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文化馆  >  头条 > 正文

过招,在暗流之下

来自天津“禁赌扫黄打非”民警的故事

2017年04月21日 09:30    来源:中国警察网-人民公安报   作者:谢沁立   


民警正在对收缴的主板进行编号登记

  似乎,治安民警的关注度总不如被称作“刀尖上的舞者”的刑警。

  也许是因为刑事案件往往惊心动魄,而治安案件则琐碎量大,处罚不重。

  真的是治安民警的故事不够精彩吗?

  我走进天津市公安局治安管理总队六支队,与“禁赌扫黄打非”支队的民警们面对面。支队长朱岩和副支队长郭驰讲着队里19名民警的办案故事,讲着禁赌、扫黄、打非的故事,我听着,随着他们的讲述,心情跌宕起伏。

  治安民警的工作看似一池静水,深处却有无数暗流涌动。他们不是“刀尖上的舞者”,他们是“静水深流的勇士”。

  隐秘的赌场

  这是位于市区边缘,一个油田附近废弃的家具城。十几个硕大的展厅,宽阔的停车场,能看出家具城曾有的“辉煌”。但是现在,这里是个隐秘的赌场,老板姓赵。赵老板50多岁,一身农民装扮,很会经营地下赌场生意。他掌控的十几个赌场,所处位置不是在陵园、墓地旁边,就是在空旷地,只有孤零零一幢房子,视野开阔,任何一辆车、一个人过来,都能被房子里的人看到。这个家具城也是如此,周边没有其他建筑物,地处偏僻毫无遮掩,完全不具备人员和车辆集结的条件。只有一条土路通向这里,周围一米多高的杂草地上堆放着一些油田的废旧设备。

  赵老板的赌场每天开局,但经常临时变换地点。多时六七十人在赌场赌博,且数额巨大,玩法多为“二八杠”,起限1万元。

  赵老板做事谨慎,买通了赌场门口跳广场舞的、小卖部的、花鸟鱼虫市场的人,这些人心甘情愿当他的“旗儿”,看见陌生人就问几句,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赶紧向赵老板的手下汇报。

  赵老板的赌场里赚钱的人有,但少之又少,多数人赔得倾家荡产。一个中年人揣着给妻子治病的10万元去赌。先是赚了10万元,接着就赔进去100万元,人还没出赌场,就押上了自家的房子。躺在医院里的妻子气愤离世,中年人因悔恨交加也自杀身亡。

  禁赌扫黄打非支队接到最初的信息来源是参赌人员的家属写信举报。为了核实信息的准确性,得到详实的证据,民警开始摸排侦查。墓地附近有疑似赌场,他们躲到附近的草窠里蹲堵、观察、测距,记录人群聚散的时间和路线;空旷地上有一间活动板房,是个隐蔽窝点,他们躲在土堆后面,夜间蹲守。

  一个枣园附近有疑似赌博点。支队长朱岩穿着老头衫、短裤,后背有文身,手腕上带着一串价值不菲的手串。这身装扮让旁人看去,低调却奢华。他一手摇着把大蒲扇,另一只手拎着蛐蛐罐,装成逮蛐蛐的人,一头钻进枣园。那天夜里,朱岩在枣园里测量距离赌博窝点的步数,迎面扑进一张大蜘蛛网,蜘蛛网黏在他脸上、头上。朱岩手一挥,手串“呼”地就飞走了。他一边擦脸,一边扔掉扇子,用手电照了一下,只见面前一只大蜘蛛伸展着肢体,肚皮就有5厘米宽,让久经沙场的朱岩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

  民警刘学广每天早晨从市中心的队里出发,驱车两小时到一个可疑窝点蹲堵。清晨这个时间“旗儿”都休息了,深夜才下班的他们这会儿正睡觉。趁他们中午11点上岗前,刘学广装作很无聊地在村子里闲逛,细致地观察地形、地貌,还要提防有人询问他。断断续续三个星期,他在初春的冷风中在街头“游荡”。

  副支队长郭驰每进到一个地方,眼睛总是先寻找房间里的摄像头,然后看门窗的高度。电工、水管工的技能他都精通,随时都会派上用场。

  一连4个月,信息一点点汇总起来,赵老板的十几个赌博窝点的位置、地形被侦查到,每一个他们都要量距离,测步点,计算时间,做预案。

  治安管理总队多次组织警力准备捣毁这个窝点,都因为考虑到集结困难、抓捕难度大、无法将涉案人员一网打尽而被迫取消。

  7月底的一天,机会来了。赵老板将下午的赌局临时改在了废弃家具城。支队绘制的地形图显示,家具城两侧有10余个卷帘门和四个高约两米五的大铁门供参赌人员出入,南侧为空旷的草地。民警结合地形图和工作方案进行了细致的分析研判,认为相比其他地点,此处地点具备抓捕条件。

