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文化馆  >  头条  > 正文

静观直播刷书

2020年05月22日 09:37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周慧虹   
中国警察网 · 周慧虹  |  2020-05-22 09:37

  前段时间,知识付费产品代表性人物罗振宇通过线上直播带领用户一起,在三小时内快速“刷”完了148本新书,并建议观众尝试一年内读完这些叠起来有两米高的图书。这让那些不知如何取舍的受众,寻找到一种“高效”的选书方式。 

  置身于快速消费的时代,直播带货日益成为一种时尚潮流,与之相应,文化阅读也在经历着同频嬗变。原本需要沉下心来静读深思的传统读书方式,越来越让位于网络阅读、媒体阅读、社交阅读,越来越倾向于依托AR、直播等令人眼花缭乱的新技术、新方式。

  对此,自然会有人如罗振宇一样顺应这种嬗变,迎着“风口”而上,在尽可能满足广大受众“轻松”“愉悦”式文化阅读新需求的同时,努力从中谋求属于自己的经济效益。拿罗振宇这场直播来说,数据显示在3个小时里,直播平台上的峰值在线人数达到1.85万人,商品销售额达19.57万元。

  像这样的直播领读模式,谓之“直播刷书”,它是知识付费和线上直播带货买书相结合的新事物。直播刷书,众多读者拥趸,主播从中获益,它同时也为出版社及相关图书的作者赚足了眼球,令之收获可观的真金白银,真可谓各得其所,皆大欢喜。

  尽管如此,但对于直播刷书之益,仍有人不免持怀疑态度。就有学者表示,这类直播传播的更多是“外卖式”知识,是经过中间商包装以及裁剪过的知识,会偏中低端化和同质化;再者,主播发表个人见解的背后,未必是忠于知识本身,还受到知识背后的生意所驱动。

  有些网友的评价更加形象直白。有的认为,李佳琦一场直播试了380次口红,因为口红用一秒钟就可以看见颜色;两三小时内刷完100本书,把需要精心阅读的好书当作抹一下就可以放回盒子的化妆品,未免过于轻慢。还有的一针见血道出,观看直播刷书,刷的与其说是书还不如说是“有知识”“爱阅读”的感觉,充其量只是在为“知识焦虑”埋单。

  凡事最好能够一分为二看待,直播刷书也不例外。毕竟,现代人大都很忙,忙工作、忙生活,而现实当中种种诱惑又着实不少,使得潜心读书日益成为一件奢侈的事情,此种情形之下,一些人就算亲近直播刷书,亦不失为好事一桩。它虽说退而求其次,然而无论如何,总比完全不读书强出许多,总会从中有所获益。

  当然,理想的读书状态总须积极向上。读者应当主动跳出自己的阅读舒适区,勇于“爬坡过坎”,在此意义上,一味沉迷于直播刷书,未免成效欠佳。这里尤须指出的是,一个人一旦把直播刷书当成了阅读的主要方式,极易陷于圈层化状态。“圈层”是当前一个网络热词,意指人们信息的接受、文娱产品的选择以及社交,在某一相对固定的群体范围内进行。圈层的出现与网络信息化时代发展相伴生,它固然可以帮助人们高效筛选有用的信息,方便快捷地找到同好,却也容易因此导致“信息茧房”效应,也就是圈层内部与文化整体相隔膜,缺乏对社会整体的理解和认知。

  以此反观直播刷书,当一个人习惯于追随自己喜爱的主播,习惯于跟着主播“刷书”的节奏亦步亦趋,那么,其阅读偏好则往往在潜移默化中受到主播左右,自己的阅读内容、读书方法、阅读视野等难保不会囿于主播营造的场域,以至于“身在桃源”而“无论魏晋”了。何况,前面说了,直播刷书过程中主播很可能藏有生意上的私心,很可能基于取悦受众目的而包装裁剪,致使知识成色打折,这些都会损及深陷圈层当中读者的读书效果,不利于其阅读力的有效提升,不利于个人更好地成长进步。

  书是什么?赫尔岑说得好,书是一代对另一代精神上的遗训,是行将就木的老人对刚刚开始生活的青年人的忠告,是行将去休息的站岗人对走来接替他的岗位的站岗人的命令。既然如此,读书怎能不认真对待,自己读书又怎能任由别人摆布?那些对于直播刷书欲罢不能,已在不自觉中陷于圈层化状态的读者,最好还是费一番心思、用一点力气,想一想该如何“破壁”“出圈”才好!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