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文化馆  >  头条 > 正文

长篇报告文学连载《徐州刑警》

一翻枕头,惊现匕首

2018年01月26日 09:37    来源:中国警察网-人民公安报   作者:李迪   


侯成奇(右)工作照。

  侯成奇的工作单位加职务,念起来有点儿长,中间要喘口气——

  徐州市公安局有组织犯罪侦查支队侦查一队指导员。

  来此之前,他是特警支队的。这个大学体育专业的毕业生,身体素质好,经过笔试、面试,从特警支队来到了眼下所在的新单位。

  他的故事从入警后第一次抓贼讲起——

  我到特警之初,全局组织了一次抓现行行动。我们几个比较年轻的特警队员,身着便装去大街上巡逻,到公交站台、商场等人群比较密集的地方。

  走到淮海路,我突然发现有三个聋哑人在站台上交流。不知为什么,我突然来了第六感,觉得这几个人可疑。我跟同来的人说,咱们跟上,他们上车咱们也上。

  可是,车来了,他们没上,而是进了路边的商场。我们随后也跟了进去。进了商场以后,分头盯上他们。

  我假装买衣服、挑衣服,暗中盯着一个聋哑人,不让他脱离我们的视线。开始,我还以为他要偷钱包,后来,发现他背了个大包,口儿比较大,往肩上一挎,好像很随意。

  咦?难道是想偷衣服?

  果然,人一多的时候,他就凑过去。大家都在台面上挑衣服,他把包悄悄往地下一放,谁都没注意。台面上人多手乱,很容易把衣服碰下来,一碰下来,他捡起来就塞包里了。神不知鬼不觉连续偷了好几件,都被我看见了。

  我兴奋得浑身直冒汗!

  这种兴奋没法用语言表达。

  平生,第一次看到小偷,第一次要抓贼。

  现在想起来,觉得自己像个考试得了满分的孩子!

  当时,我没有经验,兴奋完了,又想怎么办呢?我悄悄打电话报告特警队队长,说我发现了一个小偷,怎么处置?队长问你想想该怎么办?我这才想起,光抓还不行,还要取证,要打110,通知就近派出所来带人。好,就这么办!

  我给同事使了一个眼色,同事马上明白是怎么回事。当这个贼提起袋子准备离开的时候,我们上去把他给摁住了。聋哑人一脸无辜,做各种手势,意思是干吗?我怎么了?我指着他的包,让他打开。他不愿意。我把售货员喊来,说你看看吧!然后上去把包打开了,售货员就叫起来,啊?这是我们店里的衣服!他偷我们店里的衣服!行,有证人了。我赶紧报110,派出所民警很快来了,把这个贼带走。售货员也跟去作证。

  这是一次多么简单的抓贼啊,真的是再简单不过了。以至我现在讲起来都干巴巴的,索然无味。可是,它却永远记在我心里。

  呵呵,要说抓贼,我们市公安局副局长刘丽涛那才叫绝,我暗中跟她学了好几手。刘局是反扒队出身的,有一次,她一个人出去办事,上了中巴车。这个车比公共汽车小一点儿,能坐三十来人。刘局眼毒啊,一上去就发现车上有扒手。好家伙,七八个!这怎么弄?她就一个,还是女同志。她不动声色。不一会儿,扒手下手了,偷一个当兵的。他拿衣服挡着人家的视线,两指一夹,把钱偷了出来。刘局突然叫起来,别动,我是公安局刑警队的!上去拽住他,跟当兵的说,他偷了你钱包,你帮我一把,就他一个!刘局这话是说给其他扒手的。声音又大又利索,全车人都听到了,更别说那几个扒手了。他们一听,没我们的事,先别动了。这哥们儿进去了,再想办法捞吧。几个家伙谁都没动,假装看热闹。这时,当兵的出手了,三下五去二,把扒手按住。

  刘局跟司机说,师傅,你别停,把车一直开到刑警队!师傅说,得嘞!

