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文化馆  >  头条 > 正文

贼输一眼

长篇报告文学连载《徐州刑警》

2018年01月05日 14:20    来源:中国警察网   作者:李迪   

  王德兵,徐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二大队副大队长。

  一听他要讲反扒,我特提神,耳朵支起来,不能漏了半句。

  灵活,机智,善于捕捉,也善于隐蔽,是干我们这行应该具备的素质。

  扒手又叫贼。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贼惦着偷,我们惦着贼。

  贼输一眼。贼也赢一眼。

  他的眼神被我们发现了,盯住了,他就比我们差一眼。我们看出他,他没看出我们,贼输这一眼,就被抓住了;他发现我们了,闪了,不下手了,我们就输他这一眼。

  判断他是贼以后,下一步就是跟踪。我们一出去,有时候两个人,有时候三四个人。要抓团伙那样的,我们去的人更多,七八个人两辆车。跟踪不能让贼发觉,一看你跟踪他,他就不干了,跑了。还有,不能跟丢了。跟着跟着,不定转到哪个巷子,哪个路口,你找不到了。这条路的出口在哪个地方,车下一站去哪儿,我们要做到心里面有数;大商场有几个门,这个门出去往哪个地方拐,到时候贼一出门你心里就知道。

  得啦,我也别光说理论了,来个实战的。

  实战的很多,讲什么呢?

  讲两个女贼的——

  这两个女贼,一个叫徐平,一个叫王红,都得50多岁了,两人搭手干。徐平住在香花旗的小区。一出去作案,她就骑上摩托车,到另外一个小区,接上王红,带着她就出去了。

  要抓她们,就得掌握她们的活动规律,没办法,我们一早就去守。先看看徐平的摩托车在不在。她住二楼,摩托车在了,我们就在外面守。有时候,我们还悄悄上二楼,听听家里有没有动静,一听她还在里面哄孙子,说明在,就等。

  最初,我们费了很大的劲儿。

  第一次守她,是我带人去的。我也骑个摩托车。她万一骑上摩托车,你开汽车根本没法儿跟她。早上7点钟,又是冬天,天还很冷。这时,她带小孙子出来了,要送到幼儿园。我估计,她送完小孙子,有可能去“干活”,就是去行窃。

  她从小区出来后不远,进了一个巷口,我们也跟到巷口。到巷口一看,哎哟喂,怎么就没有人了?我们骑过去,看不到人了。她不在前边儿,拐到什么地方去了?其实,她哪儿也没去。这条路旁边,停了一辆货车,她就带着孩子在货车后面藏着,看看有没有人跟踪她。我们总不能停下来到处找吧,只好傻傻地骑到前面很远的地方,再停下来看。结果看到她等了好一会儿才从货车后面出来,带孩子去了幼儿园。她在幼儿园里待了一会儿,就回家了。一直等到中午,她也没出来。

  完了,白等了。

  一般贼都是早上出发。

  我判断,不是她发现我们了,是她今天就没想出去干。是贼也不能天天都干啊,自己也给自己放个假。

  我们继续守在她家。只有从这个地方守,才能够等上她。不可能在某个菜场等着。徐州市有几十个菜场,你知道她去哪儿。这个守候很辛苦,没办法。我们还要经常换人,总是几个人守,容易让她察觉。

  我们二大队三中队的队长孟霞也参战了。她是个女同志,守起来更方便。

  为什么要这样辛苦守候呢?

  因为,明知道她是贼,但是得抓现行。你抓我,我偷谁了?我什么时候偷的?在哪儿偷的?三句话就把你问傻了。必须要有东西,要人赃俱获,所谓抓贼抓赃。

  孟霞守候回来后就说,这女人太警觉了,她从家出来以后,只要拐一个路口,就会把车停下往后看。她是出来买早点的,我心想买完了还不直接回家,想不到,她没直接回家,而是骑到另外一个路口,就躲在旁边,看后面有没有人跟她。你说她多贼,买早点还耍心眼儿!结果,她绕了几个弯才回家,回去就没出来。

  我说,天天这样做贼心虚,还不得心脏病!

  就这样,我们跟了徐平五六次都没有成功。

  有一次,她都快骑到王红住的小区了,我骑着摩托车跟在后面。她骑着骑着,一到拐弯的地方停下来了。她停,我不能停。停了就很危险,就让她发现了。我只好骑过去。骑过去以后,我也不能回头看,真急死人了!这时候,后面跟上来的弟兄也找不到她了,不知道她骑哪儿去了。

  越是这样,我心里越较劲儿——

  我非要把你拿下来,看你到底是个什么贼!

