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文化馆  >  新闻资讯 > 正文

生死缉毒(上)

记八一勋章获得者、云南公安边防总队普洱支队支队长印春荣

2017年11月14日 09:23    来源:中国警察网-人民公安杂志   作者:范玉泉   


印春荣近照。云南边防总队供图



云南边防总队供图

  崇尚荣誉是军人的追求,因为荣誉的背后是忠诚、奉献和责任。2017年7月28日上午,在激昂而振奋人心的乐章中,印春荣早已挂满勋章的前胸,又佩戴上了象征军人最高荣誉的“八一勋章”。

  这份殊荣是印春荣35年军旅生涯最好的证明。

  35年来,他高擎禁毒大旗,披肝沥胆,守护着春天的欣欣向荣。

  虽然历经千难万险,历经无数生死,但他坚信,谁都无法阻挡春天的来临。

  一

  茶室的灯光斜刺下来有些耀眼,印春荣本能地移动身体,坐到了沙发最右角,这里的光线相对柔和,静谧中透着一种说不明的安全。

  对于印春荣来说,能够有选择就是最好的选择。没有人比他更明白,掌握主动权,对于一个卧底来说,意味着什么。

  印春荣抬起桌上的玻璃茶杯,那是一杯冲泡得恰到好处的普洱茶,汤色清亮透明,泛着橙黄的光泽。

  普洱茶历史悠久,也让普洱市闻名四海,这个边境线长达460公里的边境城市,东南与越南、老挝接壤,西南与缅甸毗邻,具有“一市连三国”的特殊地理区位,是云南边境情况最复杂、斗争最尖锐、任务最繁重的地区。

  2014年8月,印春荣提任云南省普洱市公安边防支队支队长,维护边防辖区总面积5757.3平方公里的安全稳定成为他肩头沉甸甸的责任。长期高强度的工作重压下,一口热茶,无疑是疲惫身心的最好慰藉。

  印春荣喝过的茶不胜枚举,但记忆最深的,还是多年前,千里之外的一场下午茶。

  那茶索然无味,但足够惊心动魄。

  那是2002年5月6日下午时分,厦门一家五星级酒店三楼的茶室里如平常一样生意清淡,可容纳五十几人的茶座里,只坐了三个客人。

  音箱里传出的萨克斯乐曲舒缓悠扬,而在座的三个人,看起来却一点都不放松。其中一个彪形大汉,要么面无表情地盯着斜对面的小个子,要么就警觉地扫一眼四周。

  座位上的小个子,就是时任云南公安边防总队保山支队副参谋长的印春荣。不过,在这个茶室里,他的角色变成了名叫“三哥”的贩毒集团马仔,与他面对面坐着的是绰号为“黄毛”的台湾籍毒贩。

  一个星期前,印春荣和他的战友在云南省保山市截获了一辆运毒车,一名毒贩被保山公安边防支队抓获,同许多小马仔一样,这名毒贩选择了人体藏毒。

  突击审查,印春荣很快掌握了马仔的幕后老板正在福建等着接货。万事开头难,审查工作至关重要,说服马仔必须一宿搞定,如果他跟上线失去联系两天、三天,就永远不会有人联系他了,因为这说明他可能出事儿了。

  幕后老板外号“黄毛”,在台湾曾有五年的特种兵经历,枪不离身,而且身边常年带着一名身手不错的保镖,多年来从未失手。

  随着案子的跟进,印春荣发现“黄毛”和广东的一名毒贩还有联系。为了彻底打掉这个特大贩毒团伙,印春荣向上级请示汇报,很快成立专案组,兵分两路,一组到广东,一组由自己带队乔装成送货人前往厦门与“黄毛”见面。

  到了厦门以后,印春荣打电话联系上了黄毛,约在上岛咖啡屋谈判。

  可是在上岛咖啡屋,印春荣并没有见到马仔口中的黄毛,来谈的是一个身高170CM左右的男子。

  印春荣知道是毒贩在试探自己,这种试探,他已经经历过无数次了,他一边不慌不忙地操着云南普通话与来人进行交谈,一边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陌生的咖啡厅里,印春荣凭直觉判断,还有两个可疑人,一个坐在不远处注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一个站在门口里外观望。

  印春荣心想,这黄毛果然老道。不但自己不露面,还安插那么多人盯住自己。

  来交谈的人对云南边境的情况十分熟悉,不停地问一些云南边境的问题,面对层层逼问,印春荣步步为营,不慌不忙地介绍着云南边境的情况、自己的"业务"范围和组织"货源"的能力。

