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文化馆  >  头条 > 正文

月黑,风高,隔着一条河(上)

2017年10月13日 09:34    来源:中国警察网-人民公安报   作者:李迪   

  开栏的话

  当前,“迎接十九大忠诚保平安”主题活动正在火热进行中,为了更好地弘扬公安精神,发好公安声音,讲好警察故事,本报从即日起重磅推出由著名作家李迪四下江苏徐州,采访近百名一线刑警后创作的长篇报告文学《徐州刑警》,敬请关注。


封东磊深夜研判嫌疑人踪迹。左毅 摄


  封东磊,江苏省徐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七大队大队长。

  1994年从警,20多年。其间,一年巡警,一年预审,剩下的年头,干的全是刑警。

  一年破案近千起,被誉为“重案终结者”。

  出我意外,东磊戴着挺秀气的眼镜,完全是书生模样。

  可是,一开口,就让我感到他的睿智干练——

  我由近往远,讲3个案子。

  先讲去年4月13日的绑架案。

  在京杭大运河畔,有一户人家,户主老黄大字不识,却善做生意,赚得盆满钵满。有钱不是坏事,名声大了就招贼。

  案发当晚,他的两个儿子儿媳都没在家,他自己也跑生意去了,家里就剩下他老伴儿带着孙子。半夜,两个绑匪翻窗进屋。他们踩点儿多次了,抓住这个空当儿来了,蒙头,戴口罩。别叫啊,叫就拧断你脖子!老太太哪儿还敢叫啊,只剩下哆嗦的份了。绑匪用胶带把老太太绑在床上,然后撑开口袋装货,金戒指,金镯子,金项链,玉手镯,是晃眼的全要!临走,把5岁的小孙子塞进麻袋里,往肩上一扛,准备500万赎人,不准报警,报警就咔嚓!

  说着,手掌当刀,在老太太脖子上一剁!

  就这一下,疼得老太太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绑匪走了,老太太一个人在床上苦苦挣扎,最终用嘴咬开胶带,自我解救了。她根本没多想,急忙找手机要报警。一找,发现手机也被抢走了。没办法,穿上衣服疯了似的跑出家门,直奔派出所。

  这个案子属于邳州市公安局,因为案情重大,我所在的徐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也立即出动。赶到现场一看,徐州市公安局局长陈辉早到了。陈局是刑侦出身,有他坐镇,我(们)心里一下子就踏实了。

  老太太60多岁了,幸亏身体好,不然吓都吓死了。她有两个儿子、三个闺女,都没在身边。孩子被绑,全家都到了,乱成一锅粥。

  事后我们才知道,俩绑匪光预谋就预谋了一年多。附近盖的楼都是一样的,但是他家最富。怎么知道的?其中一个绑匪在老黄开的工厂里打过工,知道他家有钱。

  奇怪的是,一路的监控看完,也没有绑匪的踪影。既没可疑人,也没可疑的车。按说,绑票作案,车是少不了的。总不能扛着人走吧?

  正琢磨,忽见一条运沙船从河中开过,波涛翻卷。

  陈局说,这儿离河很近,绑匪会不会是坐船来的?

  一句话提醒了大家。几十个技术人员立即沿河搜索,果然发现了鞋印。这脚印,与老黄家窗台上攀爬的鞋印是一致的。

  绑匪坐船而来!

  河里没监控,也没有路卡。

  如此,绑匪成了隐身人。没有监控,我们看不到他们。

  他们却把我们看得一清二楚。

  这是危险的游戏。

  但是,这个“游戏”有一条铁规则,也是我们破案的“眼”——

  为了要赎金,绑匪必然要联系受害人家属。

  指挥部决定让我带两个人住在受害人家里。

  箭在弦上,气氛非常紧张。

  我的任务是,如果绑匪一旦联系,马上采取相应对策。同时,还要防止老黄的家人甩开警方,自己单独与绑匪见面。以前出过这样的事,家属不相信警方,自己去交易,结果人财两失,酿成惨案。