  这天,我们又跟上了她。

  终于,徐平骑骑停停,骑到了王红所住的小区。她没把车停在王红家楼下,而是停在另一个楼下,然后,打了个电话,我们也不知道王红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两个女人会合了。

  眼看徐平带上王红骑出了巷子,我心里就踏实了。出了巷子就是大路,摩托车,电动车,蝗虫似的,她们很难再发现我们了。

  跟着,跟着,跟到了淮西长途客运站。

  起先,我还以为她们要在车站下手,车站人多又乱好下手,想不到她们把摩托车一锁,直接去售票窗口买了车票。

  啊?这两个人要干吗呀,去串亲戚,还是喝喜酒去?

  难道我们又白跟了吗?

  我心有不甘!

  管她们去干什么,既然跟上了,就跟到底!

  也许她们会在车上偷。

  我对孟霞说,跟上!

  孟霞到售票窗口,一亮证件,我们是公安局的,刚才那两个女人买了到什么地方的票,我也买一张。

  孟霞尾随两个女贼上了长途车。

  我们开了一辆车远远跟着。

  只要她们在车上下手,我们就立刻把长途车截住。

  可是,车上一直没动静。

  她们没有下手。说说笑笑,像去春游。

  啊,陪游啦?白跑啦?

  虽说抓贼白跑是常有的事,但动静这么大,多少有些窝火。

  车越开越远。

  我心想,再远,还能出了徐州吗?

  结果,就出了徐州!一下到了安徽淮北市!

  车通农村,来到淮北的一个小镇。哦,小镇正逢集。

  农村逢集,像城里赶庙会,人山人海,热闹非凡。卖小东西的,卖衣服的,应有尽有。

  我心里一下敞亮了:她们是来这里作案的。

  我们徐州也有很多地方是这样的,七天一集,云龙山会、泰山庙会、蟠桃会,农村还有好多。这些我们都掌握。

  但外省的集,我们不知道,不掌握。

  老贼们清楚。

  果然,两个女人下车了,一头扎进集市。

  好家伙,长途奔袭!

  我们随即开始了跟踪。

  孟霞说,哥耶,俺要买个红棉袄!

  我说,中啊,再给妹配个绿棉裤!

  我俩跟着女贼挤进人流。看得出,跑这么远了,她们的警惕性就差了,没回头张望了。她们所以远道来此,一是农村人防范意识差,好偷。另外,她们也不相信城里的警察会跑这么远来,多辛苦啊。

  哎,这回让她们碰上了,警察里就有的是不怕辛苦的!

  女贼来到一卖衣服的大棚,有个老头儿正在里面看衣服。王红随手拿起一件上衣,放在老头儿身上,拿他当样子。

  平姐,我父亲跟这老人长得差不多,你给看合适不合适?

  徐平就凑上去,左看右看,说合适,合适,就是颜色暗了点儿。

  两人这样说着,王红就隔着衣服摸老人的口袋。

  农村上了年纪的人都朴实,哪儿会想到这两个妇女是贼啊。

  还好,老人口袋里没钱。

  我看得很清楚,王红的手又收了回来。

  女贼又走到另一个卖衣服的大棚,还是这套活儿,拿起衣服找人瞎比划,趁机把人家口袋摸个遍。农村男人一般都穿中山装,口袋在明处,都爱把钱装口袋里。可是,这回怪了,几次下手,都扑了空。

  她们给了个差评,这地方真穷!

  这真是两个老贼,眼神诡秘,手脚麻利。一个下手,一个掩护。好几次下手,都因为对方口袋里没钱而中止。还有两次,要拎人家包。女的买东西时把包往旁边一放,她们一个挡人家的视线,另外一个就要下手。一次没得逞,另一次已经得手了,忽然发觉了什么,又放下了。我心里边一惊,以为我们暴露了。坏了!再一看,是一个乡里的派出所警车从旁边经过,惊了她们。她们就没再偷了,又买车票回到徐州了。

  回去到车站,推上摩托车走了。

  她们回去的时候就不那么警觉了。

  我们跟了上去,结果,发现她们各回各家了。

  我们费了半天工夫,没抓着。

  我说弟兄们,坚持!

  打这之后,我们又跟过几次,都没成功。

  一有风吹草动,她们就收手了。

  这天,她们又出发了。

  这回是摩托车长途奔袭。

  往哪儿去?