  正当聊得火热的时候,对方接了一个电话,接完电话之后,和印春荣寒暄了几句,就借故离开了。

  印春荣暗叫不好,难不成已经暴露了?但仔细捋了一遍接头的所有细节,并未发现有什么破绽。如果真的暴露,应该也是外围出了问题,可能有同事不小心被盯梢的人发现了。一想案子暴露,失去打掉这个特大贩毒团伙的机会,印春荣就特别沮丧。

  令印春荣欣喜的是,广东很快传来消息,广东的毒贩并没有逃跑,案子跟进得很顺利,已经和对方约妥了交货时间。

  印春荣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并不是案子暴露了,而是“黄毛”太谨慎,故意考验自己。

  初战交手,让印春荣明显感觉到这是比以往都要难啃的一块骨头,“黄毛”的反侦察能力很强,不容易对付。

  一天过去,“黄毛”主动打来电话,要求印春荣前往交货。

  根据“黄毛”的要求,交易地点选择在厦门一家五星级宾馆的二楼茶室。接到“黄毛”的信息以后,印春荣迅速对宾馆的地形进行勘察研究。

  这是一个开放式的茶室,四周非常空旷,站在茶室,可以清楚地看清一楼大厅的情况,负责抓捕行动的人员根本无法隐蔽,也找不到任何的掩护。

  “黄毛”心思的缜密让印春荣不敢轻敌,为了不打草惊蛇,印春荣决定撤掉外围保护,只身一人前往茶室与毒贩交涉,再另想办法引“黄毛”到预先设下的包围圈进行抓捕。

  专案组都觉得这有些冒险,但眼下并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由赤手空拳的印春荣去单刀赴会。

  这一次,印春荣终于见到了“黄毛”本人和他的贴身保镖胖子。印春荣仔细打量着眼前的对手。

  “黄毛”身高175CM左右,体格偏瘦,却显得很干练,金黄色头发下有一张轮廓分明的面孔,很难想想这个外表英俊的男子,不仅是摸爬滚打样样精通的退役特种兵,还是心狠手辣睡觉枪都不离身的大毒枭。

  保镖身高190CM左右,体重应该在100公斤以上,164CM的印春荣明白,如果自己稍有疏忽,马上就会被对方识破,而硬碰硬的话,自己绝对难以招架。

  印春荣抬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进入到“三哥”的角色中,演得越像,则越安全。

  没聊两句,“黄毛”称自己没烟了,印春荣顺手从兜里掏出一盒“555”牌香烟,扔给对方一支,自己慢慢地点上一支。掏烟、点烟、吸烟、吐烟,印春荣这套并不起眼的小动作,一直在“黄毛”冷冰冰的注视下完成。

  被这样死死地盯着看了一分多钟,印春荣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终于,“黄毛”点上了烟,长长地吸了一口,刚才几乎僵滞的空气重新流动起来。

  印春荣明白,刚才“黄毛”是在考验他,看他现在的神情,应该是过关了。

  长达半小时的试探,“黄毛”基本上信任了印春荣,将80万元打到了印春荣指定的账户上,并将40万元现金摆在了印春荣的面前,要求马上交易。

  按照专案组预案,这是行动的最佳时机。

  但是,印春荣却接到了专案组的消息,广东方面的抓捕时机还没有成熟,交易还没有达成,贸然抓捕“黄毛”,可能会使广东方向失败。这就意味着,印春荣需要和“黄毛”继续拖延时间。

  专案组预定方案中,广东为主战场,厦门为第二战场。第二战场要以主战场为主,力争要做到广东抓,厦门同时抓,或者广东抓了以后,厦门才能抓。

  多年的卧底经验使印春荣明白,与毒贩交谈的时间越长,对自身就越不利,言多必失,特别是面对“黄毛”这种老道的毒贩,稍有疏忽,都会招来致命威胁。

  虽然心里焦急万分,但除了拖延下去,印春荣别无他法。

  印春荣一边点钱,一边漫不经心地与“黄毛”闲聊,头两个小时,双方还算相谈甚欢,一起为以后的贩毒进行规划。

  两个小时过后,黄毛立即拿货的要求一直没得到满足,开始变得焦躁起来。

  为了稳住他,印春荣拨通了外面战友的手机说道:“大哥,老板这边急着想拿货,你赶紧查一下钱到账没有。”

