿势打开了一个现实与诗意的广阔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