  可不近,铜山下面一个叫刘集的地方。那地方,有一个煤矿,门口就有一个小型农贸市场。两个人停下车,装成买菜,混进人群。

  当时,天有点儿热了,正是卖小香瓜的季节。一个妇女的电动三轮车上堆的都是小香瓜。买的人很多,里三层外三层。两个女贼也挤上去。一个骑自行车的姑娘也来买瓜,车把上拴着的坤包吸引了女贼。

  一般女的买菜两眼只顾盯菜,不就是买个菜吗?看好了,一称,一交钱,也就是两三秒的事,包又是拴在车把上的,摘都要摘半天。贼恰恰就等这两三秒的机会。根本就不摘,剪子一剪,包就下来了。贼一般都带个大空包,把你的包往大空包里一塞,拉链一拉。得,你一转脸东西就没了。其实,贼就在你身边,你也不知道。有的贼还帮忙,说快打“110”!

  这回还好,徐平刚要下手,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姑娘转过身,徐平忙收起剪子。真悬!

  我欣慰又失落。

  欣慰的是包保住了,失落的是失去了多么好的抓捕机会!

  徐平好像也很失落,马上离开瓜摊儿,骑上摩托,带上王红就走。

  我一愣,啊,没得手,撤啦!

  孟霞说,不,得手了!

  她挤上去一把拽住卖瓜的妇女,大姐,您少东西没有?

  妇女叫起来,哎呀,我的布袋没了,里头有钱包,还有手机!

  孟霞说,小偷跑了!您看,这是我的证件,我是警察!

  我说,孟霞,你在这儿取证,我去追!

  这时,两个女贼已骑出很远,前面马上到安徽萧县了。

  但是,我们还开来了一辆车呢。

  我一上车,驾驶员两脚油,就开到摩托车前面把她们截住了。

  我摇下车窗,别动,徐州公安局的!

  徐平一听,慌了,把一歪,连人带车都栽到沟里了。

  还好,沟里没水,全是草。

  徐平说,这么远了,你们还抓!

  我说,这么老了,你们还偷!

  几年下来,像徐平、王红这样的老贼、小贼,我们抓了好几百个。

  干反扒,确实辛苦。我们的宋大队长大我十岁,今年都58了,一直坚持干反扒。当然,现在他年纪大了,不出去了。再往前几年,他也和我一样,亲自出去反扒。我们没有节假日,越节假日越是扒窃猖狂的时候,尤其是春运。一到这个时候,你也别想休息了,这个时候必须要出去。小偷就想趁这个时候捞一把,外地打工回乡的多,车上现钱就比较多。火车站、汽车站,扒窃比较猖狂。我们早上都起得很早,要赶上第一班公交车,夏天最早4点40分就得出去。冬天一大早出去冻得要命,穿再多也不行。冷!小偷偷钱也是这样起早摸黑。他们偷钱,我们反扒。小偷不看时间,就看人流量。他知道哪一班车来了,他就赶那个点儿,挤车门子。他们几个人互相挤,挤着挤着就互相配合,在车门口儿就把钱包偷走了。

  当然,他们跑不掉,我们就等在他们身边儿。

  反扒辛苦不叫苦,谁叫我们是徐州刑警!

  可是,你没想到吧,李老师,反扒不光是辛苦,还有搞笑!

  啊?我来了兴趣,快说说!

  有一回,我下班坐公共汽车回家。我背着帆布包,上面有一条拉链。车上人多,我站在那儿,一手抓着栏杆,一手拎着包。可我的两眼不闲着,干吗?职业病!别说上了公车,就是有时候骑自行车或坐车经过哪个车站,我都不由自主往站台上扫一眼,看一圈儿,看有没有贼。很累眼啊,呵呵。平常逛街眼也不闲着。找贼!

  这时,我正站在车里,就有一个小伙子慢慢地靠过来了。一般乘客站在什么位置,原地就不动了,他却从车前门往后门来了。我看他的形态,手上搭件衣服。我看他的眼神,眼神不太对劲儿,总看人家的口袋,或者有意无意把手贴一贴人家的口袋。啊哈,碰上贼了!

  我心说,来吧,你偷成了,我就抓你现行。

  结果,他谁也没偷成,转到我这个地方来了。

  啊?怎么的,还想偷我吗?

  没错!

  他一看,我这个包好偷,就把手抬高,把衣服挡在我眼前,开始拉我的包。

  我不动声色。小子,我今天就让你得回手!

  我感觉他的手在我的包里摸索,一包烟、一张报、一个本……

  突然——

  他的手停住了。

  他的眼发直了。

  我俩的眼神在瞬间碰撞了。

  我笑眯眯。

  他哭兮兮。

  你猜,他摸到了什么?呵呵!

  

责任编辑:易立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