  电话一头说道:“拿货没有问题,但是他们的钱还没到账,告诉他,钱一到账马上就发货!”印春荣明白,战友是在通知他,广东方面还没有抓捕,必须得想办法稳住“黄毛”。

  没拿到货的“黄毛”越来越烦躁,对印春荣开始骂骂咧咧的,几次提出“改日再谈”。

  面对“黄毛”的抱怨,印春荣一边赔笑,一边设法稳定他的情绪。对于印春荣来说,这短短的一小时,简直比一个世纪还长。

  印春荣调用自己的全部智慧和生活常识,滔滔不绝中继续扮演着马仔“三哥”。不能冷场,但也不能太过热烈,一切谈话的内容都得临场发挥,而且要恰到好处。

  艰难支撑了四个小时后,印春荣终于等到外围战友的电话。

  “大哥让我们去拿货。”印春荣高兴地对“黄毛”说道。

  此时早已等得不耐烦的“黄毛”和他的保镖顾不得多想,起身便跟着印春荣去取货。

  “黄毛”没想到的是,他做事那么谨慎,却还是着了印春荣的道,在取货地点,等待他的不是毒品,而是专案组早已设下的包围圈,埋伏在四周的官兵“呼啦”一下冒了出来。

  发觉上当的“黄毛”,狗急跳墙,正欲拔枪反抗,印春荣一个箭步上前将他掀翻在地,牢牢按住,和战友们一起将“黄毛”和保镖生擒。

  此案共缴获海洛因53公斤,毒资300多万元,摧毁了一个以台湾人为首、长期经营于广东、云南等地的贩毒集团。

  直到进了班房,从未失过手的“黄毛”也没明白,这个黑黑的小个子怎么可能是警方卧底?

  二

  “黄毛”的疑惑不是没有道理。就是现在看起来,身着便装的印春荣和常人眼中高大威猛的边防警察形象相去甚远,不足一米七的小个头,身体微微发福,黝黑的皮肤,精干的寸头,不露声色。

  就着深夜的普洱茶香,印春荣的思绪被回忆追赶着,“黄毛”的这一战,时隔多年,回忆依旧让他有些兴奋,他坐直身板,放开紧抱的双手,凌厉的眼神也轻松起来,有了一丝笑意。

  茶杯就在面前,汤色正好,印春荣浅浅饮了一口。

  水是滚烫的,心是平静的。

  什么样的人才能够做卧底?其实并没有统一标准,但假如你长得像个文质彬彬的博士,却和毒贩说是来自云南边境的马仔,估计这戏难演。假如你长得高大威猛,容易让毒贩产生危机感,也不利于行动。

  长得不那么像边防警察的印春荣,在缉毒战线上,成功将这种不像用到极致,比如第一次主动请缨,参与缉毒侦查。

  那是1998年10月,时任保山边防支队龙陵大队军医的印春荣意外得到一个线索,有毒贩要转手一批毒品。印春荣激动地找到龙陵大队大队长,汇报了这一线索。

  和往常不同,印春荣发现大队长除了欣喜外,还有些忧虑,一问才知道,大队里的侦察员都出去跟案子了,根本抽不出人手料理这个线索。

  “不如让我去吧!”印春荣竟然鬼使神差地对大队长如此说道。

  大队长看了看印春荣,心里有些怀疑,这个其貌不扬的小个子医生能行吗?他没有参加过缉毒战斗,更没有经历过化妆侦察,那可是玩命的事,开不得玩笑。何况他也不属于侦查部门和情报部门,没必要以身犯险。

  侦查是一门系统而专业的学科,要掌握法学、侦查学等各种知识,身体素材也是考核一大标准,擒拿格斗、警用武器都得精通。

  看到大队长还在犹豫,印春荣再次说:“我觉得我能行的。”

  “我首先是个军人,其次才是个医生,你们能上战场,我也能上!”印春荣恳切说。

  印春荣的坚持,打动了大队长,同意让他乔装打扮,扮演一个买货的老板与毒贩联系。

  在大队长的指点下,印春荣拨通了毒贩的电话。

  在电话里,印春荣说明了自己的目的,可是毒贩对毒品却闭口不谈,只是闲聊一些不着边际的问题。

  印春荣知道毒贩是在试探自己,所以不动声色地与毒贩东拉西扯。

  一通电话以后,大队长改变了对印春荣的看法,他虽然没有经验,但是说话的方式、语气都拿捏得很准,没有什么漏洞,表现得还算可圈可点。

  令印春荣没有想到的是,自从通过话以后,毒贩却迟迟没有再联系他。这令他有些失落,难道第一次缉毒就这样泡汤了?

  由于是第一次参加缉毒任务,印春荣太想把它做好了,但毒贩的杳无音信,让印春荣寝食难安,他无数遍设想交货场景,想象着怎样才能把任务顺利完成。

  一个星期以后,印春荣终于接到毒贩的电话。他压制住激动的心情,在电话中与毒贩耐心交谈,尽管毒贩依然没有谈什么时候交货,但再次连上的线,让印春荣依旧很兴奋。

  一来二去,几次电话后,毒贩终于信任了印春荣,同意去龙陵宾馆交货。

  交货当天,印春荣早早候在宾馆等着毒贩的到来。即使他已经不只百遍地告诉自己不能紧张。但一见到毒贩 ,印春荣的心还是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那是他第一次真正近距离接触毒贩,他既紧张又激动 。

  毒贩来了两个人,身高都在175CM左右,比印春荣明显要高出一个头,光从体型来看,真动起手来,印春荣肯定吃亏。

  印春荣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一遍一遍地告诉自己,放轻松,不能紧张。看到两名毒贩手里空空,并没有要交易的毒品。

  印春荣一声怒呵:“不是说好在宾馆交易吗?你们到底有没有诚意?”