  我住在老黄家,成为第一线。压力山大。

  案件成败,在此一举。

  当然,我们也不能光等绑匪联系,还得主动做排查工作。黄家人所有关系,亲戚,朋友,工厂所有的员工,都要一一排查,发现疑点。

  这个工作是海量的,犹如大海捞针。

  我们启发老黄,谁跟你家有矛盾,有经济纠纷?老黄苦思苦想,提供了二三十个,这个跟我有矛盾,那个跟我经济上有纠纷。我们一个个摸,最后都排除了。没有什么像样的。

  费尽洪荒力,一无所获。

  事后查出,一年半前,一个姓马的绑匪在他家干过活儿,干了几十天就走了,他们怎么也想不起来有这么一个人。

  前功尽弃,只能等绑匪来联系了。

  我叮嘱老黄,绑匪要来联系,一定要砍价。

  老黄问,砍掉多少?

  我说,他要500万,你就砍掉200万。

  老黄说,行,我准备。

  我说,绝对不能一次给足!先给80万,顶多100万。

  老黄说,一次不给够了,他们能放人吗?

  我说,你一次给够了,孩子可能更危险。

  老黄半信半疑,好吧,听你的。

  我说,钱,局里准备好了,不用你的。

  老黄说,谢谢,我自己来!

  于是,大家静等绑匪的消息。

  寝食不安,如坐针毡。

  一天过去了,没有消息。

  两天过去了。

  陈辉局长问,有消息吗?

  我说,没有。

  很失落。

  很焦急。

  不知孩子在哪里。

  不知孩子怎么样。

  难道家人报警被绑匪发现了?

  为什么两天过去了还没消息?

  仔细回想我们的每个细节,应该没有漏洞。

  那怎么还不联系?

  第三天,突然,家里电话响了!

  像一声惊雷!

  绑匪是用老太太的手机打来的——

  黄老板,你报警了吧!

  啊,没有,没有!

  真的没报警?

  真的没报。

  报警你孙子就玩完!

  是,是,我不报。

  钱准备好了吗?

  我实在拿不出那么多钱啊,少给点儿行不?

  你能拿多少?

  凑合能拿300万,还要去借。

  行,就这么多吧,咱们明天就办事,一手钱一手人!

  哎哟,明天?手上现在才有80万。

  你想不想要人啊?真麻烦!

  钱我一定给齐!

  行,先拿80万啊。明天凌晨一点,你送到东街邮局。

  行行,孩子呢?

  孩子在呢。听着,明天只许你一个人来!

  好,好。

  你敢报警,敢带人来,这就是你听到的最后一声!

  说完,电话里传出孩子的叫声——

  爷爷,你快来啊!

  稚嫩的,惊恐的。

  老黄的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不容他喊声孩子,吧嗒,电话就挂了。

  全家人嚎啕大哭。

  电话是免提的,大家都听到了。

  当然,我们也听到了。

  每个字,都钉进我的心。

  孩子的叫声更像锥子一样。

  这绑匪,抻了我们两天,真不是省油的灯!

  凌晨一点,我们要跟人去,藏在车后面就行。

  可是,绑匪说得很清楚,只要发现有人就撕票。

  藏人过去肯定有风险。

  但机会难得,瞬息万变,我们不去人,万一绑匪拿了钱还撕票,老黄一个人怎么对付得了?按照一般规律,只要听绑匪的话,钱未到手之前他们不会撕票,因为他们明白家属要听小孩的声音,听不到声音就不会出钱赎。但也有心狠手黑的,见了钱为灭口,仍撕票。我们不得不防,关键时刻出手救孩子。

  但是,这要跟家属商量。

  老黄,能不能让我跟着去?

  老黄说,不行,你不能跟着!我连儿子都不让去!

  回答很肯定。

  他疼孙子。两个儿子就这么一个孙子。

  我不能强求。

  我说,您准备好电话,我就在您家,您碰到任何情况马上给我打电话。我教您怎么打。

  老黄说,这行!

