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文化馆  >  新闻资讯  > 正文

现实主义创作风格蔚然成风

2021年03月17日 17:13     来源: 光明日报    作者: 戴清   
光明日报 · 戴清  |  2021-03-17 17:13

  近年来,荧屏上的审美风尚悄然发生改变,现实主义创作风格的优势地位日渐鲜明。无论是现实题材《大江大河》系列、《黄土高天》《最美的青春》《山海情》《石头开花》《在一起》《装台》《幸福里的故事》,还是重大革命历史题材《伟大的转折》《外交风云》《跨过鸭绿江》《觉醒年代》、谍战剧《隐秘而伟大》《瞄准》,或是网络剧《隐秘的角落》《我是余欢水》……现实主义精神体现在不同题材类型创作中,使中国电视剧的美学品格变得更加醇厚、富有深度与层次。

  1、现实题材创作占比与日俱增 

  电视剧的创作风气、审美风格是时代氛围、大众趣味的集中反映,与国际国内形势、国家政策导向等密切相关,又是社会情绪、时代风气、大众审美趣味的风向标,也反映了创作者、作品与社会生活、时代发展的多重互动关系。

  当下中国社会正处于高速发展和深刻变革的时期,为创作提供了丰沛的素材。近年来,相关政府部门高度重视“三重大”题材创作(重大历史、重大革命、重大现实),鼓励、引导头部影视制作机构加强题材布局,很多影视创作者也看到了这股蕴藏在时代肌理中的创作趋势,自觉响应,积极投入。在几方合力之下,电视剧创作审美风气发生了改变。

  近年来,现实题材创作占比不断提升。艺恩数据发布的《2020年国产剧集市场研究报告》显示,2020年卫视播出的剧集中,现实题材是最大的剧情类型,占比78%,同比上升17%。创作者体察生活的触角越扎越深入、观照生活的面向越来越多元,精神格局与文化视野不断拓展,这一切都直接影响着作品的思想导向性与情感感染力,电视剧作品的艺术性和思想性得到了有效提高。

  2、普通人情感是关注焦点   

  根脉深扎是现实主义品质、锐度的保证。2020年一批脱贫攻坚题材带着乡土中国的气息,以鲜活的人物形象闪耀荧屏,赢得观众认可。《山海情》体现了在生活中孕育酿造、在艺术提炼中破土而出的创作模式的优势。农民对致富的渴望,闽、宁两地政府多渠道助力扶贫以及不同农民的生存境遇与人物关系得到细腻表现,让福建帮扶宁夏西海固地区移民脱贫所走的每一步都显得格外真切,加强了现实主义艺术真实性的呈现以及艺术真实感的传达。

  根脉深扎还表现在创作视角下移和创作者情感态度的转变。《装台》将城中村普通人、农民工等“下苦人”作为主人公,赢得观众欢呼。近年来,荧屏审美一度向时尚趣味偏移,一些都市剧充斥着多金、潇洒的总裁白领形象。似乎只有精英才与大都市相配。殊不知,普通人的生活才是都市底色,只是这种底色在电视剧创作中被淡化了。令人欣喜的是,除了《装台》,《幸福里的故事》《什刹海》等也将创作视野投向大都市中普通人,增添荧屏上平凡百姓生活的情感分量。

  重大革命历史题材也斩获颇丰。前几年的《海棠依旧》《彭德怀元帅》《可爱的中国》《伟大的转折》《外交风云》等成就卓著,近期播出的《跨过鸭绿江》《觉醒年代》则是最新史诗性力作。相关管理部门对围绕各种重要时间节点展开的创作策划指导,表现出对时代审美风尚塑形的引领姿态。这些作品的出现标志着重大革命历史题材创作在思想艺术、制作水准上的全面提升,也令人们对庆祝建党百年的重点作品《功勋》《光荣与梦想》等愈加期待。

  3、积极的现实生活释放正能量   

  现实主义品格是温暖的、有热度的,在创作结局走向上需追求“向着光亮的地方去”,给观众希望,也是文艺作品给人以力量和引领的重要显现。如电视剧《决胜法庭》《巡回检察组》等优秀涉案剧努力推陈出新,对情、法、理的纠葛、冲突给予有冲击力的艺术表现,法官、检察官等人物形象都有着动人的艺术魅力,充分展现了中国依法治国,执法者以生命捍卫法律尊严、执法为民的积极正能量。《安家》等作品的改编创作从“卖房子”到“安家”的主题立意大大丰富了作品的精神内涵,也凸显了作品抚慰温暖人心的艺术功能。

  这种正能量的发挥同时是与作品对社会时代的深度揭示彼此成就的。改编自网络文学的《大江大河》系列以恢宏之势书写改革开放四十年国家社会的变迁发展史与改革者、创业者、普通人的情感命运史。新近播出的续集秉承第一部精神内蕴深厚等优长,将改革走向深化、社会转型的时代特征通过人物的情感命运加以具象反映、细腻描摹,一点一滴地夯实了典型环境的独特性,为活跃于其中的人物形象提供了真切可信的戏剧前提,也让该剧打破了续集口碑难以为继的“魔咒”。

  4、质朴的表达方式回归艺术本真   

  近期优秀剧集的现实主义品格彰显着创作在身体美学上的转向。之前的一些作品经常因过度使用滤镜美颜,被观众诟病——演员的面部白亮光洁,缺乏光影层次感和容颜个性。而最近的现实主义创作努力追求真实动人的艺术之美,如抗疫题材剧《在一起》高度还原重症监护室、方舱等场景。剧中人穿着防护服、身形笨重,几乎看不出眉眼,偶尔露出脸来也是满脸勒痕。但这一切有着鲜活可感的艺术美感,以一种强烈的纪实性诉说着一个个凡人英雄的动人故事。《山海情》中原本青春亮丽的演员直接变身当地农民,黝黑的脸上两朵高原红,显示出创作者对真实审美风尚的自觉追求与沉甸甸的创作诚意。与美颜滤镜风相比,这些现实主义剧集建构起来的主流审美品格朴实而可贵。

  现实主义品格的基调也体现在类型剧探索中。谍战剧《隐秘而伟大》没有一味追求谍战的戏剧张力,而是以朴素真实的影像特色凸显大上海的时代风云与年代质感,从而让人物落地生根,让地下党与对手之间的交锋有了更深广的精神意蕴。网络短剧《隐秘的角落》《我是余欢水》等,没有沉迷于单纯展示悬疑、推理的魅力,而是对社会生活、家庭环境与人性复杂性深入开掘,同样呈现出现实主义美学品格的多重特色与审美基调。

  伴随创作题材类型的拓展,现实主义美学品格得到了越来越丰富的形塑与建构。其多重面相与丰富层次彰显了当下剧集创作的主流审美风格与艺术自觉,值得深入研究。

  《光明日报》( 2021年03月17日 15版)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