  加大油门儿往前开。开到刑警队,弟兄们呼啦啦把车一围。车门一开,刘局扭着扒手下来。一回头,冲车里喊,到站了,还愣着干什么,快下来!一车人全愣了,心说这是到什么站了?刘局一瞪眼,还要我一个个点是怎么的?你!你!你!还有你!都给我下来!好么,车里的扒手一个也没落下,全给点出来了!一伙扒手就这样自投罗网。

  徐州是个交通枢纽,南来北往,熙熙攘攘,是扒窃生长的洼地。说天下无贼,那是演戏。

  怎么一眼看出他是贼?他脸上也没写着字。一是工作经验积累,二是现场识别。贼上车,不跟其他乘客一样。乘客是急得要命,都想上去,就挤。贼也趁乱挤。他上车后,贼眉贼眼。一般乘客有座位就坐了,没座位就站着,都是目光向外,没事都看手机什么的。贼不一样,他想偷,他看你的钱包,看你的手机,有意识无意识的。他不可能肆无忌惮地偷。他很隐蔽,他的眼光很游离。老一点儿的,他上车第一眼都不会先看东西,他先看看有没有便衣,这是最主要的。他不会冒风险去偷。贼的眼神不是泛泛的,他心里的东西肯定会表现出来。他不会伸着头去看,会悄悄地用余光。再有,就是他的动作,他的一言一行,他有意无意地往人家口袋那个地方,拿手背一碰,我们就能肯定他是贼。我们也从穿戴上看,贼不会流里流气的,会装扮。年轻点儿的贼,旅游鞋、牛仔裤,没有一个土气的。但是,徐州话说,犯相。他再打扮,也跟其他人不一样。

  后来,我抓贼抓多了,都记不住了。还能有印象的,是那年夏天的一个晚上,天气很热,一身都是汗,很难受。这时,有人报警,说在周庄的村子里,发现有人在房上走。村里都是平房,一户挨一户的,有人在房上走,很不正常,怀疑是贼。

  报警人说的地方是城乡接合部,光线不好。我们赶到的时候,人已经跑了。我们就分散搜寻。

  我搜寻的地方有一个塑料大棚,里面种着菜。我刚走到大棚旁边,就听到动静,周围的狗在叫。有情况!我紧追几步,来到一个水沟前,沟里有好多杂草。再一听,跑动声没了。

  我看着黑乎乎的水沟,心想他会不会藏沟里了?这样想着,灵机一动,就冲水沟里叫起来,快出来!我看见你了!不出来我就开枪了!

  这一喊,水沟里果然有了动静。

  别开枪,别开枪!我出来!

  臭泥巴里站起一个人。

  我上去把他摁住。

  其实,我哪儿有什么枪啊,用手瞎比划。

  这家伙,当初就是想偷东西,还没偷就被人发现了,就从房顶上逃跑。

  抓到以后,他还说,这要是在城里,我打个车就跑了!

  我说,不用打了,警车让你白坐!

  上面说的都是我在特警队时的事,现在来到有组织犯罪侦查支队,主要任务是打黑除恶。

  2014年4月18日,我们决定对沛县的韩森黑社会性质犯罪团伙进行收网。黑社会性质案件和其他突发案件不一样,它涉及的罪名多,涉及的人员也多。我们前期侦查了半年多,掌握了大量证据,所以决定收网。考虑到这伙人在当地人际关系复杂,我们的收网行动秘密进行。

  当天晚上,由我们支队牵头,还有刑警支队、治安支队、特警、巡防队员配合抓捕。当时要抓十一个嫌疑人,警力必须要多,要分组。

  我这组的任务是抓老大韩森。这个人特别狡猾,之前屡次受到公安机关的打击处理,有一定的反侦查能力。他长期住在县城的一个宾馆里,黄、赌、毒。

  当天晚上,我们十点多到达宾馆。抓捕行动由我指挥。

  情报组提供韩森的房间号为8558。以8开头,实际是第五层楼。

  我看到一楼吧台有两个服务员,心想,韩森长期住在这里,肯定跟服务员混得很熟。上楼之前要先把服务员控制住,以防她们打电话通风报信。

  行动开始了。

  我把人分成三个组,一个组控制大门和后门,一个组控制吧台,剩下的人跟我上楼。

  我们上到五楼,在走廊里找了一圈儿,就没有8558这个房间!

  怪了!

  我再跟情报组核对,回答:没错,就是8558!

  这就麻烦了。

  不能挨屋找。如果我们六七个人在走廊里跑来跑去搜索,肯定会引起他的警觉。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让大家隐蔽起来,一个人悄悄挨门看了一遍房间号。这一看,发现了大问题——

  有一个房间的数字好像有改动的痕迹!

  8558,其中的一个5,给改成8。用什么东西粘贴了改的。

  8558就变成8588!

  我马上到走廊一侧,打电话给吧台,是我们的人接的。我说你现在就问吧台服务员,这个房间怎么回事?到底是8558,还是8588?果然,服务员回答说,这个房间就是8558,没有8588!

  好啊,跟我来这套!