  说老实话,我当时的心情很矛盾。既想跟着,又怕被嫌疑人发现,又怕老黄操作不当。如果我们能跟着,协助他就好了,但是又不知道绑匪会采取什么手段。以前我们经历过,我们藏在后座,到地方了,绑匪突然叫家属下车,把4个车门全部打开,后备厢也打开,那是一场生死搏斗!现在,万一出现同样的情况,而孩子又不在现场,那可就太危险了。这是一步险棋。

  面对老黄的拒绝,又想到可能出现的危险,我就打消了跟去的念头。我想,钱差得很远,绑匪不会就这样完事了。这回,只要他们露面就行。露面就跑不了!

  凌晨,老黄开了一辆奥迪去了。

  他带走了我的心!

  车里放了80万。要去的地方,我们提前看了,很偏僻,很空旷,没办法事先藏人藏车,绑匪太狡猾了!

  我们不能跟去,又不能提前埋伏,只能在后台看监控。

  目不转睛,心急似火。

  老黄带去的钱离绑匪的要求差得很远,绑匪还会继续要钱。只要这次他们露面,就为我们提供了侦破目标。

  老黄准时来到东街邮局。

  夜色茫茫,寒风阵阵,远处近处,空无一人。

  等啊等,心焦得像旱地干裂。

  半小时过去了,不见动静。

  又过了半小时,还是没有动静。

  正忐忑,忽然手机响了,是绑匪打来的——

  黄老板,地方变了,你把车开到乐天超市!

  来到乐天超市,又等了半个多小时,绑匪再次改变地点。

  老黄在绑匪的指挥下,最后来到蓝天大厦前。

  绑匪说,不要动了,就在这儿等着。

  一直等到天亮,也没动静。

  事后,绑匪交代,他们根本没打算交易,目的就为试探!

  幸亏我们没有跟人跟车。如果跟了,很容易暴露。

  老黄失魂落魄而回,我们相见无语。

  接下来——

  第二天不联系。

  第三天不联系。

  绑匪真沉得住气。

  老黄一家人急得要疯。他们怀疑绑匪是不是发现我们住他家了?为什么头天没交易,第二天、第三天都不联系呢?

  我顶着天大压力,安慰他们。听他们的唠叨话,甚至埋怨我们的话。理解他们,顺着他们。

  其实,我心里比他们还急!

  表面上,是我们三个人陪他们一家,而我们整个后方是上百个民警在工作,光指挥部就坐着陈局等多位领导,等待消息,商量对策。

  可以说,一百多人都跟着在着急。

  更要命的是,孩子被绑的事传出去了,左一拨人、右一拨人,都来黄家看望,打听。我们担心绑匪中有他家的熟人,趁机来摸情况,一旦发现我们就坏菜了!可是清也难清,不清人越来越多,我们很可能暴露。

  焦急不安,提心吊胆,进退两难,度日如年。

  就在这时候,老黄的手机响了,叮的一声,短信!

  老太太的手机号!

  是绑匪!

  绑匪在短信中问老黄,钱准备得怎么样?

  老黄按我们教的,说又找来20万,凑齐100万了。

  绑匪说,好,你先交这个数。

  老黄问,那孩子呢?

  绑匪说,钱还差得远,钱给齐了就放人!

  然后,就告诉了交钱地址。

  一看这地址,我们都傻了。

  在哪儿啊?

  运河支流的一座桥上!

  绑匪让老黄一个人夜里开车上桥,桥中间有个篮子,停下车把钱放在篮子里就开走。

  你说这个交钱的办法多绝吧,桥上!谁也不能跟着,谁跟远远地就能发现。就算藏在车里而接钱的人你也看不见,光有一个篮子。

  我带人提前赶到桥边。这里相对来说好隐蔽一些,因为周围停了不少车。只是晚上灯光昏暗,我们不敢停得太近。桥上过往的大车很多,小车很少。所以老黄开小车上桥,目标就很明显。

  我们能看见。

  绑匪也能看见。

  双方在互相隐蔽的同时,死死盯住老黄的奥迪车。

  我想,这个篮子总得有人上桥来拿吧?