  傍晚5点是油田职工下班时间,十几辆班车停在附近,正好形成掩护。三组共40余名警力紧密衔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到达指定位置,控制了所有进出口,随后进入现场。支队民警全员参加抓捕行动。他们携带枪支冲进自己蹲堵多日的熟悉又陌生的地点。场内的保安人员挥舞着铁棍、棒球棍、木棍试图反抗,被民警一一制伏。101名涉案人员全部被抓获。

  清除了一个赌博窝点,民警们感到了一种踏实和荣耀。

  后来,朱岩还常常想到自己的那串“飞”走的手串,他猜测,会不会在枣园里和哪棵枣树长在了一起呢?

  电脑前的“特殊工作”

  不到30岁的小王,每天在家里守着一台电脑。家里人让他出去找工作,他说,守着电脑就是自己的工作,就能赚大钱。

  小王还真赚到了大钱。这几个月不断有人给他的支付宝汇款,他只需要在电脑上敲击键盘,在邮箱或是QQ上发送压缩文件,就成了。

  小王是这样“工作”的。他和四个网上结识的“志同道合的伙伴”分工行动,有的从境外色情网站等用技术手段获取淫秽图片、视频;有的将图片、视频、音频进行整合;有的根据时间和情节定价。小王做最后的步骤,利用互联网上的几个云盘存储并传播图片,微信、QQ都成为传播途径。

  教导员张益川、民警张泽作,每天也是坐在电脑前,他们根据分局提供的信息,核查小王利用云盘网络传播淫秽视频的牟利行为。他们的工作状态看似安静,坐在电脑前几个小时盯着屏幕,其实脑子一直在飞快地跟着屏幕上的信息思考着,找寻着蛛丝马迹……

  专案组以小王为重要突破口,梳理、摸排,初步掌握涉案线索。证据串联在一起,案情逐渐清晰明朗。

  专案组兵分两路,在广东东莞警方的配合下,调取了小王存储在云盘上的淫秽视频资料及其他嫌疑人的信息;在杭州警方协助下,开展取证工作。

  在张泽作记忆里,那段网上查找证据的日子,于他,窗外的风景只是虚幻的背景,他的眼前总是闪现一条一条的线索和数据,连梦里都显示得那么清楚。

  那天,小王正在家里美滋滋地看着自己在支付宝、微信里的转账明细。

  这时,民警到了。

  “我尊重这份工作”

  孙可宪、陈凤楼、王洪心,这三位老民警的办公室在楼道尽头。不大的两间办公室不允许外人进入。

  与其他办公室无异,办公桌、电脑、椅子,唯一不同的是里面房间的一面墙上挂着四个电视屏幕。

  三位民警是具有资格证书的鉴定人。

  打击非法出版物也是禁赌扫黄打非支队的职责,而非法出版物中的淫秽内容鉴定是重中之重。鉴定人员必须严格按照淫秽出版物的相关定义标准进行鉴定,他们签署的鉴定结论具有法律效力,决定着案件当事人的命运。

  58岁的孙可宪从事鉴定工作已经15年,资格最老。最初成立鉴定组的时候,只有他一个人。无论什么时候接到基层民警送来的出版物,他都要随时鉴定。因为基层办案民警留置人员有时间限制,老孙要帮他们抢时间。

  面对身边很多人对这项工作的不解,这位中等身材,外表和善,说话总是带着微笑的老民警从柜子里拿出深蓝色的鉴定资格证,打开让我看。他说,我尊重这份工作,所以,我不觉得有什么不一样。现在,早已习惯了。我只知道,我在每一份鉴定结论上的签名,都是我的一个承诺。

  现在的鉴定,内容更多的是网上发的帖子,尤其是色情网站上一些描述露骨的帖子。民警在搜缴的电脑中发现这些内容,是否涉及淫秽,需要鉴定。有一次,民警送来鉴定的帖子有7000件,数万字。三位民警分头在电脑上看,连续一个星期。

  我们能保证所有的鉴定结论都经得住推敲。三位老民警这样说。

  治安民警的故事难道不精彩吗?

  在涌动的暗流之中,治安民警时刻都在逆流而上,都在中流击水,为的就是早一点撕开人性的丑陋之网,快一步堵住欲望的决溃之堤,让每一天的阳光都安静和煦地照耀到每一个人,特别是孩子们的心田。

  

责任编辑:易立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论坛热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