  我一挥手,特警队员们冲上来,一脚把门踹开。

  韩森正躺在床上抽烟,忽见我们冲进来,伸手就往枕头底下摸。

  我大喊一声,警察!别动!把他手按住,三下五去二,把他铐上。

  一翻枕头,惊现匕首!

  审问中,他说因为经常在房间里吸毒,怕有人举报抓他,就改了房间号,干扰视线。

  韩森刚被抓,我又接指令,马上去抓一个犯罪嫌疑人胡三。

  胡三住在一个小区的楼房里,一共四层,他就住在四层。

  房间号摸准了,却不能强攻。

  因为外面还有几个嫌疑人没抓到,万一强攻他不开门,在里面往外打电话通知其他人逃跑,整个计划就被破坏了。这是一个。另外,要强攻不成的话,他住在最顶层,有可能顺窗户或其他地方逃跑。

  怎么办?

  只有守候。

  我就守候还是强攻征求指挥部意见。指挥部领导说,你自己看着办,考验你的时候到了!无论如何,你一定要抓住他,不能让他跑了!

  压力山大!

  我思前想后,拿出方案:守!

  我们就在他单元门口守着,看明天早上他出不出门。

  当时,已经是深夜。我心想,这些人一睡就是大半晌,很可能睡到上午十点钟。我们守着,拖到中午也不行。为什么?拖到中午其他犯罪嫌疑人都到案了,肯定会有家属,或其他什么人给他打电话,那就很麻烦。如果等到天亮他再不出来,我们就强攻。

  上半夜过去了,单元门没有人出入。我们躲在车里大睁着眼睛。车不敢停得太近,陌生的车辆招人眼。

  凌晨4点多的时候,天快要亮了,已经有人出入了。但是,我们确实很疲惫了。我跟弟兄们说,你们几个人在车上轮流休息,毕竟一夜了。我几个月前就参加侦查了,对胡三很了解。你们休息吧,我看着。

  说完,我就下车了。

  我怕在车里万一打盹了,胡三一晃而过就坏了。

  初春的早晨有点儿冷,又加上饿,饥寒交迫,真是难过。

  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人出来了。

  我一紧张,困意全消。

  守在门外,又不能离得太近,只能远看。

  我蹲在树底下,大睁两眼。

  大概到5点多,巧了,胡三出来了!

  很奇怪,他怎么这么早就出门了?是他吗?我没看错吧?

  只见他一出单元门就拐弯儿了。

  怎么办?

  我想跟踪他,就赶紧跑到车里喊醒弟兄们,我说刚才过去一个人,很像胡三。但胡三不会这么早起的,我怕看错了人。你们在这儿别动,我先跟他一段。如果是他,我就通知你们过来。如果不是,我马上回来。

  就这样,我一个人跟踪。

  这时,这个人已经走了好几十米了,我快步走上去跟着他,一直走到小区大门口。门口就是大路了。我也跟得很近了。他一转身上大路,我就看到他的脸了——

  没错,正是胡三!

  事后得知,他的一个朋友找他有事,所以他起了个大早。

  这个大早,让我给碰上了!

  这时,就有我跟他,一前一后,四下无人。

  他人高马大,膀大腰圆,我又两手空空,动起手来,还真不行!

  我急忙打电话叫车里的人,你们赶紧过来,就是他!

  这时,胡三走远了,朝停在路边的一辆车走过去。

  坏了,他要开车逃走!

  当时,我不知道他有事,还以为他得到别人被抓的消息要跑呢。

  我急了,不能让他跑了!

  一个人就一个人,顾不了这么多了,我紧跑两步跟上去。

  就在这时,他突然站住了,回过头来,两眼像钉子一样。

  我没被吓住,迎上去叫,胡三!

  他愣了一下,你跟我干吗?

  别动!我是警察!

  你是警察?警察怎么一个人?你找死啊!

  你才找死呢,我猛扑上去抓他的手,怕他拉车门跑。

  他上来就是一拳,这一拳真狠,要是打在我脸上就悬了。

  我一闪,躲开了,使劲儿抓住他的手,跟他撕扯起来。

  一对一地制伏他很难,我就是死缠住他,让他打不开车门上不了车,拖长时间等弟兄们过来。

  这时候,他也急了,上嘴就咬我胳膊。

  我心说,你今天就是咬死我,我也不放你!

  当然,咬死我也没那么容易。最终,弟兄们赶来把他摁倒。

  我的胳膊肿得小山似的。

  直到给胡三戴头套,他还问我,你真是警察吗?

  你以为我是谁?

  我还以为是黑社会。

  你才是黑社会,看清楚了,徐州公安!

  说完,一亮证。

  胡三说,我服!

  

责任编辑:易立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