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文化馆  >  头条  > 正文

我最想写的公安文学

2020年09月16日 10:46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张遂涛   
中国警察网 · 张遂涛  |  2020-09-16 10:46

  我生性疏懒,文章写得少,公安题材的尤少,但近几年渐渐专注于公安文学创作。

  原因有三,一是读了鲁迅文学院公安作家班,感觉有了一份责任;二是深感公安文学是一个“富矿”,身为警察,有这个优势;三是年逾不惑,也不宜再茫无目标,东一榔头西一棒子。

  但接下来的问题是:写什么?怎么写?

  现在市面上看到的公安题材(或曰警匪题材)作品不少,但大多以猎奇破案为主,真正以警察为主角、反映警察生活的严肃作品很少。有些作者甚至连基本的法律常识都不懂,比如看守所与拘留所分不清,刑事拘留与逮捕的区别也不知,触目皆是硬伤,这样的作品质量可想而知。

  这样的作品我自然不愿写。

  还有些作品满足于讴歌和赞美。讴歌和赞美是必要的,但不能仅仅满足于此,特别是不能无视一些牺牲背后的深层次原因。时代在发展,认识也应该有所提高,如果仍满足于赞美,而没有一些反思精神,社会就难以进步。这样的作品我也不愿写。

  那么,我最想写的是什么样的作品呢?

  我思考良久,感觉还是要写最能反映警察真实生活状态的作品。首要的就是真实,其次要深刻。什么算是真实?细思之,猛然发现我虽然从警已近20年,但由于长期从事单一的法制工作,对整个公安工作其实并不算真正了解。特别是近几年,因为网络的高速发展,公安工作相较过去无论是内容还是形式已发生巨大变化。例如,犯罪种类已从接触式犯罪向网络犯罪转移,调查取证的方向已从口供、证词向视频、电子数据转移。如果不及时更新观念和知识,不加强学习培训,很多上个世纪末成长起来的老民警可能难以胜任今天的执法办案工作。以前常说“隔行如隔山”,我现在的感受是隔警种都如隔座山。在公安工作分工日趋细致化、专业化的今天,一个人要想真正全面了解公安工作并非一件易事。即使是公安作家,如果不是写自己熟悉的业务,又不肯下点苦功夫,只怕笔下也会出现不应有的硬伤呢。

  而了解公安工作尚只是抵达真实的第一步。公安文学归根结底是文学,关注更多的是警察,这就要求我们真正了解警察的工作现状,包括他们的困苦与喜乐、所思与所想。

  当然,也不能满足于新闻报道式的原样照搬,而是要有所选择。如何选择就看出一个作者思想的深度和艺术的造诣。这就是我关心的第二个问题,深刻。所谓深刻就是能从纷繁的表象看到本质,抓住本质问题来书写。公安工作的主要任务是什么?用一句话概括,就是努力建设更高水平的平安中国。这就需要安定的社会秩序作为前提。违法犯罪是对社会秩序的破坏,是让平衡的社会变得失衡,警察的执法就是让失衡的社会重新变回平衡,而执法的前提是必须严格依法执法。笔者以为,从字义上理解警察的工作包括两个方面,一是“警”,即事先的预防,一是“察”,即事后的追查。“察”虽然重要,“警”才是根本,可惜我们现在更多重视“察”,而忽视了“警”。笔者注意到,负责侦查破案的刑警比较容易立功,负责预防犯罪的社区民警则相对较难。在文学作品里也一样,写刑警侦查破案的多,写社区民警预防犯罪的少,表现其他警种协同作战、默默服务的也不多。这里虽有市场需求的因素,但身为公安作家,是不是有责任改变这种不合理的现状?

  总之,我最想写的就是能真实反映警察生活又有一定思想深度的作品,这样的作品连民警读了也感觉真实,感觉写出了他们的心声,也写出了他们的希望——即使这样的作品读者不太多也没有关系。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