  如果来人来车,我们就跟上。

  可是,我失算了。

  想不到,篮子竟然是安在一个滑轮吊上的!

  老黄把钱往篮子里一放,立刻就有人拉动滑轮,篮子很快就沉到桥下,桥下有条船,拉动滑轮的人就在船里等着,当篮子沉下来,他把钱一掏,船很快就开走了。

  河上漆黑一片,只见船影不见人。

  一百万就这样没了?

  埋伏的弟兄问,追不?

  我说,不能追,孩子还在他们手上!

  侦破绑架案的重中之重是人质的安全。

  事后证明,不追是对的——

  河边有一个工地,工地上一根很高的铁柱子,架着一个铁楼,相当一个眺望窗口。当时,一个绑匪就趴在铁楼上居高临下往外看,桥上,河里,河两岸,都看得清清楚楚!他与人质隐藏地,保持着紧密联系。竹篮接钱顺利与否,分分钟传递。

  一旦有异动,人质性命不保。

  月黑。风高。隔着一条河,匪我在暗夜中斗智。

  一步棋错,全盘皆输!

  我们按兵不动,铁楼上发出成功的信号。

  而正是这个成功的信号,让侦查员发现了人质隐藏地!

  那是一个农村养殖场。僻静,荒野。

  我带着弟兄们在附近蹲守了一夜,两眼盯住鸭棚,就看开不开门。一旦发现有人,或者看见有小孩,我们就行动。

  可是,整整一夜,没有任何动静。

  又有弟兄沉不住气了,封队,冲进去吧!

  我说,不能动!也许我们赶到之前,孩子已经被转移了。

  当时,摆在我面前的有两个问题,很考人——

  一个,孩子在不在鸭棚;

  再一个,有几个绑匪看着孩子。

  如果,孩子在鸭棚,不管是一个还是两个绑匪看着,我们突然冲进去,只要控制得好,就能解救孩子。如果孩子不在鸭棚,我们冲进去一个是扑空,一个是抓住留守的绑匪。我们动作慢了,打草惊蛇,留守的绑匪就通知撕票,孩子性命难保;如果动作快,他来不及通知,孩子就安全。通过讯问,让他交代出孩子的下落。

  冲,还是不冲,这是个问题。

  我分析,鸭棚里没动静,孩子被转走的可能性大。绑匪知道一百万到手了,一方面得意,一方面也会预感他们的行踪可能会被警方捕捉,鸭棚不再安全。为了剩下的200万,他们肯定要把孩子换地方。

  我拿定主意,冲进鸭棚,速战速决。

  就在这个关键时刻,鸭棚门突然开了!

  一个绑匪走出来,没带着孩子。

  看来,不是绑匪分开了,有人已带走孩子,就是孩子还在鸭棚被看着。

  这时,只见走出门的绑匪推起摩托车要走,我叫了一声,上!

  呼啦啦!弟兄们飞身而去,把绑匪扑倒。

  我冲进鸭棚,厉声喝道,别动,警察!

  没人动。

  鸭棚里是空的。

  不出所料,孩子被转移了!

  我回过头叫,快把人押货车上去!

  哪儿带的货车啊?

  我们自己开过来的,一个集装箱车。不显山不露水,我们好藏身,关押讯问绑匪也方便。车门一关,外边儿什么也不知道,

  绑匪被押进货车后,立即开往指挥部。

  在车上,我抓紧审问,孩子呢?啊?快说!

  ……老三刚刚带走,去……

  绑匪老三把孩子带走,去另一个藏匿地点了。

  我马上带人前往。

  老三想不到,他还没到地方,就被我们扑倒。

  孩子得救了!

  绑匪悉数被抓,百万巨款和金项链等被抢物品全部起获。

  2015年4月13日案发,4月19日破案——

  6天!

  说起来,这小男孩命真大,才5岁啊!6天里,不哭不闹,让吃就吃,让睡就睡,也不跑,也不叫。如果又哭又闹,连喊带叫,绑匪早就把他害了。

  

责任编辑:易立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