  这凭空而来的呵斥,反而给印春荣缓解了无形中的紧张,他的神情一下子从军医官转换到了贩毒老板,表现出了被怠慢的愤怒。

  一名毒贩赶紧圆场说:“大哥,不急,不急 ,我们先去吃饭,其他的再谈。”

  印春荣明白,毒贩肯定不会轻易相信自己,改变交货地点,是毒贩常用的办法。

  出了宾馆大门,一名毒贩骑过来一辆摩托车,让印春荣坐到中间,就这样,印春荣被两名毒贩前后夹击去找饭馆。印春荣当时心想,自己要是暴露,后面的人随时可以用刀子从背后插入自己的心脏。

  印春荣更担心的是,外围的战友有没有看到他出来,能否及时跟上,如果外围跟不上,到了新的交货地点,他该怎么办?难道赤手空拳和俩毒贩肉搏吗?

  各种想法像突然爆发的山洪,在印春荣紧张思绪的空白河床上驰骋、奔腾、肆意翻滚。无论山洪怎样肆虐,印春荣的潜意识的堤坝却牢不可破。

  突然,摩托车一个刹车停了下来。印春荣一看,原来刚经过交通岗亭时,骑车的毒贩不小心闯了红灯,被一名交警给拦了下来。

  心里有鬼,骑车的毒贩掉转车头想逃跑,眼看任务即将“流产”,印春荣赶紧制止骑车的毒贩,下车向交警迎面走去。

  那位交警看印春荣有些眼熟,刚想说话,印春荣灵机一动,先开口说道:“老哥,我们是从山里来的,头一次进城,啥规矩都不懂,放我们一马吧!”随手塞给交警一盒烟,并使了个眼色。

  交警明白其中必有内情,说了句“下次注意”,便挥手放行。

  意外为毒贩成功化解“险情”,竟然争取到毒贩的进一步信任,相互间交流也更加轻松了。两名毒贩选择了一家餐馆停了下来。

  饭馆很小,一桌吃饭的客人都没有,毒贩在一个角落坐了下来。印春荣仔细观察着饭馆的环境,发现毒贩选择的位置恰好是监控的死角,外面根本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另外这餐馆怎么一个吃饭的人都没有,老板和毒贩难道是同伙?要是这样的话,一有什么状况,毒贩把门一关,自己想脱身就难了。

  印春荣脑子飞快地旋转着,一边要应付毒贩提出的问题,一边要想着下一步该怎么做。

  吃饭间,毒贩问起印春荣毒品的销路,印春荣没有这方面的经验,知道言多必失。随机应变说:“老弟,你心也太黑了吧,有钱大家赚,我告诉你,我岂不是丢了饭碗?”

  经过三番五次的试探后,毒贩终于进入了正题。在协商好价格以后,一名毒贩从小饭馆门后提出了一包东西摆到了印春荣面前。

  印春荣打开一看,里面装满了毒品。

  这是抓捕的最佳时机了,印春荣心想。可是外围迟迟不见动静,为拖延时间便于抓捕,他以验货为借口,与毒贩进行周旋。

  左等右等,外围依旧没有动静,印春荣心想,难不成外围跟丢了?

  印春荣一边验货,一边观察毒贩的一举一动,寻找最佳下手时机,趁毒贩不备,他抄起了一个玻璃杯,使劲砸向一名毒贩的脑袋,那名毒贩应声倒地,鲜血顿时喷涌而出。

  另外一名毒贩见状,瞬间急红了眼,掏出刀子就向印春荣捅去。印春荣侧身一闪,猛地撞向这个比自己高出一头的家伙。

  就在这危急的时刻,外围设伏的侦查员冲了进来,一举将两名毒贩擒住,当场缴获海洛因9.85公斤。

  印春荣事后才知道,外围迟迟没有冲进来的原因是看不到里面的情况,因为毒贩进入饭馆的时候没有携带毒品,贸然的行动,恐怕打草惊蛇。后来听到里面的打斗声音,才冲了进去。

  初战告捷,印春荣的表现让所有人刮目相看,这次的经历让印春荣初次品尝到了胜利的果实,也为他成为一名缉毒警察奠定了基础。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案子,今天的印春荣很可能还穿着白大褂,拿着手术刀,站在无影灯下。



责任编辑:易立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